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李超宏观研究与资产配置


一、自上而下与自下而上选股逻辑的投资者对美股多空分歧巨大

由于香港股市与美国股市关联很大,我们路演的香港投资者都认为美股市场是今年港股和A股的重要影响因素,但是对美股多空的观点分歧很大。


绝大多数自上而下逻辑的投资者坚定看空美股,主要逻辑包括:

1)美国通胀可能走强,美国经济显出过热迹象,美联储会加快加息进程,美国长端利率可能继续上行,冲击股市;

2)美国特朗普政府有挑起全面贸易战的风险,将影响全球资本市场风险偏好;

3)美股此前长期牛市上涨,累积获利盘太大,一旦发生调整,此前累积的获利盘可能卖出、锁定既得收益;

4)美股目前估值水平PE、PB已经较高,一旦利率继续上行,对领涨板块科技股等的估值冲击可能较大,而且美股的净资产(PB的B)很多是商誉专利等虚拟资产,估值更容易受利率水平的影响。



但另一方面,绝大多数自下而上逻辑的香港投资者坚定看多美股,并认为当前是做多的最好机会,尤其是美股的科技股。主要逻辑包括:

1)美国经济复苏较为稳健,持续性超预期;

2)在AI人工智能等因素的推动下,新一轮科技周期可能再度出现,从人工智能角度,美股科技股应该还有10年牛市;

3)08年以来看空美股的都被打脸证伪,美股持续上涨的表现扭转了一部分悲观者的预期;

4)在科技周期等因素考量下,考虑美股盈利预期,其估值并不贵。



二 、 香港投资者对中国实体经济去杠杆对经济增长冲击的担心明显大于内地投资者

香港投资者对中国经济担忧较大,同时认为考虑美联储加息等因素,中国长端利率还会上行,所以对国内经济增长下行和利率上行的担忧要大于内地投资者。

香港投资者主要担心的经济下行风险触发点包括:

1)从融资角度而言,金融去杠杆、强化金融监管是否会波及实体经济;

2)政府的增长目标是否会调降,6.5%是否还是经济增长的底线等;

3)地产投资是否会超预期下行。


三、香港投资者比内地投资者更关心银行的逻辑变化

香港投资者对银行股的逻辑变化较为关心,主要关注点包括:

1)经济下行压力是否会带来NPL(不良资产)的反弹,影响银行股;

2)在金融去杠杆背景下,信贷和社融是否会出现急速收缩;

3)关心净息差是否会在非标回表的趋势当中收窄,对银行股形成利空。


四、一个有趣的问题:北水和外国投资者在香港互认为对方是smart money

沪港通和深港通开通后,“北水南下”的量不足以改变市场投资者结构,但是投资股票的方向相对集中,所以外国投资者非常想了解北水的投资逻辑、进而跟进,而与此同时,南下资金不熟悉香港投资环境,也非常想了解外国投资者投资股票的逻辑而跟进投资。

所以,“北水”和外国投资者在香港市场互认为对方是smart money,很像朝鲜战争的中美部队刚刚相遇,都觉得对方很牛,深不可测。



级掌柜有话说:只谈干货,不谈风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