智能电视的第一次颠覆性革命已经发生在硬件领域,第二次颠覆性革命已经发生在内容领域,第三次颠覆性革命即将发生在交互领域。

硬件、内容、交互三者相加,构成了智能电视产业完整的生态系统;硬件、内容、交互三者相连,构成了智能电视产业稳定的三角支柱;硬件、内容、交互三者相乘,构成了智能电视产业基石的用户体量,因为用户喜爱的是硬件、内容和交互都很强大的智能电视。

在智能电视的生态系统、产业支柱、用户基石中,交互起着基础性、决定性作用。有什么样的交互方式,就会产生什么样的操作系统;有什么样的操作系统,就要求有什么样的芯片支持。

如果说硬件是船、内容是物的话,那么,交互就是水了。目前的情形是,船越造越大,运载性能越来越好,装载货物越来越多,可是水域却不够深、不够广,无法四通八达。

从黑白电视到彩色电视,从模拟电视到数字电视,从高清电视到智能电视,电视一直处在不断地升级换代中,唯一不变的就是六十多年一贯制的电视遥控器。

纵观遥控器发展史,实体按键遥控器经历了从简到繁、从繁到简的演变过程。从最初的几个键,逐渐扩展到几十个键,再缩简至十一键标准形态,即包括电源键、上下左右方向键、确定键、主页键、返回键、菜单键、音量加减键。

智能电视普遍采用的是卡片界面。卡片界面使得实体遥控器按键数量大幅减少,使得用户不看遥控器也能流畅使用。但是,遥控器按键数量不足是以明显降低遥控效率和用户体验作为代价的。

例如,由于智能电视遥控器未设置翻页键,在翻页操作时,用户需要多次按下方向键,将电视屏幕上的焦点移动到上下左右极端位置后继续移动,才能实现向前翻页或者向后翻页。

电脑、手机已经从鼠控、键控阶段发展到了触控阶段,可是,电视却依然停留在键控阶段。虽然出现了多屏互动和智能手机按键遥控,智能电视的主流交互方式仍然是用户使用实体按键遥控器。

手势交互和语音交互被公认为未来智能电视的两大主流交互方式。不过,一提起手势交互,人们想到的往往是隔空手势交互。其实,手势交互还包括随动手势交互和触摸手势交互。

隔空手势交互是利用摄像头、传感器、激光扫描仪等电脑视觉设备来捕捉用户手部(包括手臂、手掌、手指)在空中比划的手势动作,再将手势动作转换为对应的操作指令,进而实现对智能电视的遥控。

与隔空手势交互不同的是,随动手势交互是利用智能手表、智能手环、智能戒指中的传感器来感知用户的手势动作,触摸手势交互则是利用触摸介质(如触摸屏、触控板、智能表面)来检测用户的手势动作。

如果撇开各种硬件的话,无论是隔空手势交互,还是随动手势交互,或是触摸手势交互,它们都是用户手部在空中的移动。

三者的区别在于,隔空手势交互是手动而硬件不动,随动手势交互是手与硬件一起动,触摸手势交互只是手指动,隔空和随动手势交互则是整个手都要动。

隔空和随动手势交互,由于存在着用户动作幅度大、适用场景受限、操作不完全可靠、交互效率提升空间不足、硬件配置成本较高等致命弱点,注定它们始终无法成为智能电视的主流手势交互方式。

在某些特定场景,采用隔空和随动手势交互还是必要的,用户会有种身临其境的沉浸式感觉,如在玩网球游戏时模拟挥拍动作,在玩拳击游戏时模拟出拳动作。

智能电视主流手势交互方式非触摸手势交互莫属。因为手指是最灵活、最耐用的人体器官,智能终端交互方式的历次革命都与手指的应用密切相关,这次智能电视交互革命也不例外。

引发这次智能电视交互革命,既不是目前广泛应用于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触摸手势交互,也不是智能手机触屏与智能电视屏幕之间的多屏互动,而是中国汉字工程院院长钟林发明的第二代触控交互方式,简称为触控2.0

钟林将智能电视页面分为三类:第一类是视频导航页面,第二类是视频播放页面,第三类是视频搜索页面。

钟林是这样设计视频导航页面的:在视频导航页面内设置三个区域,第一个区域位于智能电视屏幕上部,布置有一级卡片群;第二个区域位于智能电视屏幕左下方,布置有二级卡片群;第三个区域位于智能电视屏幕右下方,布置有三级卡片群。

