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监管风向开始转向了,我们需要思考,认真思考风格转化的可能性。我们搜集整理了一些近期监管的事件,尝试去理解监管背后的真正意图,以及这个意图背后对下阶段炒股的启示性意义。具体整理如下:


一、最近监管风向事件

1、证监会年度会议表态加大包容

2018年1月底证监会年度工作会议提出:要以服务国家战略为导向,改革发行审核制度。一方面,保持IPO常态化,增加制度的包容性和适应性;另一方面,加大对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的支持力度,加快完善科技创新的资本形成机制。

但是,科技创新企业有其自身特点,如果严格按照当前《证券法》及上市规则的门槛,很多企业都无法进入境内交易所的上市板块。

要实质上提高“包容性”,就必须对IPO的条件和规则作出调整,这又要以《证券法》修法为前提。

目前《证券法》三读时间仍未确定,真正加速是否要等待《证券法》修法落地?

2、深交所表态加大包容

深交所2月9日发布了《深圳证券交易所发展战略规划纲要(2018-2020年)》,明确未来3年将大力推进创业板改革,针对创新创业型高新技术企业的盈利和股权特点,推动完善IPO发行上市条件,扩大创业板包容性。

3、上交所表态

18年2月12日收盘后,上交所发布发文称,2018年将在继续从严监管并购重组的基础上,重点支持新技术、新业态、新产品通过并购重组进入上市公司,继续支持产能过剩行业的兼并重组和产能出清,在规则优化、政策咨询、方案调整、培训指导、技术保障等方面提供一揽子服务

4、证券时报评论

18年2月13日,证券时报头版评论:【让创业板的土壤肥沃起来滋养出伟大的新经济企业】

如何构建适合创新型成长型企业成长特点,契合创新经济发展需求的市场制度,已经成为创业板改革亟需破解的难题。

创业板应该坚持开放性与包容性相统一的原则,真正体现创业板应有的创新与包容的市场精神。

要将创业板打造成“中国新经济的主场”,必须先让创业板的土壤肥沃起来,这样才能滋养出伟大的“新经济”企业。

二、背后逻辑思考

这次股灾下跌,最初是垃圾股引爆,乐视网、獐子岛亏出新风格,导致广大个股暴跌,市场风向一边倒,似乎只有管理层认可的东西是安全的。

但是后来随着美股暴跌,市场借助美股下跌,进行了一场大博弈,把管理层认可的有价值的品种杀个全废。这引起了管理层的重视和反思,在监管政策的推进上会更加重视股市的稳定性。

在这场博弈之后,完全偏向主板的极端情况会有所缓解;管理层会有所放松,所以个股中不少优质个股会复苏。但是你说,完全导向个股,重新来一个炒小炒新的轮回,那管理层过去2年的价投努力岂不是打水漂了?而且完全导向小票,和完全导向大票,都是极端。

《中庸》里说“致中和,天地位焉,万物育焉。“治国之道,在于孟宽得中。市场企稳,就是一个再平衡的过程。结合监管释放的主要以“包容”为关键词的暖意来看,这个再平衡的过程,最大的特点,就是个股中代表新兴产业的优质个股会得到资金照顾

这样的调整有三点优势:

1、不改变目前的价值投资的趋势,但是增加了价值投资的内涵,价值投资不再局限于低估值投资;

2、优化目前上市公司结构,提升战略新兴产业的导向和比重,改变目前传统产业主导的落后局面。毕竟光靠喝酒地产,无法带出世界强国。

3、促进市场风格多样化,吸引新增资金进场,化解以中小盘股为主干的信托资管、股权质押危机。

三、后市利好方向

以上这四个表态,涉及了证监会、两大交易所、头部发声媒体,时间密集集中在2月以后。所有的关键词,都指向了一个词,就是包容。泰山不让土壤,故能成其大;河海不择细流,故能成其深。包容的主要对象,在于新兴战略产业

假如我没有理解错,在这种包容释放的暖意之下,和过去两年相比,接下来最大的不同点,会发生在战略新兴产业的绩优股。这是否是我们下阶段应该注意的方向?

我们国家过去支柱产业有两个:一个是传统制造业,传统制造业现在严重产能过剩。所以,供给侧改革的重点去产能,去产能的提出标志着传统制造业已经担当不了支柱性产业的职责;还有一个就是房地产产业。

过去20年,每年新增的部分里有20%多来自于房地产产业,但是房地产产业现在泡沫正在形成,所以对于这个产业的提法就是抑制资产泡沫。抑制资产泡沫的提出标志着这个产业也不能继续作为支柱产业。

既然过去的支柱产业逻辑不存在了,那么新兴战略产业是否就要开始登上历史舞台了?

七大新兴产业,指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规划及中央和地方的配套支持政策确定的7个领域(23个重点方向),“新七领域”为“节能环保、新兴信息产业、生物产业、新能源、新能源汽车、高端装备制造业和新材料”。

在“节能环保”中,将重点突破高效节能、先进环保、循环利用;

“新兴信息产业”将聚焦下一代通信网络、物联网、三网融合、新型平板显示、高性能集成电路和高端软件;

“生物产业”将主要面向生物医药、生物农业、生物制造;

“新能源”中,核能、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将领衔;

“新能源汽车”,主要发展方向确定为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和纯电动汽车;

“高端装备制造业”领域,提出了重点发展航空航天、海洋工程装备和高端智能装备;

“新材料”中分列了特种功能和高性能复合材料两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