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财政部、住建部、环境部联合发文,启动 2018 年城市黑臭水体治理示范城市申报工作,通知指出,通过竞争性评审方式确定入围城市,中央财政对入围城市给予定额补助。入围城市按要求制定城市黑臭水体治理 3 年方案。对 2018 年入围城市,中央财政每个支持 6 亿元,资金分年拨付。

2015 年我国正式出台“水十条”,明确提出 2020 年地级及以上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均控制在 10%以内、 2030 年城市建成区黑臭水体总体得到消除的考核目标,其中对于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建成区更是提出了要于 2017 年底前基本消除黑臭水体的细则,并且每年均要进行年度考核。 根据生态环境部和住建部联合发布的全国黑臭水体整治信息,截至 2018 年年中,全国一共认定黑臭水体 2100 个,总流域面积 1463 平方公里;正在制定治理方案的水体 91 个,治理中的水体 264 个,已完成治理 1745 个,1279 平方公里,完成整治率 83.10%。而 17 年 12 月黑臭水体治理完成数目 927 条,流域面积 166 平方公里,占总面积的 11.3%。为了迎接水十条的中期考核, 黑臭水体治理面积短期快速增加,并且官方统计口径采用自下而上申报汇总的方式, 仓促治理下不免会存在漏报、瞒报等现象。今年 5 月,城市黑臭水体整治环境保护专项行动第二批督查正式开展,至 7 月结束共检查黑臭水体994 个,共发现未消除黑臭水体 82 个以及共计 647 个问题,包括245 个控源截污问题、 189 个垃圾清理问题、 55 个清淤疏浚问题等,同时在原有统计之外新发现的黑臭水体 274 个。对 59 个城市黑臭水体情况进行专项督查发现,与 2017 年底上报数据吻合的城市只有 29 个,占比还不到一半,其中齐齐哈尔上报已完成整治黑臭水体 6 个,实际却有 5 个未消除黑臭,实际完成率只有11.11%;沈阳、安顺、东莞也存在大量不达标谎报的行为,上报的实际完成率还不足 30%。此外,有 26 个城市发现新黑臭水体,其中贵阳和西安上报时称无黑臭水体,但督查时却发现 4 个黑臭水体,弄虚作假问题严重;还有广州、深圳两市,新发现黑臭水体分别高达 102 和 80 个,相比官方上报数据 35 和 45 个,瞒报漏报情况严重。若按照督查新增后的总黑臭水体数量为基数进行统计, 59 个城市汇总后实际完成黑臭河治理的比率只有 64.84%,其中治理率超过 90%的城市只有 21 个,占比 35.59%,

只有 13 个城市达到 100%治理黑臭水体的目标; 以西安、贵阳、东莞、广州等问题严重的 20 个城市来看, 实际治理率还不足 50%。若以水十条 2017 年对于直辖市、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建成区基本消除黑臭水体的阶段性要求来考察的话,黑臭水治理进度和效果严重不达预期,若要保质保量的完成水十条的考核目标,黑臭治理之路任重而道远。

在督查趋严、监管加强、黑臭治理进度不达预期的情况下, 为达到地级及以上城市建成区实现黑臭水体消除比例达到 90%以上的目标, 三部委联合发文提出此次示范城市的申报,并明确指出 2018-2020 年中央财政分批支持部分治理任务较重的地级及以上城市开展城市黑臭水体治理, 2018 年首批支持 20 个左右城市, 每个支持 6 亿元, 优先推荐治理任务重、基础工作扎实的城市, 此次中央财政资金支持将会大力推动黑臭水体的治理进度。

城市黑臭水处理项目大多采用 PPP 模式,由社会资本与政府出资方代表组建联合体公司运营项目,这种合作模式即可以发挥社会资本(专业水处理公司)的技术优势和治理经验,又可以利用政府出资方(一般为地方政府投资平台)的政府背景推动项目所需许可、土地审批进程,可以加快黑臭水治理项目落地。 此次中央财政直接对于示范城市黑臭水治理的支持,同时配套地方财政,假设地方财政按照 1: 1 资金配套,那么首批 20 个城市将会获得共计 240 亿元的政府资金支持, 在 PPP 模式下, 若按照政府 10%、社会资本 10%,银行项目贷款80%的比例测算,将撬动 2400 亿元黑臭水治理项目。截止 2018 年 6 月官方统计还有 278 平方公里未完成治理,倘若按照专项督查结果给予 10%未消除(需要重新治理)的假设,则还有 128 平方公里左右需要重新治理,则不考虑新增黑臭水面积和城市划分问题的情况下,按照每平方公里黑臭水体治理投资 3 亿元计算,黑臭水体存量治理尚需投入总规模约在 1200 亿元以上, 此次示范城市的财政支持足以覆盖存量项目以及部分新增黑项目的资金需求,对于推动黑臭水体的全面治理意义重大。 同时首批没有入选的城市也会加强自我建设,力争加入财政支持的队伍,对整体黑臭水体治理提速有很好的提振作用,黑臭水体治理项目进程有望加快,市场空间有望集中释放。

要杜绝黑臭水体的复发,保持水体长治久清, 运维服务是关键。 与工程业务相比,运维的体量虽然较小,但是具有毛利率高的特点。 运维费用的占比在政府总付费的 30%左右, 未来随着运维存量的逐渐增长,运维收入占环保企业收入的比重将进一步提升, 对于环保公司的业绩具有重大影响。 我们预计拥有技术优势和丰富运维经验的优质公司将优先享受政策红利,在黑臭水体治理以及后期运维市场空间集中释放进行中优先受益。 建议关注在水污染治理和水务运营领域中项目获取能力强,运用经验丰富的优质公司碧水源、北控水务(港股)、国祯环保博世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