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这8个交易日的调整下跌,基本上将元旦以来的春季躁动行情都吞噬掉了。其最根本的原因,是市场对金融强监管之下,银行理财资金和股权质押资金等的强烈担忧。那些前十大股东中有信托机构的小盘股,受到的影响尤其显著。

对于这波下跌,有人称之为股灾4.0或迷你股灾。

而市场调整到现在,不少券商分析师开始认为已经跌得差不多了,甚至还有基金公司的首席经济学家宣称,中国的系统性金融风险已逐步化解。

从短期来看,市场的调整也许已经告一段落,但如果认为系统性金融风险已逐步化解,进而放松警惕,并以此研判A股宏观走势,甚至作为操作指导,其中的危险就相当大了。

具体的数据就不说了,这方面如果要找的话,是很容易找到相关数据的。

单从性质来看,中央花了大半年时间,开了一个全国瞩目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以及一个全球瞩目的十九大,把未来三年的首要任务定位为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实际上主要就是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

但这个被定为未来三年的首要的艰巨的任务,居然在2018年开年不到两个月的时间中,就被逐步化解了?或者再保守一点说,被化解掉一半了?

有这么容易么?

我们先来看看最近一些有重要影响力的金融机构的公开表态。

中纪委和银监会在元旦前后出台的相关强力监管政策就不用说了。

就在最近,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负责人、前财政部部长楼继伟,在一次公开场合的演讲中就引用前总理朱镕基的话,认为“混业必乱”,建议要加强对金融行业的分业监管。

如果系统性金融风险的达摩克利斯之剑已经逐步化解或接近逐步化解,是没有必要来强调这个的。通常的道理都是,缺什么才强调什么,哪个方面存在严重的问题,才需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强调。

就在昨天,银监会业务创新监管协作部主任李文红,又在《中国金融》杂志刊文称,考虑到银行业与非银行金融业态在盈利模式、资金来源、风险承担、企业文化等方面具有区别和目标冲突,以及我国金融机构的公司治理和风险管理体系还不健全、金融监管能力有待进一步提升等因素,当前我国完全实行综合经营的条件还不成熟,在今后一段时期内仍有必要保持分业经营这一基本框架,在此基础上适度有序开展综合经营探索,逐步建成一个恰当分工、适当隔离、稳健经营的金融体系。

这实际上是对目前名为分业经营、实际上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混业经营的金融现状的反思,希望拨乱反正,希望从根本上改变目前这种对银行理财资金及其他资金进入股市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监管现状。

不仅如此,中央纪委驻中国人民银行纪检组组长徐加爱对防范化解重大金融风险还有更深入的认识。

在他看来,金融是“国之重器”,特别是央行工作,是货币政策的总闸门、金融风险的总关口,在我国经济发展和社会稳定大局中有着极端重要的地位,说到底是政治性极强的工作,事关国家安全和国家利益,事关老百姓切身利益,事关党的执政基础。

央行掌握着货币政策的制定权、金融政策的综合协调权、金融外交的谈判权和向党中央、国务院的建议权,如果掺杂着私心杂念,就决不是“小偷小摸”的问题,而是“动摇国本”的重大问题。

昨天结束的2018年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也再次强调,2018年要将防控金融风险放在更加重要的位置,加快补齐金融监管短板,深入推进金融监管统筹协调。

这些都说明,强化金融监管、防范化解金融风险这个未来三年的首要任务,目前还只是刚刚开始。

至于有人说,银监会正在强力推动的监管工作引发的股指大幅下跌,是在打证监会的脸。这种说法更是无稽之谈。

在去年已经成立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的强力统筹领导之下,一切工作都要围绕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展开,在这个基础上,一行三会都要步调一致,相互支持,而不是相互推诿指责。

相对于防范化解系统性金融风险这个特别重大而艰巨的目标来说,最近的这波股市调整什么都不是,根本算不了什么。

但是,人性的弱点,又往往容易屁股决定脑袋,一厢情愿地以自己目前的状况,来推理国家政策的方向和力度。反映在对金融强监管的理解上,就是很多人只有在大祸临头的时候,才突然意识到,为什么对这个公开的、国家再三申明的政策就是视而不见听而不闻?

从现在的情况来看,银行强监管引发的市场调整可能确实已经告一段落,但不可否认的是,金融强监管还远远没有结束。如果今年上半年,金融强监管引发中小金融机构集体性违约甚至某些金融机构的倒闭,你有心理准备来应对防范相关的股市冲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