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史,不可知未来,但能以史为鉴,砥砺前行。

从2008到2018,比特币及其底层技术区块链走过了第一个十年。这十年虽经历诸多“至暗时刻”,但也承载着无数人的梦想与希望。而数字货币交易所作为区块链世界中不可或缺的环节,占据着得天独厚的资源优势,是链接项目方与投资者的中心枢纽,对整个行业的发展与衍进起着重大推动作用。

第一家数字货币交易所2010年成立,到如今八年有余。回首数字货币交易所走过的岁月,或起或落,或喜或悲,黯然离场者有之,激情入场者更甚。在这里,有人一夜财富自由,也有人瞬间倾家荡产。可无论如何,历史的年轮始从不停歇。

零壹财经·Binary精心策划“十年”系列之数字货币交易所简史,带您重温交易所跌宕起伏的八年。本文为该系列第三篇。

数字货币交易所简史(一)|Binary·十年(2)

数字货币交易所简史(二)|Binary·十年(2)

交易所简史(2015-2018):监管加码,火币、OK、币安新三足鼎立

FCoin沉浮录|交易所简史(2018)

九四一周年来临之际,国内对虚拟货币及相关业务的监管再次加紧,加之FCoin宣布进入2.0时代,交易所之争进入下半场。

九四一周年前夕,监管层似乎在提前发布预警,频繁出招。

8月21日,包括“金色财经”和“火币区块链”在内的多家区块链自媒体微信公众号被封;

8月22日,北京朝阳区风控领导小组下发通知,禁止举办虚拟货币推荐宣传活动;

8月23日,互联网金融风险专项整治小组办公室重点提及将会对124家服务器设在境外,但实质面向境内居民提供服务的交易平台网站采取管控措施;

8月24日,银保监会、公安部等五部门共同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这是自去年9月4日央行等七部委将ICO定性为非法集资后,监管部门首次公开发表声明;

8月26日,百度又禁封了数字货币相关贴吧;

8月30日,北京市互联网金融行业协会(下称“北京互金协会”)在年内第二次发布虚拟货币ICO风险提示,官方发布《关于防范以“虚拟货币”“区块链”“ICO”及其变种名义进行非法集资的风险提示》。

监管动作连续“出击”,区块链产业又掀起了风波。面对监管、熊市、用户信心走低的三重压力,位居币圈“食物链顶端”的交易平台们没有坐以待毙,币安、火币、OKex、FCoin等头部交易所在强监管下纷纷寻求新的出路,或拥抱传统资本市场、或布局海外,市场逐渐冷静并冷清。

国际化发展路线:币安的海外业务

币安是交易所“出海”的领头羊,领导团队的全球视野,使得币安先天就具有优良基因。币安在开拓海外市场的同时,又完美地绕过了国内的监管,实现了爆发式增长,今年2月,创始人赵长鹏以20亿美元的身价现身《福布斯》封面,成为福布斯排行榜前10名中唯一的华人。

合约、海外、港股,一文看懂火币、OK、币安的2018和新布局

交易所的模式可复制性较强,各家玩法差异不是很大,在众多交易所的角逐中,胜负其实只在一招之间。现在看来,在海外拓展国际版图,是币安成为加密货币全球交易量第一平台最关键的一步。今年全球加密货币交易量大幅下滑的形势并没有影响到币安的增长速度,它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稳居全球加密货币交易所第一的宝座。

币安创始人赵长鹏在接受外媒Cointelegraph采访时表示:“在一些不是很发达的国家,数字货币有很强的应用价值。虽然在一个更发达的国家,币安可以赚更多的钱,但我们更希望向全世界其他地区普及数字货币。”

币安的海外扩张之路也面临过严峻挑战。但是,赵长鹏和他的团队化危为机,币安的国际版图反而不断扩大,成为业内奇迹。

在国际版图的绘制过程中,币安将第一笔落在了法治健全的日本。此外,币安还将目光集中在一些资源有限、需要新科技带动经济发展的国家和地区。

3月23日,马耳他总理JosephMuscat发表推特,欢迎币安落地马耳他,并表示马耳他有意成为全球数字货币领域的先驱。同一天,赵长鹏在香港接受采访时透露,将在马耳他设立办事处。4月13日,币安发布公告,宣布成功落地马耳他。