一级卡片群由横向排列的若干张一级视频分类卡片组成,二级卡片群由纵向排列的若干张二级视频分类卡片组成,三级卡片群由九宫格排列的九张视频内容卡片组成。

视频卡片包括视频分类卡片和视频内容卡片,视频分类卡片又包括一级视频分类卡片和二级视频分类卡片,前者是视频卡片的大分类,如电影、电视剧,后者是视频卡片的小分类,如华语电影、欧美电影。

下面以智能手机遥控智能电视为例,说明三级卡片群的具体操作方法。

用户手指在智能手机触屏上向左方滑按(即滑动后紧接着长按),则操作焦点在一级卡片群上向左方移动;向右方滑按,则操作焦点在一级卡片群上向右方移动。

用户手指在智能手机触屏上向上方滑按,则操作焦点在二级卡片群上向上方移动;向下方滑按,则操作焦点在二级卡片群上向下方移动。

用户手指在智能手机触屏上向左上方滑按,则操作三级卡片群依次向前翻页;向右下方滑按,则操作三级卡片群依次向后翻页。

用户手指在智能手机触屏上双击,则点击三级卡片群的中央卡片;向左上方滑动,则点击三级卡片群的左上方卡片;向上方滑动,则点击三级卡片群的上方卡片;向右上方滑动,则点击三级卡片群的右上方卡片……,以此类推。

上述卡片点击规则是这样的:要点击三级卡片群在哪个方位上的卡片,用户手指就在智能手机触屏上向哪个方位滑动;要点击三级卡片群的中央卡片,用户手指就在智能手机触屏上双击。

这一设计方案的伟大之处,就在于十分巧妙地将原本要分别布置在三个页面的三个卡片群合并布置在同一个页面内,既方便用户快速高效地浏览三群内的视频卡片,又允许用户独立地遥控操作三群内的视频卡片。

所谓快速高效地浏览视频卡片,是指用户不仅能够同时看到三群内的视频卡片,而且能够同时看到三群之间的视频卡片联动。

钟林将三群视频卡片联动规则概括为两句话:上动下必动,下动上不动。

所谓上动下必动,是指用户操作上级卡片群时,下级卡片群要跟随变动。例如,用户操作一级卡片群,二级卡片群和三级卡片群都要跟随变动;用户操作二级卡片群,三级卡片群要跟随变动。

所谓下动上不动,是指用户操作下级卡片群时,上级卡片群不发生变动。例如,用户操作二级卡片群,一级卡片群不发生变动;用户操作三级卡片群,一级卡片群和二级卡片群不发生变动。

通过视频卡片的上述联动效应,智能电视巧妙地在两维平面内向用户展示了三维空间关系的视频卡片,这是在智能手机界面上不曾发生的事情。

智能电视交互效率取决于两大因素:一是电视页面浏览效率,二是电视页面操作效率。因此,导航页面浏览高效率和操作高效率,决定了智能电视视频导航页面交互高效率。

要实现导航页面高效率浏览,就要建立起科学合理的视频卡片展示架构体系,让用户明白在屏幕什么位置上扫描视频卡片和如何快速扫描到目标视频卡片。

第一,视频分类卡片和视频内容卡片要分区域展示,它们之间要有明确的边界,无序展示、混杂展示都会降低浏览效率;

第二,视频分类卡片要分别设置一级视频分类卡片和二级视频分类卡片,只设置其中一类或者混合设置都会降低视频卡片的展示维度;

第三,视频分类卡片要横向排列或者纵向排列,视频内容卡片要按九宫格排列。分析实测结果表明,如此排列的视频卡片具有很高的浏览效率。

上述视频导航界面,很好地兼顾了视频分类导航和视频内容导航,二者之间既界限分明,又互联互动,操作逻辑非常清晰,为统一智能电视视频导航页面提供了一个标准化的解决方案。

所谓独立遥控操作视频卡片,是指用户利用不同的方位手势分别遥控操作不同的卡片群,或者利用不同的方位手势分别遥控操作同一卡片群内的各张卡片。

之所以使用方位手势小概念,而不使用触摸手势大概念,是因为触控2.0仅仅采用了点击(常常采用双击)、长按和直线滑动三大触摸手势,其中直线滑动手势与长按手势组合为滑按手势。用户比划三大触摸手势时,手指都会朝向某个方位滑动,故将三大触摸手势统称为方位手势。

