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柳瑶

编辑 小川

“利”字旁边一把刀,有些时候该断就断。

11月27日凌晨,法国安盛集团宣布将以46亿元(5.84亿欧元)价格,接收安盛天平剩余50%股权,其中15亿元(1.9亿欧元)将通过安盛天平的资本减少来回购目前国内股东的股份。

此次出清安盛天平股权的股东之一天茂集团,实际控制人为上海滩富豪刘益谦。刘益谦享有各种称号,“资本猎豹”“股市大鳄”“法人股大王”“增发大王”和收藏家等多个称号。他以“法人股”起家,近年来投资涉足实业、保险、证券等诸多行业。

若该交易最终获批,意味着刘益谦在收缩金融产业的布局。

01

出清财险

刘益谦在保险投资上有着“资本猎豹”的惊人嗅觉。早在2004年,刘益谦便通过发起设立天平车险涉足保险业。2007年,天茂集团又投资发起设立国华人寿,目前拥有51%的股权。

2004年底,刘益谦第一次涉足保险行业,和他人共同创建万全汽车保险公司,即天平车险的前身。后来安盛集团以19亿元购买了原股东部分老股,并增资20亿元并把原安盛上海分公司(丰泰)并入天平保险最终获得天平保险50%份额。

当时刘益谦曾表示,之所以选择安盛,还是看中其专业性和强大的资本实力。安盛集团是世界知名保险公司,在2017年《财富》500强中排名27位,是榜单中排名第一的保险公司。

安盛天平公司的宣传展位

安盛天平此前共有6家股东,法国安盛第一大股东,刘益谦旗下的天茂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另外四家公司共同持股50%,从某种意义上刘益谦和这四家公司是一致行动人。

根据天茂集团公告,天茂将持有的安盛天平7828.41万余股全部转让给安盛,每股转让价格约为10.87元/股。安盛天平2017年保费收入81.29亿元。

截至2017年末,公司净资产38.461亿元。按4.23亿股权作价46亿元计算,安盛天平估值为92亿元,折合每股价格10.87元,折合PB为2.38倍。据刘益谦自己介绍,14年的车险经营,天茂集团前后投入了2亿多一点,本次出售获利6亿多。

天平车险是一家有着创新基因的保险公司。它是中国第一家专业车险公司;公司最初的理赔方式很有创新色彩,有“空手套白狼”的意思,即通过一次性收取多年的保费用投资收益来理赔,这很符合刘益谦的投资风格。被监管层认为潜在的风险隐患巨大,于是很快扼杀在摇篮中。

万全车险的第一代产品虽然没能成功面世,但2006年,公司推出国内第一个电话车险产品。2007年公司就实现了盈利,成为同期盈利最快的保险公司,当年利润达到0.1亿元。

这是一个好兆头,此后公司连续三年盈利,被给予更多厚望,一度准备上市。

像多数爱情都始于颜值一样,双方曾有一段美好的开端。2014年和2015年安盛天平车险无论保费收入还是净利润收入都呈现正增长,保费收入分别为62.9亿元、68.03亿元,净利润为0.2亿元、2.6亿元。

2016年起,保费和净利润不再双双齐上扬,呈现保费收入上涨,净利润在下滑的局面。保费收入75.47亿元,净利润为0.1亿元;2017年这一趋势在扩大,尽管原保费收入79.46亿元,但净利润为-0.21亿元,自2007年以来首次出现亏损。进入2018年,这一趋势还在延续,今年前三季度公司合计保费收入为44.65亿元,同比下降25%,净利润为-0.1亿元。

早前,多位市场人士对市界分析,安盛天平车险净利润下滑,未来的车费改革对中小型车企将会充满更多压力,或许是刘益谦出售股权的原因之一。

“不排除是整个集团的战略性调整,比如以后在保险业上重点经营寿险业务或其他金融业务,或者是合资模式让双方都觉得有有点不方便。”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教授朱俊生对市界分析。

亏损60余亿

“刘益谦出让股权可能受近期股市下跌,造成流动性偏紧,大股东需要退出变现,所以趁机抓住了国家政策进一步对外资开放的窗口,实施了这样的市场行为。 ”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会员服务评价专家、高级经济师马勇在接受中国经营报采访时表示。

