力天高新董事长终于可以松口气了。10月15日公司公告,新任董秘张晶华到岗,公司董事长李湘军终于卸下了信息披露的包袱。

等候已久的新董秘来自最近风雨飘摇的上市公司皇庭国际。一同赴任的,还有新任副总经理徐建辉,原皇庭集团长沙区域公司总经理。

皇庭国际近期日子不好过,公司实控人郑康豪协助调查,股价一周内几近腰斩。在10月22日的大涨行情中,两市仅20来只股票下跌,皇庭国际就是其一。

这恐怕也是张晶华和徐建辉挥别皇庭国际,转投力天高新的原因。

志在上市的力天高新今年也颇不顺利。5月,公司终止上市辅导;9月,公司因违规行为受到湖南监管局的监管处罚。

想要重走上市路,力天高新还需清除若干路障。此次两位资本运营老口子的加盟,再次点燃了外界对其IPO的猜想。

IPO前,艾华投资大手笔入股

董秘不好当,既要专业知识够硬,又要当好投资者沟通的桥梁。

力天高新的董秘,似乎尤为难做。自2015年10月新三板挂牌以来,公司已换了三任董秘,中间两位的任期均不满1年。

算下来,力天高新挂牌三年,董秘缺席的时间就占了三分之一。

前一任董秘曹扬在股转系统资格考试中不幸挂科,位子还没坐热便黯然离去。力天高新信息披露的重任临时交到了董事长李湘军的手中。

在短短九个月的从业经历中,“代董秘”李湘军共有六次披露不及时,涉及关联交易及股权收购等事项。这要是放在A股,公司就算有六个钱包也免不了心慌慌。

而力天高新,还真就冲着A股来了。

2017年5月,力天高新与长江证券签订了《首次公开发行辅导协议书》,向湖南证监局报送登记材料并获受理。

湘股策翻查股东列表,发现艾华集团的母公司艾华投资及董秘艾燕均现身其中。

说起来,艾燕的父亲艾立华,即艾华集团董事长,与李湘军本就是益阳老乡,两人均住在益阳赫山区,又同为企业家,有投资机会,自然是近水楼台先得月。

艾华投资、艾燕与包括长江证券在内的其他四家战投在2017年1月以10元/股的价格突击入股力天高新。其中,艾华投资与艾燕分别认购1000万股和200万股,分别占力天高新总股本9.9%和1.98%,位列第二及第八大股东。

2017年6月,艾燕进驻力天高新董事会,此时其个人持股已上升至300万股。

接连违规,上市辅导喊暂停

IPO辅导未满一月,力天高新便遇上了麻烦事。

2017年6月21日,公司公告称收到股转系统关于对公司采取自律监管措施的决定书。经查明,力天高新存在取得股份登记函前使用募集资金的违规行为,被采取自律监管措施。

小小风波并未动摇力天高新的上市决心。

2017年9月21日,公司面向四位董事、高管发布了2017年第一次股票发行方案,价格依然为10元/股,拟认购股份数量为175万股。其中,公司董事兼总经理李静,作为重要的技术型人才,被分配了75万股的最高认购额度。

但在股东大会上,力天高新否决了初版方案,在新方案中增加了董事艾燕及30万的认购额,发行价格也被提至12元/股。

然而,更改后的方案最终也未成行。

2018年3月,力天高新公告称,公司已于2018年1月1日收到李静的辞呈,公司试图挽留,因未挽留成功故补发变动公告。

拟上市公司的原始股没能留住重要的高层员工,先不说对公司本身信心的打击,这无疑违反了IPO“最近两年内主营业务和董事、高级管理人员均没有发生重大变化”的要求,为上市增添了阻碍。

2018年5月25日,力天高新公告终止了2017年股票发行方案。同日,公司与长江证券签署了《终止协议书》,结束了上市辅导的进程。

雪上加霜的是,9月19日,力天高新公告称收到中国证监会湖南监管局对公司采取责令改正监管措施的决定,公司《2017年度报告》财务会计信息处理、信息披露、募集资金使用存在问题。

力天高新被采取责令改正的行政监管措施,并被记入证券期货市场诚信档案。

老口子加入,能否重回IPO通道

力天高新《募集资金管理制度》两次被架空,先后被股转系统、湖南监管局盯上,让人顿觉IPO无望。之前的自动退出,此时看上去多了几分知难而退的意思。

10月15日,公司空缺已久的董秘职位终于迎来继任者。原深圳前海皇庭资本管理有限公司研究总监、风控总监张晶华加盟力天高新。

原深圳皇庭集团长沙区域公司总经理兼湖南青青文旅有限公司总经理徐建辉也出现在力天高新的任命公告中,职位为分管(行政)的副总经理。

在两人的履历介绍中,“资本资产运营管理经验”和“十年投融资履职经历”尤为显眼。

在入职皇庭之前,张晶华曾任职湖南本土券商财富证券债券融资部,经办过望城经开区建设开发公司公司债等项目的发行上市。

在任职皇庭资本期间,张晶华曾促成参与财富证券的资管计划,该资管计划设立的投资方向为上市公司云投生态的定增发行。

可以说,上述二人是资本市场不折不扣的老口子。这不禁让人猜测,新任董秘及行政副总的加入,是力天高新为重回IPO通道所作的准备。

作为“中国钨循环产业第一股”,力天高新近几年的财务数据可谓漂亮。

2015年至2017年,力天高新营业收入从7036万元猛增至4.13亿元,归属于挂牌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从640万元增至5911.8万元。

不过,这些光鲜的数字仅停留在公司整改前的阶段。

力天高新曾表示,违规事项对公司的财务状况会产生一定影响。

在证监局公布的违规详情中,数额较大的项目包括:

1.在建工程支付及固定资产的会计处理不规范。涉及力天高新在2017年11月、12月向工程承包方湖南千筑建设有限公司经开区分公司累计预付的工程款5270万元;

2. 在建工程项目竣工结算情况与2017年年报披露情况不一致。涉及公司2017年建设含钨废料生产ATP(二期)转入固定资产的63.48万元及与该生产线工程建设合同签订金额2350万元;

3. 募集资金使用问题。涉及公司2017年向两家供应商长沙荣合钨业有限责任公司、长沙市三晟贸易有限公司的预付款金额4149.77万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