纵观世界信息科技发明史,电脑、电视、手机是美国人发明的,键盘、鼠标、触屏是美国人发明的,电子管、晶体管、芯片是美国人发明的,几乎所有的交互方式、用户界面、操作系统都是美国人发明的。

纵观同期中国信息科技发明史,激光照排是我们中国人发明的,它直接跨越日本光机式二代机和欧美阴极射线管式三代机阶段;触控2.0交互方式是我们中国人发明的,它直接跨越美国键控、鼠控、触控1.0三个人机交互阶段。

触控2.0交互方式是我国在信息科技领域里又一具有划时代意义的伟大发明,她打破了美国人对交互方式、用户界面、操作系统等关键核心技术的垄断, 她提供了一个跨越视窗操作系统和安卓操作系统、更加适合物联网终端遥控的中国方案。

我国政府和信息产业界一旦抓住这一重大机遇,开发出性价比和用户体验俱佳的各类物联网终端操作系统,那么,我国将引领物联网时代的全球信息化浪潮。

要实现我国科技的跨越,就必须从高起点开始,这是激光照排发明人王选和触控2.0交互方式发明人钟林的共识。

如果当年一味地模仿日本光机式二代机或者欧美阴极射线管式三代机的话,那么,就没有现在我国领先全球的激光照排。同样,如果现在一味地模仿美国视窗操作系统和安卓操作系统的话,那么,就没有未来我国领先全球的操作系统。

操作系统与交互方式密切相关。有什么样的交互方式,就会有什么样的操作系统。鼠控交互方式产生了垄断个人电脑的视窗操作系统,触控1.0交互方式产生了垄断智能手机的安卓操作系统,触控2.0交互方式将产生垄断物联网终端的新一代操作系统。

中国汉字工程院院长钟林研究发现,点击、长按和直线滑动是用户最易比划、机器最易识别的三大触摸手势,其中点击手势和长按手势构成了触控世界的太极阴阳鱼,八个方位的直线滑动手势构成了触控世界的八卦图。

钟林以中华文化的独特视野,向人们揭示了触控世界的秘密,这是人类对触控世界探索和认识的又一次升华,在人机交互领域里具有里程碑意义。

钟林重新定义了三大触摸手势之功能,进而发明了新的人机交互方式,他将这三大定义称之为触控三大定律。如同牛顿三大定律构建起了物理世界的科学理论体系一样,触控三大定律构建起了触控世界的科学理论体系。

钟林认为,既然点击手势和长按手势是一对阴阳手势,那么,它们表达的就是相反操作内容:点击即是进入,长按则是返回,这就是触控第一大定律。

用户手指长按触屏,则返回上级页面;返回上级页面后继续长按,则是返回主页面;返回主页面后继续长按,则是关机;关机后长按,则是开机。重新定义的长按手势,如此巧妙地取代了返回键、主页键和开关键。

       钟林定义八个方位的滑动手势分别点击八个方位的八个按钮,犹如用户站在一群按钮中间,他的手指滑向哪个按钮,即是点击哪个按钮。如此设计产生了用户手指点击按钮却不接触按钮的神奇效果。

在钟林眼里,如果撇开触屏的话,三大触摸手势都是用户手指在空中的滑动。点击即是滑动,滑动也是点击,这就是触控第二大定律。从绝对位置点击进化到相对位置点击,犹如从牛顿三大定律飞跃到爱因斯坦相对论。

       乔布斯天才地意识到了这个飞跃,但他仅局限于滑动手势解锁屏幕等少数应用,并没有扩展到八个方位滑动手势点击八个方位按钮、单击手势或者双击手势点击中央按钮,因而始终解决不好智能电视和智能手表的交互问题,导致苹果公司迟迟引领不了智能电视和可穿戴设备的世界潮流。

钟林将滑动手势与长按手势组合为滑按手势,并用滑按手势模拟遥控器上的按键操作:滑动后长按即是按住按键,长按后离开触屏则是松开按键,这就是触控第三大定律。

例如,用户手指在触屏上左右滑动后长按,可以精确地调节音量的增减,相当于长按遥控器的音量键;用户手指在触屏上上下滑动后长按,可以操作页面上下不停地滚动,相当于长按遥控器的滚屏键。

钟林之所以发现触控三大定律,在于他二十多年如一日地潜心研究汉字工程与人机交互。他认为,既然手势交互和语音交互被公认为两大主流人机交互方式,那么,如同研究语音交互要从研究语言入手一样,研究手势交互就要从研究文字入手,他因此成为了全球研究交互手势最透彻的人。

钟林将自己发明的、基于触控三大定律的交互方式定义为触控2.0,将目前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由乔布斯和苹果公司首推的交互方式定义为触控1.0。

触控2.0不仅是触控1.0的一次升级,而且是一次全新的突破,是对传统操控方式的一次革命,她带给用户轻松、高效、刺激的操控体验,代表着物联网智能终端操控的发展方向。

在钟林看来,乔布斯无非是用手指点击替换鼠标左键双击,用手指长按替换鼠标左右键单击,用手指滑动替换滚轮滚动,模拟的是鼠标器操作方式。

乔布斯的鼠标模拟思维,导致智能手机成功地替代了电脑,却导致不了智能手机成功地替代遥控器,因为触控1.0做不到遥控盲操作和单手操作。

物联网本质上是个遥控世界。在这个世界里,我们身上的、身边的几乎每样物品都要遥控。孙正义预言,到2020年,连接到每个人的设备数量将从现在的两个增加到一千个,这些新增设备大都需要遥控。

钟林发明的触控2.0不仅解决了遥控盲操作和单手操作难题,而且比按键遥控更高效,比语音遥控、体感遥控、脑波遥控、眼球遥控更可靠,并且符合用户长期养成的手指操作习惯。

       手指是最灵活、最灵敏的人体器官,智能终端交互方式的历次革命都与手指的应用密切相关,这次物联网终端的交互革命也不例外。

未来的物联网世界,仍然是触控主宰的天下。各种带有触屏的智能终端,都能作为遥控器使用;触控硬件不再局限于触屏或者触控板,各种可触摸、可导电、有感应的介质,都能充当遥控器界面。

未来的触摸遥控器,将微缩至一枚戒指、一粒纽扣、一个硬币,可以佩戴在手上、穿戴在身上、粘贴在物上,可以远离人们的视野,甚至可以在衣袋裤兜里操作。

这一切皆因从事触控2.0操作时,用户手指在触屏任何位置上比划点按滑手势的操作效果都一样,比划距离可以很短,活动范围可以缩小至指甲盖大小;用户仅凭直觉就能准确地比划点按滑手势,再也不用注视遥控器触屏,遥控器触屏可以什么也不显示。

触控2.0不仅将用户手指与操作对象分离开来,还将用户界面简化为一张张图片,可以显示在屏幕上,也可以张贴在终端上。触控2.0的用户界面不再是操作性界面,而只是提示性界面,操作系统从此走向小巧、稳定、高效。

如同微信通过智能手机和互联网将数亿人连接起来创造出巨大价值一样,触控2.0通过触摸遥控器和物联网将数亿人和数千亿个智能终端连接起来,同样会创造出巨大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