遥控操作上述标准化的视频导航页面,用户只需利用双击、滑动、长按、滑按四种方位手势进行遥控操作。

用户利用双击手势和滑动手势遥控操作三级卡片群内的卡片点击,利用左右滑按手势遥控操作一级卡片群上的焦点滚动,利用上下滑按手势遥控操作二级卡片群上的焦点滚动,利用左上、右下滑按手势遥控操作三级卡片群的前后慢速翻页,利用左下、右上滑按手势遥控操作三级卡片群的前后快速翻页。

之所以分别设置快速翻页和慢速翻页,在于面对浩瀚的视频内容卡片,既要让用户在慢速翻页时,看清楚每张视频内容卡片,又要让用户在快速翻页时,看清楚每个三级卡片群的数字编码。

上述方位手势的功能分工非常明确,每个方位手势唯一对应着一个遥控功能,绝不重复,每个方位手势与其遥控功能之间具有一定的逻辑联系,便于用户记忆和掌握。

一级卡片群的视频卡片为横向排列,故用左右滑按手势进行遥控操作;二级卡片群的视频卡片为纵向排列,故用上下滑按手势进行遥控操作;三级卡片群向左翻页就是向前翻页,故用左上、左下滑按手势进行遥控操作;三级卡片群向右翻页就是向后翻页,故用右上、右下滑按手势进行遥控操作。

智能电视页面操作高效率是由方位手势的比划速度与比划步骤所决定的,即方位手势的比划速度越快,比划步骤越少,智能电视视频导航页面的操作效率就越高。

具体来说,智能电视视频导航页面操作高效率是由触控2.0交互的三大操作特点来保证的。

第一大操作特点是盲操作,即遥控操作智能电视时,用户视线始终停留在智能电视屏幕上,而不必注视遥控器触屏。

用户手指可在遥控器触屏任何位置上比划方位手势,因此少了确定手指在遥控器触屏上的具体位置这一环节;用户仅凭直觉就能控制好手指滑动方位,一旦发觉滑动方位有误,只要手指尚未停止滑动,还能实时纠正,因为手指滑动方位只取决于手指滑动的起点和终点。

第二大操作特点是微操作,即遥控操作智能电视时,用户手指只需在遥控器触屏上微微地动作。

用户手指可在遥控器触屏的同一点上双击、长按或者开始滑动。若是滑动的话,滑动距离可以很短,只要指明滑动方位即可。用户手指在遥控器触屏上的活动区域甚至可以微缩至指甲盖大小。

第三大操作特点是一次操作,即遥控操作智能电视时,无论操作哪个项目,用户只需在遥控器触屏上比划一次方位手势。

不仅点击卡片是一次操作完成,就是焦点滚动、连续翻页,也是一次操作完成,避免了用户多次操作才能看到结果,带给用户愉悦的快捷体验和神奇的遥控感觉。

例如,用户手指在遥控器触屏上向右方滑按,则遥控操作智能电视视频导航页面的上方焦点,按照预定的节奏依次向右方卡片移动,直到移动到最右端卡片或者用户手指离开遥控器触屏时,才会停止移动。

再如,用户手指在遥控器触屏上向左上方滑按,则遥控操作智能电视导航页面内的三级卡片群,按照预定的节奏依次向前翻页,直到翻到第一个卡片群或者用户手指离开遥控器触屏时,才会停止翻页。

视频播放页面包括点播视频播放页面和收看视频播放页面,二者的遥控操作方法大同小异。

遥控操作视频播放页面时,双击手势用于遥控操作视频播放与暂停播放,滑按手势用于遥控操作常见变量的调节,滑动手势用于遥控操作常用快捷功能的调用,长按手势用于遥控操作返回上级页面或者返回主页面。

双击手势充当了遥控器播放键和暂停键的双重角色。用户手指双击遥控器触屏,则遥控操作智能电视暂停播放视频;用户手指再次双击遥控器触屏,则遥控操作智能电视继续播放视频。

一对相反方位的滑按手势,用于调节智能电视某一变量的双向变化,八个滑按手势则用于调节智能电视四个变量的双向变化。其中,播放点播视频时,调节视频播放进度、音量、亮度和对比度;播放收看视频时,调节频道、音量、亮度和对比度。

