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宇霆认为明年中国GDP增速为6.3%,货币政策将保持平稳,既不加息也不降息;美国经济增速将面临下滑,全球资产配置会更多偏向于新兴市场

岁末年初,往往是国内外金融机构预测新一年宏观经济前景的重要时期。与此同时,备受市场关注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也将于本月举行。

如何看待2019年中国经济前景,尤其是备受关注的房地产、人民币汇率等问题?《投资者报》记者日前专访了澳新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杨宇霆。

1.jpeg

杨宇霆负责中国大陆、香港特别行政区及台湾地区的宏观经济分析,并特别关注中国的货币政策和金融改革。他曾任瑞士再保险公司(Swiss Re-insurance Company)亚洲区经济研究团队副主管。于1999年获得加拿大皇后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

他认为,明年中国GDP增速为6.3%,货币政策将保持平稳,既不加息也不降息。相比于国内,杨宇霆对美国经济的判断与市场存在较大分歧,他预计明年美国加息一次,美国经济增速将面临下滑,这也将对全球经济带来影响,但全球资产配置会更多偏向于新兴市场。

展望2019:美国经济放慢将利好亚洲和中国资产配置

《投资者报》:对2019年中国宏观经济,听听您的看法?

杨宇霆:我们预计经济增速为6.3%,比今年慢一点,但符合整体经济走势。

一个重要假定是,明年美国对中国关税政策不变。如果关税提高的话,对贸易方面仍然存在影响。但美国经济很可能放慢,这将对中国出口带来影响。因此,中国资本项目明年也许不会有太高的顺差,甚至可能逆差。

内需部分。虽然今年下半年,经济存在下行风险,但并没有引起政策面的大规模宽松放水,没有大水漫灌,货币政策保持平稳,既不加息也不降息,鼓励信贷做结构性的调整,没有改变货币政策思路,明年还将维持。

财政政策方面,现在看到的有减税,比如个人所得税减免,税率没有改动。政府的消费支出没有加大,为什么没加大呢?就像刘鹤副总理提到的,要管理国有企业的债务,管理地方政府的债务。所以,债务的问题,还在供给侧改革中,还要控制。

如果要控制债务,就不能期待中国的财政政策加大政策开支或投资刺激,很难出现大幅的反弹,只是比较平稳。

整体来看,中国今明两年GDP增速是逐渐的下滑。明年重要的关注点是,一方面还需要留意外部环境变化,最大的风险是美国经济放慢,它将影响到全球经济增长,也影响到国内市场。

另一方面,政策调整中,会出现一些市场风险,包括国内资产价格变化,信贷信用风险会上升,有些企业的偿付能力出现问题。但我们基本的看法是,不会出现硬着陆或大规模金融危机,只是局部的调整必然会出现。

只要经济总体是可控的、平稳的,我觉得市场波动不需要过度担忧。反过来,不让企业破产,不让企业出问题,这也是不健康的。

另外,市场还会比较关注明年的人民币汇率。很多机构预计美联储明年加息还有有四次,但我们认为,美国加息只有一次。所以美国跟中国的银行利差,不会出现很大规模的变化。这也反过来同样说明,中国央行不会降息。

市场利率也许会往下走,但真正的政策基准利率不会变,货币市场逆回购操作利率也不会变,将维持一定的逆差程度,人民币应该不会出现大规模的贬值,起码在明年上半年,很难会见到破7。美国经济放慢的话,国际资金配置会选择多一些新兴市场,钱会回到新兴市场国家,包括亚洲区和中国的资产,可能都是相对比较平稳的。

《投资者报》:您提到的资产价格的变化,明年可能出现比较大的波动吗?

杨宇霆:中国经济属于增速下行,如果美国经济也开始下行,可能出现一种特殊的情况,第一、美国资产价格要调整,美国股市要调整,投资者可能出现两种情况,从大类投资来看,美国股票投资者都会配新兴市场,只要新兴市场没有出现大规模危机,包括中国如果出现经济稳定,会出现多配亚洲区的资产。

其次,美国没有多次加息,没有一些机构预估的那么多。那美国债券的价格,特别是美债,从大类资产配置来说,可能是多配,而不是少配,这样可能出现的是美债利率往下,美债价格往上,中国的通胀也不是很高,中国的债券收益率是偏低的,等于说中国的债券价格还是会往上走。

区域性调控或将放松 房地产投资增速保持10%

《投资者报》:另外,您对明年中国房地产市场投资和整体前景怎么看?

杨宇霆:今年我们看到,包括像北京这样的一线城市,也出现了房市遇冷。未来怎么走,我觉得关键还是要看利率。

房地产调控将有可能放松。当然不是全面的放松,政策近期也没有这样提过。很多地区如果有空间的话,一旦放松的话,房价很容易会反弹,市场对房地产的刚性需求还在。除非中国居民对房地产没有需求了,但现实是仍然存在需求。

很多人会争论刚性需求是居住需求还是投资需求?但实际上是两方面都有,没法区分,刚性需求一般理解是居住功能,但作为一种商品,它最后也有投资价值,而房地产在中国一直属于一种风险较低可以长期持有的资产,是一种避险的资产。而在经济不好的情况下,反而能看到房价上涨。

因此,利率下调的话,还是会带来很大需求。

《投资者报》:是否担心目前房地产对宏观经济带来的压力?

杨宇霆:今年确实存在一定压力,房地产开发投资数据不太好,但最近两个月又上来了。真正开工、动工情况今年整体不好,这需要看明年。

今年拿了很多地的开发商,明年可以开工,但还要看房价变化以及他们愿不愿意开工。如果房价反弹或下跌幅度缩小,明年房价稳定,我估计政府也不希望看到房价下行,那开工率会提高,这会对GDP带来正面影响。

《投资者报》:预计房地产投资保持怎样速度?

杨宇霆:今年目前是9.7%,明年可能会类似保持在10%左右。10%是包括了卖地,因为房地产开发投资是属于建筑投资或买地投资,我没有区分。总体是10%。

今年年初,房地产投资是5%、6%,是由于存在去杠杆背景影响。后来随着货币政策变化,已经是结构性去杆杠,这样明年可以保持流动性宽裕,同比增长还是不错的。

财政政策如何作为:减税费比加大投资好

《投资者报》:您前面提到财政政策今年做了个税减免,最近几个月以来,其实市场上对于财政政策是否可以更大发挥作用,讨论很多。您觉得财政政策当前是否可以更多作为?财政赤字是不是可以进一步扩大?

杨宇霆:对,最近很多讨论说要通过加大财政政策来支持经济增长,不管是稳增长,还是稳就业。

逆周期政策是不是需要?其实一直都有,只是现在要讨论的是力度都多大,稳增长本身就是含有逆周期在其中。

而且,减税费会通过结构性的改革,带来的效果是更直接提高经济运行效率。最终而言,不是为了稳住GDP数字,而是支持经济生产力的提升,而不是通过加大政府投资。

财政政策有两个部分,我个人倾向于小政府,市场能做的让市场来做,而且,减税费还能吸引民间活力,来支撑经济增长。

《投资者报》:目前最重要的结构性改革是减税费吗?

杨宇霆:对。减税费是最好的方式。全世界最好的经济体,比如香港和新加坡,就是低税率的地方。对不对?理论上我们应该朝这个方向去走。

到底是加大投资呢?还是减税费?我个人是倾向后者。(思维财经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