4月26日,百慕大总理DavidBurt在内阁办公室接见了币安CEO赵长鹏和联合创始人何一,双方签署了谅解备忘录(MoU)。

合约、海外、港股,一文看懂火币、OK、币安的2018和新布局

6月27日,币安宣布将在乌干达增设加密货币和当地法币交易对,此外还将开设名为币安乌干达(BinanceUganda)的交易所。10月24日,币安乌干达正式启动,用户可以使用当地的法定货币乌干达先令(UGX)购买比特币(BTC)和以太坊(ETH)。BinanceUganda旨在“纳入法定货币以使其生态系统更具包容性”。币安将通过区块链支持乌干达等非洲国家的经济转型和青年就业,迎接第四次工业革命。

合约、海外、港股,一文看懂火币、OK、币安的2018和新布局

9月15日,赵长鹏在推特发文称币安获准将在新加坡开放交易。

合约、海外、港股,一文看懂火币、OK、币安的2018和新布局

10月23日,币安(Binance)宣布获得祥峰投资(VertexVenturesnetwork)战略投资,并将联合成立币安新加坡(BinanceSingapore),以促进在该地区的发展。据了解,今年年底前币安将在新加坡建设一个法币交易所,同时也将提供东南亚其他法币交易的通道与服务。此项投资由VertexVenturesChina与VertexVenturesSoutheastAsia&India共同参与投资。

币安在自己的“国际化道路”上,用户急速增长,发展迅猛。

拥抱传统金融市场:火币收购桐成控股

在国内强监管态势下,火币一位高管曾表示,“我们不上纳斯达克,我们和纳斯达克是竞争关系”,但业内人士表示,火币亟须谋求转型,寻求新的出路。

这里的“新出路”就是转向传统金融市场,这与国内的监管趋势和舆论导向不无关系。与传统金融市场建立联系,或许能让行业看起来多了些存在的合理性,不再像悬着的空中楼阁。

今年7月参加媒体活动时,有媒体问李林:“火币是否有意借壳上市?”他回答称,“传统金融市场未来会拥抱区块链经济,两者有可能会融合,火币不排除在传统资本市场上市”。

8月28日发布公告称,火币董事长李林斥资6亿港元收购港股主板上市公司桐成控股73.73%的股权,借壳上市意味明显。交易已于8月21日完成。

同时,火币也在9月12日完成了另外一起并购案——并购了一家拥有合规牌照的日本交易平台BitTrade。这是目前日本市场唯一一家由境外居民拥有的数字资产交易平台。火币花了至少约5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100万元),买下了这张珍贵的牌照。火币日本于12月17日发布公告宣布开始接受新用户注册。

收购新闻不久后,9月10日,火币的HADAX宣布退出舞台,火币还精心策划了告别活动。

火币HADAX平台,曾是火币全球站的子品牌,专门服务于早期的创新型数字资产。虽然选用“民主投票”的方式决定项目是否上架,HADAX却多次陷入舆论风波,甚至关停了两个多月。HADAX设计的用户投票、“免费”上币规则随即被质疑。

9月10号晚上,包括火币COO朱嘉伟、火币商务总监鲁迈在内的多名高管集体在微信朋友圈发布消息,并配发一张“撕掉HADAX品牌”的照片和“再见,HADAX”的一组文字。9月11日,火币发布官方公告,宣称HADAX将升级为“火币创业板”,与火币全球站合并,合并版将于9月19日正式运行。

“借壳上市”、关闭HADAX、投资国外有牌照的交易平台,火币也在竞争中不断变换新手法。在数字货币市场的寒冬里,火币的战略布局尚没有全面开花,内部治理形势依然严峻,曾经说“要在下一个十年,放手火币去体验其他生活”的李林,也许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深耕合约市场:OKEx成也合约,失也合约

12月9日,CoinMarketCap数据显示,OKEx已经超越币安,暂列交易额排名第一的加密货币交易所(按调整后的24小时交易量计算)。当它创下巨额营收时,OKEx也饱受负面新闻之扰,而导致这一切的,正是它引以为傲的期货合约业务。

所谓的合约交易,就是通过买卖数字货币的期货合约来获取收益。用户根据对数字货币的价格预测来决定多空方向,且使用对应的数字货币做结算。

对于理性者来说,期货合约可以用来做量化,可以对冲交易风险;对于激进者则是一场豪赌。合约交易成为了投机者的天堂,有人在其间赚得盆满钵满,也有人在高杠杆诱惑之下损失惨重。

