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万得通讯社综合报道,第十届陆家嘴论坛周四开幕。论坛首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上海市委书记李强,博鳌亚洲论坛副理事长、十二届全国政协副主席周小川,中国人民银行行长、论坛共同轮值主席易纲,中国人民银行党委书记、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主席郭树清,上海市市长、论坛共同轮值主席应勇,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副主席方星海等出席并发表演讲。

易纲: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中国开放的主线是逐步放开股比限制等

易纲表示,央行一直高度重视和支持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下一步央行将按照党中央、国务院的部署,采取有效措施,继续支持上海在金融对外开放方面先行先试。

一是坚持市场驱动的原则,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支持上海创新试点人民币跨境业务和产品,发挥好大宗商品人民币定价结算功能,充分利用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的优势,为“一带一路”建设提供投融资支持。

二是稳步推进资本项目可兑换,支持上海先行先试外汇管理改革,拓展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的自由贸易账号功能,推进资本项目管理的便利化和可兑换。

三是进一步健全金融市场和金融服务。上海是国际金融中心,在我国股市、债市、货币市场、汇市,上海都发挥着最重要的作用。今后,将在市场的广度和深度,交易的便利程度和效率,法制环境和市场环境,交易的托管、清算等基础设施方面加强建设,使上海的市场功能得以进一步发挥,成为全球金融中心和市场中心。

四是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未来的主线是按照国民待遇原则逐步放开股比限制和业务牌照限制。上海作为国际金融中心,在这方面的竞争优势是得天独厚的。我知道,有许多外资银行、证券、保险、投行机构在考虑未来全球业务布局时,上海是今后一段时间的发展重点。所以,在金融机构建设方面,在未来一段时间,上海也是中国的亮点和世界的亮点。

五是在引领金融科技发展方面,上海也有着巨大的潜力和优势。上海各金融机构和相关的企业,在金融科技研发和创新方面走在全国的前列。今后这方面的发展还会进一步加强和进一步创新。

易纲:从金融的角度支持小微企业发展,形成几家“抬”的格局

易纲表示,对小微企业不同的发展阶段,金融机构一定要有不同的金融服务。

第一,金融机构要考虑覆盖小微企业生命周期的各个阶段。小微企业在不同成长阶段融资方式是不同的。

第二,正规金融机构要给小微企业提供更多的融资,正规金融应该成为小微企业融资的主力军。如果正规金融提供的服务多一些,小微企业融资加权平均成本就会下降一些。

第三,要坚持财务可持续,增强金融机构服务小微企业的内在动力。

具体措施方面:

第一,央行将强化对小微企业的服务。从货币政策方面的考虑,去年年底,对500万授信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进行了定向降准。今年年初实施,调动了大约4000亿资金为小微企业服务。同时,还将大幅增加对小微企业再贷款的额度和再贴现的额度。

第二,央行支持商业银行在对小微企业进行贷款以后,将贷款作为抵押品与中央银行进行公开市场操作。

第三,商业银行内部的转移定价可以更优惠一些。有些大银行在内部转移定价上,FTP给小微企业贷款至少25个基本点的优惠,这是商业银行内部的转移定价。

第四,和财政部一起协商,将来对500万授信以下的小微企业贷款税收采取更优惠的税收政策,这样就形成了几家“抬”的格局。央行从货币政策、准备金、定向降准、再贷款、再贴现、资金成本等方面支持小微企业进服务。

郭树清:去杠杆考虑机构市场的承受能力,刚性兑付必须改变

郭树清表示,自我革命是化解金融风险的根本,我国当前阶段的问题,各种风险决定了当前矛盾特别复杂,在工作中有几点体会。

第一,要底线思维,防范未然,即朝最好的方向努力,争取最好的结果。

第二,要稳定大局,逐步加压。防范和化解金融风险是攻坚战也是持久战,必须充分考虑市场的承受能力逐步加压。

第三,要统筹兼顾,突出重点。要坚持以结构性去杠杆为基本思路,尤其以国有企业为去杠杆的主要目标,同时有力遏制银行业、保险业资金脱实向虚的势头。

第四,要分类预测,即根据不同领域,不同金融市场的情况,采取差异化的手段。

第五,要抓住时机,攻坚克难。即要直面问题,坐实贷款分类,真实反映金融风险。

第六,要标本兼制,依法规范。金融风险是系统性风险,要从根本上建立规范有力的市场机制,需要注重补短板。

第七,要归根本源,服务市场。服务实体经济是金融的天职,努力降低企业的融资成本。

第八,要深化改革,扩大开放。在利率汇率市场化不断深入的条件下,积极完善融资治理结构,强化股权管理,持续提升我国金融机构的核心竞争力。目前外资银行占中国银行业的市场份额只有1.3%,外资保险占保险业市场份额为6%。事实上,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中国商业银行等金融机构的发展,中国商业银行也无法进入全球前列,因此中国无需对金融开放引入外资股东心存疑虑。

