我买的第一只基金叫“兴业趋势”,代码是163402,当时“兴全基金”还叫“兴业基金”。那是2007年4月去券商柜台开股票账户时顺手买的,就买了1000元。那时互联网金融还没有现在这么发达,记得表就填了一大堆。其实当时啥都不懂,买这个基金,一是看它业绩好,二是觉得基金经理王晓明长的帅,看面相就是个能人。但没有想到,这个基金后面10年涨了10倍。当然,这是后话。

2007年是大牛市,当时人也年轻,可谓是“无知者无畏”,天天在股市里厮杀。在2007年9月,我收到兴全公司的一封信。起初没在意,以为是对账单之类。打开一看,是致持有人的一封信,落款署名“杨东”。在这封信里,对A股当时的状况和日本、台湾泡沫时期的股市进行了对比,结论是A股泡沫化明显,建议投资者赎回基金。信的最后两句话我至今都还记得:如果您选择赎回,我们表示理解;如果您选择继续持有,我们也有信心跑赢业绩比较基准。

劝持有人赎回基金,这和基金公司自身利益明显是相悖的。杨东既然主动劝持有人赎回基金,那肯定有他的道理。当时我是听了杨东的话,卖了所有的股票,虽然不是很懂。并且后面几乎没有怎么碰股票。正因为买了那1000元的兴业趋势,才能收到这封信,得以生存下来。

2008年的股市印证了杨东的判断,从此我对兴全基金刮目相看,对其产品十分关注。2008年4月发行兴全社会责任,宣传册的样子至今都还记得,这是中国第一只社会责任投资基金。我记得当时东方财富基金吧有人评论:就冲“社会责任”这四个字我就要买。我当时也买了不少,在2009年小牛市中获得了很好的收益。

后面,兴全的产品我都很关注。兴全有机增长、兴全轻资产、兴全全球视野、兴全可转债,甚至兴全保本都曾参与过。可惜当时不是很懂,拿的时间都不长,随着大盘的涨涨跌跌而进进出出。后来有一天我偶然看见自己曾经参与过的兴全趋势、兴全社会责任的净值和涨幅时,才发现了自己的愚蠢。天天起早贪黑,进进出出,到头来尽还不如一直傻傻的持有。从此才对基金投资的长期持有有了深刻的认识。

那些年,对兴全基金的基金经理也是如数家珍。王晓明、傅鹏博、董承非、杨云,包括后面的谢治宇、季侃乐等,都是我非常喜爱的基金经理,很有特点。对老总杨东,那当然是崇拜有加。

2011年的“河南瘦肉精”事件,更是领略了兴全基金的大家风范。受到“瘦肉精”事件波及,双汇发展紧急停牌。当时兴全重仓双汇发展,兴全全球视野持股比例更是接近10%的上限。记得当时王晓明老师还接受了专访,对公司的基本面进行了分析,力挺双汇发展,不但没卖出,还逢低主动买入。后面结果大家都知道,双汇发展渡过危机,股价早就创了新高。兴全基金和王晓明老师对突发事件危机公关处理得当,给我留下深刻印象。

2015年上半年大牛市里,我(二鸟说)嫌兴全的基金涨的慢,去追宋昆、彭敢等人去了。兴全基金的一季度报我也看见了,对股市的泡沫进行了批评。“接下来的市场对本基金管理人将充满挑战,股市或将迎来狂风巨浪,基金的净值或也会如巨浪中的船舶大幅波动,我们对此已有心理准备,也有信心把好舵,在一次次的荣衰周期中不断前行,以专业能力为投资者赚取中长期收益”。这样的文字太熟悉了,一看就是出自杨东之手。但自认为翅膀硬了,对杨东的警告没有太当回事。这次我没听杨东的话,股灾时跑的不坚决,利润吐了一部分。不过前面赚的多,当年总体收益也还不错。在股灾中,兴全合润的谢治宇加仓银行股主动出击,以攻代守,给人印象深刻。

到了2016年,兴全基金的一些高管和基金经理相继离职。先是杜昌勇、王晓明离职了,到年底,连杨东老师也走了。后面有将近半年的时间,兴全旗下的基金整体表现都比较低迷,甚至连董承非和傅鹏博老师的基金都没能幸免,我也一度对兴全基金比较失望。但最近半年,我们熟悉的那个兴全基金又回来了,在度过调整磨合期后再度启航。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过去杨东,王晓明他们给我们留下了美好的回忆,但有聚总会有散。像傅鹏博老师,在兴全社会责任为基民服务了近10年,但总有一天会离开这个岗位的,尽管我们很舍不得。我们欣慰的看到,虽然他们没在公司了,但兴全基金做投资的工匠精神没有丢。走了的人,留下的是魂。

我与兴全基金结缘已有十年。期间有两轮短暂的牛市,在更多的时间里,都是漫长的熊市和震荡市。在这十年里,兴全基金陪伴我一起走过,不仅创造了收益,更是让我明白了很多投资道理。昨天我看了一下兴全基金的APP,十年前我投资收益的记录都还在。如同一个孩子慢慢长大,忠实的记录了自己成长的轨迹。

人生,又有多少个十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