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少吃一口肉,明年维密你走秀

今天少喝一口汤,明年维密你开场

在我们忙着贴秋膘的时候,纽约街头却走来了许多这样的小姐姐:

或者是这样的小姐姐(这腿长,能到铁马的脖子):

没错,这就是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的内衣秀面试。

维多利亚的秘密,就是大家口中的维密,VS,也就是你在街上看到的这家店:

一个卖内衣的,大家不都一样,是这样的?

怎么维密就能在江湖上掀起这么大的波澜呢?我们从维密的起源说起…

维密的诞生源于“面子工程”。

维密创始人罗伊·雷蒙德开第一家维密内衣店的初衷是因为在一家百货公司买内衣时很尴尬,他说:“我想给老婆买件内衣,看见货架上花花绿绿的睡衣、内衣裤觉得很丑,而且都是印花、尼龙面料。最主要的还是因为售货员用奇怪的眼神看我,让一个男性觉得自己不受欢迎。”维密第一家店开于1977年,在加州帕罗奥多,初期是只卖高档,对男性顾客很友善的内衣店。

另外,维多利亚其人并不存在。

之所以选择这个名字背后的意思是: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统治时期,那个时候的女人都穿着层层叠叠的裙子。

而男人们却总想窥探裙底的秘密,因为裙底下面仅仅是内衣。因此雷蒙德将自己的店名取名为“维多利亚的秘密”。

所以,维多利亚的秘密藏在高雅的外表里面(哈哈,秘密始终是秘密,说出来就不是什么秘密了),后来,罗伊·雷蒙德及妻子继续开了五家分店,并推出邮购服务。

而且,维密的总部还是“假的”。

为了保持它给众人高档、英国风的印象,该公司过去把总部地址写在“伦敦玛格丽特街10号”,然而它的总部实际设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这是不是和中国品牌拉夏贝尔、莫丽菲尔、lily等硬要靠英伦风起个外国名字类似呢,哈哈)。

1982年,L Brands从维密创始人罗伊·雷蒙德手中买下维密,自此维密成为L Brands子公司。

1995年,维密的第一场秀在纽约广场饭店简陋的舞台上开始,而当时的发布会预算仅12万美元。一切都那么朴素,和我们印象中的完全不同,甚至还有点淘宝买家秀的感觉。

铁马挖出来了1995年的维密“大秀”照片,

确实像买家秀

有些模特甚至身材条件还很一般。虽然丝绸是当年的秀上最风光的材质,虽然现在看来有点老土,那时候也没有翅膀,请不起大牌,也没有养眼的超模。

然而维密没有退缩,四年后,维密秀开始登上美国超级碗职业橄榄球赛,虽然整段表演只有30秒,却吸引了150万人围观,造成网络瘫痪。

维密的吸金能力在办秀的十年后开始逐渐显现,现在维密秀已经成为时尚界的超级碗,每年的观众遍及180多个国家和地区,CBS购买播送版权每次都能赚得盘满钵满。全球没有一家内衣品牌能跟维密的成功抗衡,甚至连紧追它的脚步都做不到。维密不仅吸引了大票观众,也创造了销售神话,使维密成为了最大的内衣帝国。据 IBISWorld 统计,维密占据了美国内衣行业35%的市场份额。

维密为什么能成为内衣界的王者,模特界的试金石?

皆是因为相比于其他内衣品牌的“语焉不详”,维密内衣秀大大方方的将模特美好的身体和自家漂亮的内衣,以健康、阳光的展现出来。

你说这样太性感?

最初维多利亚的秘密比现在还性感,后来为了扩大用户群又推出了更多的款式,以及后来的子品牌Pink系列。

所有有需要穿内衣的女人都可以去维多利亚的秘密挑选到适合自己的款式,有了Pink,女儿,老妈,外婆,都可以去同一个店里买内衣了。其实细细想来,内衣是我们贴身穿的最考虑舒适度的衣物,内衣的款式材质和我们穿的外衣一样,也需要模特光明正大的展示出它们的美。

毕竟,性感无罪,有罪的是一些人猥琐的思想。

维密抓住了这一点,每年都会安排不同的特别演出嘉宾和表演,也要邀请百位名流和艺人。曼妙的灯光和舞台布景,再加上世界顶级身材的模特,维密这个内衣品牌,逐渐像其他服装品牌一样,深深地被人们记住,直至后来,登上维密大秀甚至成为了检验模特综合能力的试金石。

