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马消费 徐霁

没有任何意外,停牌长达10个月之后,开盘首日浔兴股份一字跌停。

跌停不是问题,问题是后面还会有几个跌停!

疑点重重的资产重组无疾而终,转型跨境电商更是遭遇流年不利,7亿商誉和存货,已成为悬在浔兴股份头顶的一把利剑。

继续向时髦的跨境电商转型,或是坚持拉链和电商双主业?

投资者很想知道答案,实际控制人王、立军更想知道。

停牌10月,一地鸡毛

浔兴股份的投资者焦急等待了10个月,最终等来了一场空。

这次以筹划重大资产重组为名的停牌,过程一波三折。

去年11月13起浔兴股份(002098.SZ)停牌,筹划对外投资事宜。半月之后,转入重大资产重组程序。

到今年1月,公司宣布重组事项变更,从对外投资变为资产出售,要将公司拉链相关资产全部出售给原控股股东浔兴集团。

这宗交易一开始就显得颇为蹊跷。

一年之前,浔兴股份在收购跨境电商——价之链65%股权时,专门论述了这笔资产收购的意义。

公司表示,SBS品牌拉链国内销量第一,掌握下游服装、箱包资源,可与价之链的跨境电商业务形成协同效应,让公司从B2B延伸到B2C领域,并协助价之链从3C、家居领域快速进入服装领域。

对于拉链资产的出售价格,投资者也颇多质疑。

拉链资产净资产达11.69亿,2017年的营业收入超过14亿元,净利润过亿元,但出售资产的估值仅为12亿元。

投资者更关心的是,该笔资产出售之后,浔兴股份主要资产仅有价之链65%股权,如不能在跨境电商行业并购其他优质标的,必无法撑起公司股价。

5月17日,深交所向浔兴股份发出问询函,17个问题直指公司的股权关系、业务发展等多个核心问题。

收到问询函后,浔兴股份14次延期,直到资产重组终止也未能回复。

为何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公司表示,是因宏观经济环境变化及国内证券市场波动,公司面临的市场环境发生变化。

 

商誉、存货悬顶

外部环境对浔兴股份的确极为不利。

今年的半年报显示,公司营业收入11.4亿元,同比增长64%,净利润3629万元,同比下滑43.47%。这一升一降间,均是公司收购价之链所造成。

数据显示,上半年价之链营收3.81亿元,同比增长超过70%,但受全球经济环境、市场竞争等外部环境影响,各项成本激增,整体毛利率从上年同期的60.26%,降至47.39%。仓储、推广等费用的上涨,导致销售费用同比增长超80%。

汇率波动、存货周转率下降占用资金等原因,导致公司财务费用飞涨,同比增长592.4%。

各种不利因素叠加,价之链上半年录得亏损1907.6万元,为浔兴股份旗下子公司中最大的亏损户。

2017年9月,浔兴股份以10.14亿元的对价收购价之链65%股权,增值率350%,形成商誉7.48亿元。从一家拉链制造公司,转型为拉链和跨境电商双主业公司。

交易对方也作出了高额业绩承诺:2017年-2019年承诺实现净利润分别不低于1亿元、1.6亿元和2.5亿元,3年累计不低于5.1亿元。

2017年,价之链实现扣非净利润9686万元,业绩承诺完成率96.86%。

今年上半年,价之链录得亏损,情况不容乐观。

一方面,公司需要大干快跑扩大规模以兑现高额业绩承诺;另一方面,面对复杂的外部环境,公司能否持续健康发展是个问题。

高企的存货已成为悬在价之链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今年上半年,浔兴股份存货6.95亿元,上年同期为2.66亿元;占总资产比达22.19%,比重增加5.9%。

以上数据对比可大致理解为,同比多出的超过4亿元存货,均为价之链所产生。

价之链自身存货绝对数增长也较快。斑马消费查询发现,2017年末,价之链的存货为2.7亿元。

公司显然也意识到了存货本身存在的问题,2018年,价之链将去库存作为年度首要工作。

何去何从?

福建晋江施能坑家族一手创立了浔兴,旗下SBS为国内第一、全球第二的拉链品牌。

2006年上市之后,规模和业绩持续稳步增长,2016年公司业绩更是达到历史顶峰,净利润首过亿元。

就在这一年,施家人决定转让公司控制权,一次性套现25亿元。

此前,在资本市场名不见经传的王、立军登场,成为浔兴股份新的实际控制人。

入主浔兴股份的天津汇泽丰企业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成立时间短,无其他业务,似乎是专门为这桩交易而设。

一个资本市场的新人,一家新公司,何以调动25亿资金来撬动一家上市公司?彼时,外界对此就颇有疑问。

25亿收购资金是通过嘉兴祺佑向银行委托贷款获得。其后,天津汇泽丰又将所获25%浔兴股份股权质悉数押给嘉兴祺佑。

2016年的资料显示,王、立军控制着天津东土博金有限公司,不过,这家公司已在今年2月转手。

值得一提的是,王、立军当年收购施家人的股权溢价高达120%,每股收购价格高达27.9元。

浔兴股份停牌期间,沪深300跌幅达21.75%,9月10日浔兴股份股价一字跌停,收14.68元/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