例如,用户手指在遥控器触屏上向上方滑按,则遥控操作智能电视逐渐增大音量,相当于按住遥控器音量+键不放;用户手指在遥控器触屏上向下方滑按,则遥控操作智能电视逐渐减小音量,相当于按住遥控器音量-键不放;当音量调节到期望值时,用户手指离开遥控器触屏,相当于放开遥控器音量键。

八个滑动手势用于遥控操作智能电视的八个常用快捷功能。不同品牌、不同型号的智能电视,所设置的快捷功能大体相同,主要包括信号源选择、画面比例选择、画面缩放、视频节目列表、静音、睡眠与唤醒等内容。

目前的智能电视,快捷功能的操作方法五花八门,极不统一,用户不易发现,操作起来时常茫然。统一采用滑动手势操作后,即便用户不清楚如何快捷操作,也只需尝试滑动一遍即可明了。

在智能电视上还设置有提示信息栏目,便于用户及时获得遥控操作指引。提示信息包括变量调节与滑按手势之间的对应关系、快捷功能与滑动手势之间的对应关系。在播放视频时,用户手指在遥控器触屏上向下滑动,则遥控操作智能电视屏幕显示或者不显示提示信息。

在视频播放界面,用户手指在遥控器触屏上长按,则遥控操作智能电视停止播放视频并立即返回上级页面,相当于按下遥控器的停止键和返回键;连续长按则返回主页面,相当于按下遥控器的主页键。

当前,人工智能电视虽然异常火爆,却并未带来智能电视爆发式增长,电视总体销量增长乏力。人工智能电视陷入了既不叫好又不叫座的窘境。

人工智能主要应用于智能语音操控和视频内容推荐。

智能语音搜索代替了遥控器按键输入,虽然显著提升了智能电视操控体验,然而,用户看电视是一种漫无目的的行为,更多的是为了消遣和娱乐,什么好看看什么。所以,用户需求最多的不是视频搜索,而是视频浏览和视频推荐。

人工智能推荐的视频需要用户浏览,互联网海量视频资源需要用户浏览,智能电视迫切需要一种快速、准确、高效的视频浏览与抓取技术,否则,再强大的人工智能视频推荐和5G大带宽、低时延视频传输,仍然发挥不出颠覆性效用。

触控2.0交互方式应运而生,生逢其时地满足了智能电视这一用户最大需求。

她不仅仅是触控技术的又一次升级,而是一次具有革命性、颠覆性意义的技术突破;她解决了触屏无法盲操、遥控步骤繁琐、用户界面无序等制约智能电视发展的瓶颈问题,大幅提升智能电视交互效率,达到了智能手机水平,将智能电视从弱交互设备提升为强交互设备。

触控2.0交互方式的发明和应用,首先宣告了按键遥控器时代的终结,智能电视真正迎来了无键遥控时代。远场智能语音遥控虽然消灭了按键,却不能完全取代按键遥控器,很多场景仍然要使用按键遥控器。

触控2.0交互方式的发明和应用,其次宣告了独立形态的遥控器即将消失,不仅带触屏的智能手机、平板电脑、智能手表、智能戒指能够充当智能电视遥控器,人们周围的各种智能表面都能充当智能电视遥控器。

智能电视遥控方式是要进化的,比起语音操作逻辑和体感操作逻辑,触控2.0操作逻辑更简单、更可靠、更及时、更高效、更得用户欢心,她为智能电视提供了全球最好的遥控手段,不再让用户迷失在复杂的信息和繁琐的操作之中。

未来智能电视形态会发生重大变化,变得像纸张一样薄轻舒展,具有可弯曲、可卷折、可吊挂、可粘贴、可缩放、可携带、可移动等特性,触控功能完全隐藏在各种物体的智能表面,显示功能只有在需要时,才会激活并呈现在智能表面,围绕人们的智能电视无处不在。

未来智能电视遥控,以触控2.0操作为主、以智能语音操作为辅。在视频内容搜索方面,主要采用智能语音操作,在视频播放控制、视频内容浏览方面,主要采用触控2.0操作,在视频内容推荐方面,有赖于大数据技术、云计算技术和人工智能技术。

颠覆性革命很少发生在人们事先预测得到、并且一致看好的地方,往往发生在人们不注意、不看好、看不懂的地方。智能电视也一样,智能电视第三次颠覆性革命,是智能电视交互方式的颠覆性革命,它注定是要由触控2.0技术来引爆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