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马消费 陈晓京

涪陵榨菜109次提价,总体销量不降反升,硬是把一包榨菜做成了刚需。

上周,涪陵榨菜再度将公司7个单品的产品到岸价格提升约10%,理由是为统一全国流通产品价格体系。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涪陵榨菜的提价之举,最近10年来极为常见。从2008年到2018年,至少9次提价或变相提价。

9次提价中5次与原材料及劳动力成本上涨相关,另外2次则是产品结构调整所致。

几乎每一次提价,公司榨菜产品销量不降反升。

2008年—2017年,公司产品销售量从6.52万吨,增至13.05万吨,营收从4.22亿元增至15.2亿元。

但也有“失手”的时候,譬如2012年和2014年,受提价影响,产品销售量出现下滑。

 

109次提价,多因成本上涨

2016年至今,涪陵榨菜(002507.SZ)先后提价4次。

20167月,为缓解原料及劳动力成本上涨压力,公司将11个单品提价8-12%

次年2月,同样因成本上涨,对9个单品提价15-17%。当年第四季度将两款产品降低重量售价不变,变相提价10-16.7%

201811月,为统一全国产品流通价格体系提价约10%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2008年以来,涪陵榨菜调整产品价格的行动鲜有中断。

2008年受自然灾害影响导致原材料减产,原材料价格上涨60%,公司主打的70克、80克和100克产品平均售价较上年上涨24.89%

到了2010年,榨菜产品成本上升16.43%,公司将榨菜产品平均售价增加6.17%

2011年和2012年,公司启动产品结构调整,将160种榨菜产品减少到50种以下,产品销售价格分别上涨10.64%11.38%

2013年,对东北地区调价,进一步将原材料及成本上涨压力转嫁到销售终端。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从2008年到2018年三季度,公司明确受原材料及劳动力成本上涨而提价有5个财年,分别是2008年、2010年、2013年、2016年和2017年。

原材料等因素对企业影响较为明显。2014年至2017年,原材料占比营业成本分别为74.21%73.07%75.13%78.76%,呈逐年上涨趋势。

除受成本上涨影响提价之外,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公司发展高毛利率中高端产品策略导致提价。

随着最近几年公司3次并购接连失利,公司只能在榨菜领域挖掘来保证持续盈利水平。

2018年半年报显示,公司毛利率55.04%,显著高于调味品行业平均30%的毛利率。

 

销量不降反升,净利增长11

斑马消费发现,10年内涪陵榨菜多数提价行动,非但没影响销售,反而榨菜产品销量大增。

2008年销售量为6.52万吨,到2017年增至13.05万吨,销售量增加一倍。

公司毛利率从200836.49%增至2017年的48%,超过海天味业2017年毛利率45.69%;净利率方面,从2008年的8.01%增至2017年的28.7%2017年海天味业净利率24.21%

2018年前三季度,涪陵榨菜的毛利率和净利率分别为55.73%33.86%

上述两个指标增幅明显,应是多次提价带来的积极影响。

特别是涪陵榨菜上市后的2011年,公司通过产品结构调整,产品销量较上年增加将近2.8万吨,公司毛利率增加4.09%

频频提价,为什么产销两旺?

一个重要原因是公司产品单价低,多次提价在终端敏感度低,公司最高提价幅度不超过17%,传导到市场终端的影响有限。

但是,并非每次提价都能获得销量和价格同时增长,在2012年至2014年公司提价后,销量就出现了小幅下滑。

2012年的销售量从上年的9.76万吨降至8.78万吨;2014年销售量从上年的10.44万吨降至9.58万吨。

不断提价带来的量价齐升,对公司的业绩影响也极为明显。2008年至2017年,榨菜产品销售从6.52万吨增至13.05万吨,增加近6万吨,营收从4.22亿元增至15.20亿元,增长近3倍。

与此同时,公司归母净利润从20083400万元增至2017年的4.14亿元,增长11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