在合约交易高收益性面前,交易者蜂拥而至。另一方面,交易所技术系统不成熟,综合扛风险能力较为脆弱,在这种矛盾夹击下,交易爆仓事故频发。

其中,OKEx影响较大的不正常爆仓事件主要发生在3月9日、5月23日、9月5日、10月11日这四个日期。

今年连续四次“宕机”事件让OKex掌门人徐明星成了过街老鼠。直至被爆仓的维权者在其公司举起“敌敌畏”,徐明星也未能现身。

12月3日,筹备半年多的OKEx上线永续合约。永续合约好在没有交割日,永不到期,可以避免定点爆仓。模拟盘上线21秒,交易量即突破10000BTC,折合人民币约2亿7千万。

合约、海外、港股,一文看懂火币、OK、币安的2018和新布局

OKEx永续合约的推出,进一步丰富了市场的衍生产品,为有套期保值需求的用户提供风险对冲工具。投资者可以通过买入做多合约来获取数字货币价格上涨的收益,或通过卖出做空来获取数字货币收益。

谈及OKEx的交割合约和永续合约的定位时,OKEx金融市场总监Lennix表示,永续合约有了新的系统实践,如:标记价格、阶梯维持保证金率、动态杠杆、更稳定的系统架构等,OKEx将积极建设数字货币金融生态,提供更多的金融工具。

FCoin的2.0时代

8月14日,FCoin社区公投结束后,意味着以“交易即挖矿”为机制的FCoin1.0时代的终结,FCoin迎来了2.0时代。FCoin2.0不再是交易所,而是基于社区的交易技术服务商。

合约、海外、港股,一文看懂火币、OK、币安的2018和新布局

FCoin2.0以社区治理为目标,FCoin2.0社区化和平台化的体现是FOne,以后只有主板和FOne两个交易区。

“交易即挖矿”结束后,FCoin平台还完全下放了上币权,所有持有一定数量FT的机构及个人都可以在FOne上申请属于自己的上币专区,自己决定上线币种并得到一部分手续费收益。

此外,FCoin在公告中还透露了杠杆交易和理财账户的规划。当时,FCoin正陷在“挖矿规则朝令夕改”、“借‘币改’割韭菜”的泥潭中难以自拔。此后的3个月里,FCoin迎来了至暗时刻。并有不少人认为张健跑路了。

沉淀三个月后,张健又重回大众视野,带着他的新“作品”。

FCoin和日本的一个团队合作,于11月初推出FCoinJP平台,该平台是一个由FCoin提供技术支持、独立运营的日本项目。上线之初,FCoinJP“不忘初心”,在日本重启FCoin开创的“交易即挖矿”模式,并在原模式基础上进行迭代优化。这似乎也是FCoin全球布局的第一步。

合约、海外、港股,一文看懂火币、OK、币安的2018和新布局

如今,Fcoin再遭滑铁卢,在日本重蹈国内覆辙。

期货合约能否拯救交易所?

数字货币交易所,曾是币圈火热的推手和最大受益者。如今币价走低、投资者交易热情冷却、手续费下降收入减少、新项目减少导致“上币费”无处可收,交易所也终究成为币圈风险和舆论的承担者。

2018年是交易所的爆发之年。截至12月25日,Coinmarketcap的数据显示,目前全球交易所总计16041家,今年下半年交易所数量就增加了近5000家,但大多数的经营难谈成功。

寒冬之下,合约市场成了交易所的必争之地,也是市场中的避风港。期货合约能够多空交易是保持交易量的方法,永续合约更是投资者们更为信任的一个标的。

惨淡的市场中,依旧能保持较大交易量的交易所,很多都是期货合约的受益者。据非小号数据,BitMEX占据24小时成交量第一名宝座。BitMEX一方面专注于比特币的交易,另一方面因为它以比特币期货交易为主,并且提供了100倍杠杆的幅度。

合约、海外、港股,一文看懂火币、OK、币安的2018和新布局

同样,在前5名中,OKEX也主打期货合约交易,它是开设合约交易较早的平台。火币也没有放弃这样的机会。11月21日,火币发布公告称火币合约Beta版正式上线。而早在11月11日,火币就向部分用户定向邀请参与合约交易体验。市场对火币这个转变似乎产生了很大的兴趣。

交易所行业总体营收状况的最终改善,最终取决于数字资产交易市场的回暖,尊重市场和用户才是根本。

诸多往事,终究会被时间冲淡。但数字货币交易所的无限战争,还远未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