长江证券的投资,也许是刘益谦在投资中亏损最大的一笔。

截止到今年9月30日,刘益谦通过新理益集团和国华人寿共持有长江证券9.50亿股,占总股本的17.17%,四年多时间的共投入近百亿成本,按目前长江证券的市值计算,刘益谦的亏损达40多亿元。

刘益谦曾表示,入主长江证券是一种战略层面的布局,他把入主长证视作自己的新长征。所以结合至少4年的限售期和资金成本,当时14.33元/股的受让价格并不便宜,但刘益谦也接受了。

作为资本玩家,刘益谦深谙资本市场操作之道,此前一直将质押、担保的杠杆效应运用自如。2010年刘益谦曾这样对媒体表示:“我用了10个亿的资金,撬动了70亿元的投资。” 他曾将手中10.8亿元的保利地产股票全部质押,获得6亿元资金,刘益谦又用这笔钱去参与金地集团增发,用了4亿元,并再次抵押给信托,从中拿回2.5亿元。整个过程,刘益谦动用自己的资金十分有限。

一次次的出手刘益谦身价不断上涨。刘益谦曾说我不渴望一夜暴富,但我不会放过任何暴富的机会。

战场上没有常胜将军。2010年刘益谦所持有的地产股浮亏达5亿元之时,外界曾质疑他资金链是否断裂。

相比2010年,2018年股市寒冬给刘益谦账面上带来伤痛可能更狠。市场90%以上的股票腰斩,下跌超过70%的股票占市场一半左右。

此外,据市界统计国华人寿持股天宸股份新世界华鑫股份亏损约20亿元。作为海航科技的第二大股东,按海航科技的近段时间的股价,国华人寿也处于亏损状态。投资 “缩水”,法国安盛一直对安盛天平剩余的股份有兴趣,卖掉暂时难以做大做强的财险业务用来 “补血”不失为一个解决办法。

对着股市连续下跌,市场已经出现政策底,虽然市场底部未到,但是市场下跌空间有限已经是目前市场的共识。随着底部慢慢道来,冬去春到,或许不久我们又能看见刘益谦这只资本市场上的“猎豹”重新满血复活。

割财延寿

在卖掉财险后,刘益谦对媒体表示,今后还是要聚焦寿险, “我们未来主要是全力以赴做好寿险”。

2007年在天平车险盈利之时,天茂集团和6家公司共同成立了国华人寿。

相比于安盛天平近年的净利润下滑,国华人寿业绩则更为可观,已经是天茂集团营收主要贡献者。2015-2017年保费收入不断上涨,分别为237亿元、266亿元、461亿元,在净利润方面,也与车险净利润形成不同的走势,年净利润分别为16.49亿元、16.53亿元、27.33亿元。

但是2017年,国华人寿业绩开始下滑,今年前三季度,国华人寿原保费收入为314.67亿,净利润为14.85亿元,较去年同期分别下降21.98%、14.50%,是同期上市险企中原保费唯一下降的企业。

导致保费下降主要是国华人寿主要营销售渠道银行渠道不给力,2017年,该渠道保费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超过95%。今年上半年,国华人寿银行渠道保费收入为280.68亿,同比大降14.84%。

公司在财报中称,银行保险渠道保费下滑,是公司主动求变,在稳定保费规模平台和渠道合作优势的基础上,持续压缩万能险规模,为后续转型奠定基础。

这与今年公司年初的计划相背,公司董事会秘书龙飞在1月份曾表示,将不断巩固提高银行保险渠道的竞争优势。

此前,国华人寿因为高利率发行万能险产品被市场关注,公司通过万能险产品迅速扩大,但是隐含风险同样也比较高。更让外界担忧的是国华人寿偿付能力承压。三季度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核心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26.56%、综合偿付能力充足率为157.05%,虽比上季度有所提高,但是这个综合偿付能力并不算高,大部分保险公司该指标在200%以上。

在2016年“偿二代”监管体系施行后,监管层对保险公司的偿付能力要求更高了,为提高偿付能力,通过国华人寿曾推出定增方案,拟以每股7.11元的价格发行6.81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为48.45亿,但该方案迟迟没有被银保监会批准。

为此,今年10月30日,天茂集团宣布最新消息,拟引入湖北省宏泰国有资本投资运营集团有限公司、武汉地产开发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武汉市江岸国有资产经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等三家国资公司成为国华人寿新股东,与天茂集团一起向国华人寿增资95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