第九,防范化解金融风险必须坚持党的领导,同时在实际工作中,注重发动群众。在打击非法集资过程中,努力通过多种方式让人民群众认识到高收益意味着高风险,收益率超过6%就要打问号,超过8%就很危险,10%以上就要准备损失全部本金。一旦发现存在高回报的理财产品,要积极提醒,积极举报,让庞氏骗局无所动行。

郭树清还表示,在树立信心的同时,也要清醒意识到还存在着不少问题:

一个是自我革命本身意味着许多固有的困难、特有的困难。刮骨疗伤、壮士断腕、知易行难。

二是道德风险根深蒂固。相当多的金融机构仍然存在“垒大户”情结,不少企业高度依赖债务投入,各类隐性担保和“刚性兑付”没有真正打破,“预算软约束”“投资饥渴症”问题仍然比较突出,特别是市场化、法治化破产机制远未形成。

三是一些地方部门、银行和企业缺乏应有的紧迫感和危机意识,对去产能、去杠杆心存侥幸,对不良资产处置和“僵尸企业”出清等待观望、犹豫不决,总希望国家出台政策给予救助。

四是平衡各方利益面临很多制约。随着改革不断向纵深推进,兼顾多重利益的难度越来越大,调整越来越困难,有待于各个方面付出更大的努力。

此外,针对企业债务违约问题,郭树清表示要妥善处理,当前市场经济下出现违约问题非常正常,违约金额和信用债总量比只有0.43%,低于许多国家。

方星海:沪伦通有望年内推出,尽快将A股纳入MSCI因子提高到15%左右

方星海表示,推出CDR是一项具有重要意义的创新。国际化方面,沪伦通有望年内顺利推出,大的制度安排已经就绪。同时将创造条件允许境外投资者参与股指期货。

此外,会尽快将A股纳入MSCI因子从5%提高到15%左右。其中包括股票收盘价格的产生机制、规范停复牌制度以及创造条件允许境外投资者参与股指期货交易等。

方星海在发表主旨演讲时还透露,今年以来,期货市场对外开放迈出实质性步伐,原油、铁矿石期货顺利引入境外交易者。上海原油期货上市不到三个月,交易量和持仓量已经稳步迈入世界前三。

除进一步推动市场开放外,针对当前国际形势下,如何强化本国金融中心建设的话题,方星海表示,“从国际竞争格局看,也要加快上海国际金融中心建设,我们设想一下,如果全球的企业都到上海来融资,那么今后谁制裁谁都很难说了。”

周小川:示警纯炒作性加密货币,中美贸易摩擦跟储蓄率有关

周小川表示,最近出现了纯粹炒作性的数字类的、加密类的产品,跟实体经济没什么关系,但仍旧还可以继续炒热。

危机的早期,大家共同的认识都是,有些衍生产品发展得非常过度,像CDO、CDO平方、CDO立方,这些产品可能过多地脱离实体经济,变成金融市场玩家的炒作工具,最后可能产生一些巨大的风险。

而金融工具、金融市场的交易要更多地为实体经济服务。“为实体经济服务”的口号在世界上并不是喊得很响,中国2008年底提出这个问题,到2010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正式写入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同时用这个观点来考察金融市场和金融产品。

不过,从全球来讲,中国这方面走得还不够远、不够充分,以至于最近又出现了纯粹炒作性的数字类的、加密类的产品。

此外,针对当前的贸易摩擦问题,大家都关心贸易平衡、贸易赤字。但周小川分析,美国的贸易赤字不光是贸易问题,不光是生产能力问题、生产布局问题,还有涉及到储蓄率的问题,而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从一开始就和国民储蓄率密切联系起来。

但是现有的美方主要的谈判对手都不承认,说我不认为这事跟储蓄率有任何关系。周小川对此表示,我们对于危机和不平衡问题的认识,这些讨论还不够彻底,认识也不够彻底。

数据来源:Wind

风险提示:本资料仅为服务信息,不构成对于投资者的实质性建议或承诺,也不作为任何法律文件。本资料中全部内容均为截止发布日的信息,如有变更,请以最新信息为准。产品过往业绩不代表未来表现。市场有风险,投资者需谨慎。投资者购买基金时,请仔细阅读基金的《基金合同》和《招募说明书》,自行做出投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