维密大秀嘉宾lady gaga 和中国超模何穗

在西方,内衣消费占服饰消费的比例相当大。

法国:内衣占比服饰总额22%,每年法国妇女用于内衣的消费的金额约为17亿欧元。

英国:女性每人每年有112欧元花在内衣上。

美国:国外研究机构PersistenceMarket Research研究称,到2021年美国男性内衣和女性内衣的市场规模分别是43.535亿美元和166.192亿美元(要知道美国的人口数量仅是中国的几分之一)。

相比于欧美地区的内衣狂潮,中国女性在内衣消费方面的支出大约仅占衣着消费的5%,2017年中国内衣年销量为1500亿(这一数额在几年前只有几百亿元)。看着数目挺大,但仔细算算,相当于我们每人每年仅在内衣上花费了100元多一点,几年前还要更少。

到2020年,预计中国的内衣市场将达到330亿美元(约合2200亿人民币),并且每年以近20%的速度在增长。比较以上统计数字可以看出,中国人的“内衣狂潮”确实还没有掀起,内衣行业市场的未来发展空间巨大。

据统计,国内内衣市场上,进口品牌约占60%的市场份额,以中国香港、台湾及日本的产品为主,其大多已在中国设厂生产,大部分售价在50-300元之间,国产品牌约占市场的40%左右。

在女性内衣中,涌现了都市丽人、爱慕(它确实是中国品牌不是外国的)、汇洁集团(曼妮芬、伊维斯、兰卓丽的母公司)安莉芳等本土内衣巨头。从名字上看,“芬”“芳”的密集使用,除了考验眼力和口条之外,也都诠释“女人花”的闺房气息。其中,都市丽人、安莉芳、等公司已实现港股上市,而汇洁集团作为内地内衣第一股于2015年6月挂牌深交所。

国外品牌看到这也坐不住了,就拿维密来说,2017年远渡重洋来上海办了一场大秀(维密二十多年间仅有2次将秀场挪到其他城市);7位中国超模登上舞台,也是维密史上国模最多的一次。维密中国大陆首家直营旗舰店于去年2月在上海开业,而后维密又在成都、重庆、北京、苏州开设全品类旗舰店。

2017年维密大秀上的国模小姐姐们

对于中国这块大蛋糕,还有被称为“内衣界的劳斯莱斯”的意大利奢侈内衣品牌La Perla虎视眈眈(“国模之光”大表姐刘雯之前缺席维密就是因为签约了La Perla)。

据了解,La Perla已在中国内地开了十多家店,其中品牌内衣产品占亚洲地区销售额的 30% 左右。天猫开设旗舰店,进驻京东今年新推出的奢侈品电商平台TOPLIFE, La Perla也是铆足了劲往蛋糕里钻。

对于中国的多数年轻消费者来说,她们的第一件文胸,都是由妈妈带着去百货公司三层或者四层的某个区域,由导购测量身材来挑选的。且中国的“内衣文化”不是很发达,提起内衣有些人就不怀好意,或者提起内衣,大家的印象是这样:

铁马发现,商场的其他区域人头攒动,但是内衣专区就像是“禁区”,好像逛逛还要“偷偷摸摸”的,男同胞们要是去逛逛,那更感觉是“格格不入”,所以铁马经常在商场内衣区与其他区域的分界处,看见玩手机等老婆的男同胞们。这就造成了有些女生都20多岁了,没有妈妈的陪同,自己去商场买个内衣还不好意思。

其实仔细想想,比起各种各样的“外衣”来说,内衣是每个人必不可少的物品,而且内衣不像外衣一样,一穿就穿好几年,内衣每天的穿着时间更长,更换速度也比外衣更快,买点好内衣犒劳自己确实也挺重要。

迄今为止,“梦幻内衣”最高价值记录是2000年被巴西超模吉赛尔·邦辰(Gisele Bundchen)在维密秀上穿过的价值1500万美元的天价内衣,它作为史上最贵的内衣被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虽然我们不能穿着1500万美元的内衣,但是我们也不要想到内衣就要浮想联翩,看到大腿就……

让自己穿着舒适的内衣,过着健康的生活,不应该是内衣品牌的社会价值之所在,也是内衣秀所表达出的真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