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系列的税收利好

今年9月份以来,财政部和税务总局发布了数条税收方面的利好,其中有几条和养老紧密相关。

9月10日,财政部、税务总局发文公布全国社会保障基金的有关投资业务税收政策:

(1)投资过程中,提供贷款服务收取的全部利息和利息性质的收入、转让金融产品时的收入,免增值税;

(2)社会保障基金取得的直接股权投资收益、投资基金收益,不征收企业所得税;

(3)社会保障基金理事会、社会保障基金投资管理人转让非上市公司股权,免征印花税。

9月20日,财政部和税务总局发文,公布了基本养老保险基金在投资方面的税收优惠,类似地,也对增值税、企业所得税、印花税等领域进行了税收优惠。

基本养老保险属于“社会保险基金”,“社会保险基金”和“社会保障基金”是经常被混淆的两个概念。

社会保险基金就是我们平常说的“五险”,即基本养老保险、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失业保险、生育保险,基金的资金来源主要是职工和企业按照一定比例汇缴。

在劳动者暂时或永久失去劳动能力、劳动机会时,社会保险基金将进行一定的给付,保障劳动者的基本生存,这是现代国家基本的一项制度设置。

➣ 全国社会保障基金于2000年8月设立。

在我国,通过社会保障体系来保障老年生活是改革开放之后才开始的,历史短暂,底子薄弱。

为此,我国于2000年设立社会保障基金,在我国人口老龄化高峰时,社会保障基金可以用于养老保险等社会保障支出的补充、调剂。社会保障基金的资金来源主要是国有股的减持收入、中央财政预算拨款、国有资本划转、彩票收益等。没错,我们平时购买的福利彩票、体育彩票等,都是在为社会保障基金做贡献。

➣ 社会保障基金和社会保险基金在资金来源、运营管理和用途上存在着很大的差别。

但是许多媒体在文章中没有注明是社会保险基金还是社会保障基金,只是一概简称为社保基金,因此平常需要加以留意辨别。

税收重磅优惠的背后,是我国养老金的给付压力。

现收现付与老龄化的碰撞

▼ 我国现行的基本养老保险主要采用现收现付制度。

所谓现收现付,就是当下劳动者缴纳的养老金用于供养当前的退休人员;等劳动者老了之后,他们由下一代劳动者供养。

现收现付的模式有很强的代际收入再分配的功能。但是这种模式对人口结构有着严重的依赖,一旦出现平均寿命延长、出生率下降的情况,都会严重影响着养老金的给付。

➣ 老龄化是世界许多国家都在面对的事实。

随着经济的发展,人均受教育时间增长,女性的劳动参与率提高,进而造成了结婚率下降、婚育年龄推迟的现象,最终导致了生育率的下降;同时,随着物质生活和卫生水平的提高,人们的平均寿命一直在延长。合力之下,许多发达国家都在经历老龄化的痛苦。以前我们提到日本的“不退休社会”、韩国70岁的出租车司机等,都是产生在老龄化背景下的怪象。

➣ 而我国可能更加严重。

我们还面临着未富先老的尴尬局面:人均GDP和我们类似的国家,老龄化程度比我们低;老龄化程度和我们类似的国家,人均GDP又远超我们……

尽管我们的经济发展水平同欧美国家尚有一定的差距,但是我国人口已经体现出欧美国家的一些特征。

例如,根据民政部最近5年的年度公报,我国登记结婚夫妇人数从2013到2017年下降了20.75%;结婚率从2013年的9.9‰下降到了2017年的7.7‰,5年降幅达22.22%。而婚育意识不强正是发达国家的典型特征。

婚育意识不强,出生率提升不上去,人均寿命的延长,由此导致的结果相当明显。国泰君安为此制作的人口金字塔随时间演变的动图十分生动的说明了这一点。

如前面所言,人口结构的变化,摧毁了现收现付制度生存的根基。

国泰君安在最近的一篇研报中设计计算模型,对我国的基本养老基金进行了预测性的计算,他们认为,我国养老金的充足率(养老金收入能够覆盖养老金支出的比例)逐年走低,即便考虑到动用养老金往年结余和财政补贴,养老金也有可能在未来几年内耗光。

当然,上面只是一家之言,模型的设计总会存在一定的误差。同时,国家和政府也在不断进行改革和努力,以期解决养老金问题。

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在当下,我国养老金确实面临着巨大的给付压力。

“不可能三角”的缺口在哪里

在《21世纪经济报道》的一篇报道中,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社会发展研究中心朱小玉表示,社会保险“三角难题”已逐步形成:提高保障水平、降低缴费成本、控制财政支出似乎成为“不可能三角”。

目前,我们已经释放出了许多信号、采取了许多措施,以期破解这个“不可能三角”。

如国务院李克强总理9月19日在夏季达沃斯论坛上表示,将实施更大规模的减税、更加明显的降费,包括明显降低社保费率;如我国鼓励人们规划理财,通过基金和保险等方式实现资金增值,都是我国在这方面的努力。

如今,针对社会保险基金和社会保障基金的重磅税收优惠,也是我们释放出的积极信号。

➣ 税收优惠对于社会保险基金和社会保障基金的利好是显而易见的。

据《第一财经》的报道,自2000年8月成立以来,社会保障基金累计投资收益额突破1万亿元,年均投资收益率达到8.44%。

对此,全国社保基金理事会原副理事长、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养老金专业委员会顾问王忠民表示,这1万亿元是来自投资收益滚存,因为不缴税,社会保障基金的效益会不断地累计,复利效应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可见适当的税收安排能够发挥养老资金投资的最大效用,使得养老资金得以充分的保值增值。

➣ 有了这样的经验,再结合今年A股的形势,继续社会保险基金和社会保障基金的税收优惠尤为必要。

首先,社会保险基金和社会保障基金一方面要求资金的安全,另一方面又有着增值压力,而税收优惠则相当于变相提高了社会保险基金和社会保障基金的投资收益;

其次,今年2月份以来,我国的股市整体低迷,债券收益下降,受到此种大环境的影响,一些社会保险基金和社会保障基金收益率也随之滑坡,对它们实施税收优惠政策,有助于缓解收益滑坡,提振人们对社保基金和养老金的信心。

但是说到底,国家已经在缓解老龄化危机时已经做出了各种表率和尝试,但是我们切不可就此高枕无忧。

老龄化关系每个人老年生活,我们需要在日常生活中合理规划消费,勤于理财、善于理财,调整人生收支曲线,这样才能为自己预定美好晚年生活。

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今日话题

有没有哪件事情,促使你开始为养老做投资准备?

上期精彩内容回顾

【话养老】韩国老龄化严重么?看几个数据就知道了

 每天点一下,抽88元现金红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