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ID:)

如果说2017年中国经济最大的变化是印钞数量发生改变,那么2018年最大变化可能是花钱方式的改变。

广义货币M2增速从今年5月份开始首度降到个位数,标志着“放水”的年代暂时结束。M2是居民+企业+非银行金融机构存款以及现金总和,可以理解为市场上所有钱的数量,M2数量的增减可以反映央行印钞的速度。

在2017年5月之前,M2增速一般保持两位数,最高的在2009年一度逼近30%,当年的GDP增长是9.4%,这告诉我们当年经济增长主要是来自于货币超发。今年三季度GDP是6.8%,11月份M2增速是9.1%,说明市场上的增量资金非常有限。

2017年中央对货币政策定调是“调节好货币闸门”,2018年是“管住货币供给总闸门”,可以预见,2018年货币供应只会更严不会更松。

那么2018年如果要实现稳增长以及既定的就业目标,只能是花存量的钱!

钱该怎么花?

政府的收入主要来自两大块:

一是一般公共预算收入,主要是税收收入。今年1-11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收入161748亿元(中央77390亿、地方84358亿);1-11月累计,全国一般公共预算支出179560亿元(中央25670亿、地方153890亿)。

二是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主要是土地出让金收入,即卖地。1-11月累计,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49307亿元(大部分收入归地方);全国政府性基金预算支出46188亿元。

通过比较发现,一般公共预算是存在赤字的,即收不抵支,尤其是地方政府方面1-11月,地方收入是84358亿,而支出却高达153890亿。

政府性基金预算是有盈余的,但随着楼市调控,成交量下滑,2018年的土地出让金收入肯定会踩刹车,依靠卖地的土地财政将越来越难以持续。

财政缺口解决的办法一般有几个:

1、中央对地方转移支付,我国税收结构是分税制,结果是中央收入多支出少,中央富余的钱通过转移支付形式划拨给地方,主要用于财政实力比较薄弱的地区填补财政缺口。

2、税收返还,比如增值税返还、所得税基数返还、成品油价格和税费改革税收返还三项,功能和转移支付类似。

无论是哪个国家,政府要想花钱,最好的办法就是通过促进经济增长从而增加税收,但是中国经济已经结束了高速增长的时期,原来10%以上增长降到了现在的6.8%中高速,短期通过经济增长扩大税基已经不可能。

随着美国2018年开始开启大规模减税,未来一年全球肯定会爆发一轮减税潮,2018年国内的税率只会下降而不会上升,其结果就是政府收入的减少,为了维持庞大的开支最后的办法只有是借!也就是发国债和地方债。

根据统计2014年地方政府债总规模是15.4万亿,2015年14.75万亿,2016年是15.32万亿左右。当然政府借钱不能任性,需要一定的财力作为支撑,比如税收、卖地收入等分别作为一般债券和专项债券发行的保障。

这些年城市建设的铁路、公路、机场,很大一部分资金就是来源于发债,但过度发债政府财力跟不上,往往也会出现巨大的风险,弄不好地方财政会破产。

经济学上常常用负债率来衡量负债的合理程度,也就是债务余额/GDP,国际通行的标准率是60%左右,而我国负债率大约是42.1%左右,但也有个别地区超过警戒线,比如贵州。

由于现收税收制度下,地方政府花钱多,收入少,从而使举债成为地方发展的最快捷、最有效途径。怎么给快速增长的地方债务踩刹车一直是摆在面前的问题,对于地方债务,近日财政部发出狠话:

坚持中央不救助原则,坚决打消地方政府认为中央政府会“买单”的“幻觉”,坚决打消金融机构认为政府会兜底的“幻觉”。

这段话的意思是,地方政府之所以敢于在财力有限的情况下,大肆举债原因在于他们认为当发生兑付危机时,中央政府会救助和兜底,现在说得很明白了,如果你借了钱还不上,那么该破产的就要破产,要对举债后果负责。

当然财政部也没有把这个口子堵死,继续说“将开好地方政府规范举债融资的“前门”,适度增加地方政府债务限额”,也就是告诉我们,发行地方债的时候要规范透明,比如通过地方融资平台的举债行为,名义上是企业借钱,但背后实际上是地方政府在兜底,其结果就是地方债规模被低估,这是不允许的。但如果是合规、透明的举债就可以适度增加。

可见,2018年通过发行地方债维持政府支出,促进经济增长仍然是重要手段,不过这种方式应该是过渡性的。刚刚闭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分清中央和地方事权,实行差别化调控”,这句话给我们两个启发:

1、2018年中央和地方税收结构可能会有调整,也就是给予地方更多收入分成,缓解地方财政压力;

2、为房地产税的推出做好舆论铺垫,这两年房地产税出台的概率基本不大,但未来征收房地产税是必然的事。目前房地产进入存量房时代,新增住房供应有限,依靠土地出让金支撑的财政收入已经不可持续,通过开征房地税,将买房缴税从交易环节转变为持有环节,从而使地方政府获得新收入来源,是肯定要走的路。

最后说一句:不要指望依靠房地产税来降房价,房地产税出台的根本目的不是为了降房价,世界上也没有一个国家因为房地产税的出台而出现房价大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