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众多的大牌基金公司面前,位于上海滩的长安基金无疑只是一座小庙。截止2017年年底,长安旗下共有7名基金经理管理27只基金,资产总规模为54.24亿元。联想到前不久兴全基金一天吸金320亿,就收管理费而言,这七个人的身价加起来都抵不上谢治宇的一条腿。但就是在这座不起眼的小庙里面,却供奉着一尊大佛。

长安基金的产品线很清楚,就是林忠晶主持的“鑫”系列基金和陈立秋主持的可投资港股的“裕”系列基金。林忠晶的“鑫”系列基金得从长安鑫利说起。


长安鑫利成立于2015年5月18日,是“鑫”系列里成立最早的。上图是基金成立后的走势图。在2017年1月1日之前,定位是一只打新基金。不管是什么行情,股票仓位不超过20%,也不配债券,就是大把的现金去打新。


上图是最近一年的走势图,2017年1月1日之后突然发力,将仓位提升到90%以上,集中配置了白马股,走势彪悍令人发指,业绩丝毫不逊于东方红。


究竟是什么东西能让老林突然如此卖力呢?上图的持有人结构也许能说明一些问题:机构买入了。之前规模老是四五千万元,一直都濒临清盘的边缘,老林可能也觉得没多大意思,不愿投入过多的精力。

长安基金的“鑫”系列基金很有意思。除了长安鑫旺之外,其余的鑫利、鑫富、鑫垚(yao,尧),鑫恒等基金都是每天限购1000元。这几个基金规模都不大,都只有2亿左右,都是集中持有十几只白马股。林忠晶持股虽比较集中,但换手率不高,持有的也都是大盘蓝筹股,流动性应该不成问题,不至于要限购到如此程度。规模只有2个亿,但每天还要限购1000元,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限购肯定是为了保业绩,但这种做法确实显得很另类。唯一能解释的,就是2亿元可能是一个比较适合老林操作、能使业绩最大化的规模。所以长安基金并不是常规的老基金持续营销,而是走的不断复制“鑫”系列基金的道路。加上目前正在募集的鑫玺,“鑫”系列已经有7只基金了。

老基金不扩规模,也不宣传,就是埋头做业绩。长安基金的这种做法让林忠晶一直默默无闻。我仔细研究了老林这的几个基金近一年的表现,不论是择股还是风控,都是一流的水平。当然,一年的时间还稍微短了一点。如果老林能把这种水平保持3年以上,其业绩丝毫不会逊于现在的一些明星基金经理。从某种意义上说,林忠晶的实力是被严重低估了。如果说长安基金只是一座小庙的话,他就是长安基金这座小庙里供奉的一尊大佛。

老林的业绩实在是太好了,长安基金确实也想打好林忠晶这张牌。但募集的几个“鑫”系列基金规模都不太理想。去年11月面向市场募集的长安鑫兴规模最大,也才卖了4个多亿。今年长安鑫玺1月8日开卖(计划到2月2日结束募集),现在还挂在上面在卖。先还不说兴全的事,就是同一天上线杨明的华安红利精选只卖了几天就募集了50多亿提前收摊了。老林这么好的业绩,卖的却如此惨淡,实在是有点说不过去。小基金公司的营销能力可能还是比较有限,真是抱着个金饭碗在要饭要是放在像易方达、广发这样擅长营销的大公司,稍微包装一下,早就捧上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