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市界 李夏

编辑|邢昀

11月8日,“气若游丝”的中弘股份终于等来了最后的“审判”,深交所最终作出中弘股份退市的决定。

命运并未发生转变,身背巨额债务的中弘股份就这样结束了自己的A股之旅,成为“1元退市第一股”。

此前,由于连续20个交易日股价低于1元,10月18日晚间,深交所对中弘股份启动中止上市程序。10月19日,中弘股份停牌。按照规定,15个交易日内深交所将作出是否终止其上市的决定。

中弘股份成“1元退市”第一股,旗下33亿债权及24套商铺遭拍卖

33.64亿元债权遭拍卖

除了等待“宣判”,中弘33.64亿元的债权也被拿到网上拍卖。

近日,中弘股份全资子公司中弘地产的一户不良债权被债权人东方资管实际控制的合伙企业北京东富嘉吉投资管理中心放到相关网站拍卖。

拍卖网页显示,标的债权本金25亿元,债权利息(含罚息)及违约金8.64亿元,合计33.64亿元,而评估价为30.67亿元。

相关信息显示,北京东富嘉吉投资管理中心的这笔债务期限为三年,债务余额是25亿元,利率为9%,利息逾期为0.46亿元。

该笔债权抵押资产为北京东四环的中弘大厦70624.77平米在建工程及分摊的7850.66平米的土地使用权,质押资产为北京中弘地产有限公司100%股权。

中弘大厦是中弘一直以来的明星项目。中弘2014年年报中曾称,该项目将于2015年下半年内开工并实现预售。然而,2016年1月,该项目才正式开工。有媒体报道称,该项目在2017年就已停工。

拍卖信息还显示,该笔债权的拍卖时间为11月10日上午10时至2018年11月11日上午10时,起拍价为25亿元,堪称双11最“剁手”买卖。

市界发现,目前有1734人围观该拍卖信息,123 人设置为提醒 ,但无人报名。

除此之外, 中弘股份位于海口的24套商铺也面临着被拍卖。

公开资料显示,这24套商铺位于海南省海口市秀英区长滨东一街1号“中弘西岸首府”2号楼1-3层,评估价逾9000万元。拍卖时间定于12月1日10点至2日10点。

此前,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就立案执行了申请执行人交银国际信托与被执行人海南日升投资有限公司、北京中弘弘毅投资有限公司、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王永红借款合同纠纷一案。

2月5日,海南省海口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执行裁定书,裁定在9966.11万元范围内冻结、扣划被执行人海南日升投资有限公司、中弘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王永红银行存款或查封、扣押、冻结、提取、扣留其他等值财产。

深陷债务泥淖

据相关公告披露,截至2018年10月29日,中弘及其下属控股子公司累计逾期债务本息合计金额为78.16亿元的,全部为各类借款。

事实上,2017年年底中弘就屡现债务问题。2017年12月,其下属子公司被曝出债务利息违约,紧接着大公国际下调其主体评级为C级,而股东中弘卓业持有股权也连遭轮候冻结。

有媒体报道,中弘债务危机的爆发或与公司实控人王永红的61.5亿元资金“黑洞”相关。

相关公告显示,中弘股份于2017年12月29日向海南新佳旅业开发有限公司预付股权收购款61.5亿元。但截至目前,拟收购的公司股权尚未过户,相关股权收购框架协议已超出有效期。对于这笔资金的去向,中弘股份曾表示,交易是由实控人王永红决策,未经董事会和股东大会审批。

10月29日晚,中弘披露的2018年第三季度报,亦可见其债务问题。

财报显示,2018年中弘股份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32.61亿元,同比增长14.74%。然而,受债务拖累,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8.85亿元,同比下滑2379.61%。扣非后净利润亏损18.86亿元,同比下滑3600.73%。

此外,由于偿还借款,中弘股份短期借款比期初减少35.38%;而因为长期借款和应付债券一年内到期重分类,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比期初增加152.01%。

面对债务危机,王永红曾试图拉“外援”解围,但最终都以失败告终。

尽管如此,中弘股份仍在做最后的挣扎。

10月26日,中弘股份曾召开了2018年第三次临时股东大会。公司财务总监刘祖明向中小股东、业主表示,“我们争取不退市,如果实在保不住,中弘争取退到三板。”

据媒体报道,11月6日,中弘股份奔赴深交所,参加了最后的听证会。对于退市风险,中弘股份内部人士曾表示:“在想办法,在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