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募基金20年,规模在2017年上半年就突破了10万亿。

随着规模的快速扩张,人才的重要性可想而知。

然而,在基金经理的人员配置方面,始终有两个极端现象。

极端现象一:两位甚至两位以上基金经理共同管理一个基金产品

华夏红利为例。

该基金从2005年成立以来,除了最初的三年只有孙建冬一位基金经理,往后就再没有过。更有段时间五位基金经理共同管理。

多基金经理制虽然有利于基金操作思路的持续和稳定,也有助于人才梯队式的构建。但对于主动偏股基金来说,多人管理一只基金很难形成特定风格,最终会出现‘三个和尚没水喝’的局面。

而且,我们需要注意看看基金经理,如果共同管理的基金经理是新手,那多半是被基金公司拿来练手的,或者“老带新”。基金业扩张速度不断加快,基金经理人才跟不上需求,一个经理很难独挑大旗,实行多经理制则成为解决基金经理缺口的方法。通过‘多对一’正好可以内部培养新手。

极端现象二:一个基金经理管理多只基金产品,即“一拖多”

如天弘基金的张子法一人管理着34只基金

这其中绝大部分是股票指数型基金,并不考验基金经理的主动管理能力。

所以也还好。

但若是主动型基金,若是基金经理一拖多,由于人的精力是有限的,就大概率的出现复制性操作,如华商基金梁永强管理的四只基金,从投资策略上看,完全是四只不同方向的基金产品,但基金经理实际的管理中却是一样的。

这就导致产品的浪费

此外,需要注意的是,这种“一拖多”的基金经理制度,也存在很大的风险。现在基金行业人员流动比较灵活,如果基金经理离职,对公司产生的负面影响是难以估计的。

譬如,2017年6月,浦银安盛一连发布了10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变动公告,然而,只有一位基金经理离职。公告显示,浦银安盛旗下10只债券基金的基金经理薛铮因“个人原因”离职,包括盛鑫定开债、幸福聚益、盛泰纯债、优化收益、幸福回报、盛元纯债、盛勤纯债、盛达纯债、盛跃纯债和稳健增利。一人离职就导致10只基金产生变动,可谓是“牵一发而动全身”。

基金产品数量与基金经理人数不对称的现象是现如今的行业通病,随着公募基金产品发行速度越来越快,基金经理的培育速度却似乎远远跟不上节奏,加上人员流失再所难免,基金经理“一拖多”是无法避免的事情。

对于投资者来说,选择基金时,考虑基金经理是否有“一拖多”、是否有足够的精力来管理好基金成为重要的因素。

对于基金公司来说,把握好一位基金经理能管理基金数量的度,别让基金经理跨类型进行管理。

像招商基金许强基金经理这种情况,虽然跨产品进行管理了,但货币型、理财型、债券型大体上还是一类别的,都属于固守产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