斗转星移,历史的年轮已进入2018年。

股票是人类历史上充满智慧的发明。从最初作为组建船队远航掠夺殖民地筹集资金、分散风险的手段,发展成为现代化金融制度,已走过500多年的历程。新中国的股票市场发展历史并不长,在1992年小平同志南巡讲话之后才开始试点。公募基金制度则更短,从1998年3月第一只公募基金(基金开元)诞生,至今也不过20年。尽管路途坎坷,这20年仍然成绩斐然。它在组织社会资金有序入市、稳定市场等方面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可以说,公募基金的健康成长对金融市场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意义。

就普通投资者而言,通过参与公募基金获取合理回报是大家的唯一诉求。根据中国基金业协会的官方数据,偏股型基金近19年平均年化收益率为16.18%,债券型基金年化收益率平均为7.64%。但对于大多数投资者而言,公募基金带给大家的投资体验可能并没有这么美妙。

为什么会造成这种现象呢?我想,可能有以下三个方面的原因。第一,大批投资者是在高点入市;第二,大部分投资者没能做到长期持有;第三,没有找到适合自己的基金。股票市场的长期盈亏规律早有定论:散户一盈二平七亏。基金作为股票市场的衍生品,这个规律也大致适用。据我多年观察,基民基本是三盈七亏。由于有专业机构的帮助,业绩要强于直接入市的散户。但由于人性天生的弱点(贪婪与恐惧、追涨杀跌等),大部分基民并没有通过基金分享到中国经济发展的成果。

近几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一些有识之士开始借助于微信、微博这样的平台,分享自己的成功经验。他们将自己多年的经验总结上升为理论,再指导投资实践。帮助投资者少走弯路,提高盈利的概率。比较典型是指数化投资,运用量化增强策略对指数基金进行增强操作,如估值定投、轮动抄底、二八轮动等。这些投资方法已经为实践检验过,都是有效的,基民参照这些方法也大多盈利。因此,他们在帮助别人的同时,受到了基民的尊重和拥戴。

从2017年2月起,我(二鸟说)也加入了这一行列。与指数化投资不同的是,我采用的是长期持有优质主动管理型基金的策略。与被动管理的指数型基金相比,主动管理型基金最能体现管理人的投资功力,也是公募基金的精华和魅力之所在。如前所述,偏股型基金近19年平均年化收益率为16.18%,只要不是在高点买入,如能做到长期持有,盈利的概率还是很高的。当然,这样的策略也有他的不足。其中最难的一个环节就是优选到合适的主动管理型基金并进行动态管理。在这里,我可以给大家提供一些帮助。

基金投资的要素有很多,不少基民很看中的择时这个要素,在我这里恰恰是最不重要的一个环节。除了系统性风险需要降低仓位之外,市场正常波动的情况下,我一般不做择时操作。所以在选择基金时,像东方红这样只择股不择时长期下来业绩仍然很好的基金,就是我的菜。

基民和基金公司之间是信托的法律关系。选择基金投资,就需要将资金的管理权让渡给基金公司和基金经理。因此,一旦做出了选择,我们对他们给予充分信任。投资归投资,生活归生活。基金投资其实并不需要占用我们太多的时间,不需要天天看盘,天天研究。这些时间,我们可以做更多的事,让我们的生活更加丰富多彩。

能站在赚钱的前30%的基民行列,必定是和普通人有不同之处。我们不要求你能超越人性,不要求你有多高的水平和悟性,甚至都不要求你有多高的文化。我们所需要的,只是接受长期持有的理念,能保持一颗平淡的心就行了。种瓜得瓜,种豆得豆。以十年树木的心态种下平淡,收获的必定是累累硕果。

2018年的太阳已经升起,朝霞绚丽。不论风雨坎坷,我都会坚定和大家在一起,迎着太阳奔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