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来源:股海小鲨鱼

18年后,又是一条好汉。隋唐时期,好汉们经常在临死前这样高喊。新任证监会主席易会满上任伊始遭遇奇案,18年前,那个最会造假的男人瞿兆玉悄悄地回来了。前度瞿郎能否再上演偷天换日的好戏?

中国蓝田入主东方金钰

2月1日,东方金钰申请紧急停牌,并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1月31日接到公司控股股东兴龙实业通知,兴龙实业股东赵宁、王瑛琰拟将其合计持有的兴龙实业100%的股份转让给中国蓝田。

转让完成后,中国蓝田将间接持有东方金钰31.42%的股权,东方金钰实控人由赵宁变更为中国蓝田,控股股东不变。

资料显示,中国蓝田以建立智慧农业设施、搭建创新型“三农”平台、打造田园综合体样板体系等为新时期的主营业务,致力于带动全国新型农业发展和新农村建设,推进新型农业技术发展,培育新农村金融市场。

尽管是在2019年春节前夕“低调”公告,东方金钰还是在假期结束之前就收到上交所问询函,问询中收购方身份首当其冲。

根据公告,中国蓝田于1989年3月6日在北京市工商行政管理局注册成立,前身为“中国农业物资供销总公司”(1998年1月变更为现名),目前注册资本4亿元人民币,性质为全民所有制企业,投资人为农业部。公司注册地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农展馆南里11号(现农业农村部所在地),法定代表人为瞿兆玉。

对此,上交所要求东方金钰、赵宁以及中国蓝田明确说明中国蓝田的实际控制人和股东构成情况,并提供有效的工商登记证明文件,同时说明中国蓝田为“农业部主管的全民所有制企业”的具体含义,目前中国蓝田与农业农村部的关系,本次股权收购是否需要取得相关国资及主管部门批准,以及本次收购中中国蓝田的决策程序。

资料显示,中国蓝田还与中华全国供销总社(即上一任证监会主席刘士余新东家)共同间接持股了新农利合置业发展(北京)有限公司。

东方金钰的资本游戏

2003年,赵宁的父亲赵兴龙成立了云南兴龙实业,自此赵氏家族可谓开启了飞黄腾达之路。2004年,云南兴龙实业通过资产转换借壳上市并在2006年正式更名为东方金钰,正式成为中国翡翠第一股,资源的稀缺和炒作让赵兴龙、赵宁父子先后登上云南首富的宝座。

数据显示,2006年至2017年,东方金钰合计销售翡翠原石58块,销售金额5.86亿元,成本仅为1.95亿元,毛利率最高达到70%。

2007年,在胡润百富榜单中,赵兴龙家族以27亿身家登上云南首富宝座。2016年赵宁子承父业接手董事长职务,并在2017年以70亿元的财富成为新晋云南首富。

然而好景不长,赵宁的身份很快从首富变成了“老赖“。2018年12月,北京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公开的一份执行裁定书显示,云南兴龙实业有限公司、赵兴龙、王瑛琰、赵宁名下银行账户内无存款、无机动车登记信息,暂无财产可供执行。

上述案件申请执行人为上海国际信托有限公司,其向向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标的额6.71亿元,法院于2018年8月9日,轮候查封了被执行人兴龙实业所有位于中信银行北京京城大厦支行保管箱内的玉石,并于同年8月16日轮候冻结了兴龙实业持有的东方金钰股份有限公司的6.72亿股股票。

此外,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信息显示,东方金钰实控人赵宁共计被列为被执行人14次、失信被执行人1次。今年1月,赵宁又因东方金钰与长沙银行广东分行的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被作出限制消费决定。

东方金钰的老板赵宁靠赌石起家,他把赌石场的把戏给弄到A股上来了,从2011年开始,就一直想在A股圈一大笔钱,一直没搞成。赵老板后来遇到了徐翔,徐翔的一字断魂刀在A股市场令人闻风丧胆。徐翔撇着嘴一看,说,老赵啊,你这么一个人瞎搞哪成啊,你跟兄弟我联手,保证赚大钱。那会儿,市场上只要听闻徐翔买入的股票,就算徐翔没有买入,徐翔去公司转一圈儿,股价都飞上天。2015年,赵老板跟庄家徐翔联手,推出了一个定向增发的方案,没想到生意没做成,徐翔先进牢房了。

赌石最大的筹码就是勇气。赵老板运气有点差,徐翔进去了,股价跌成狗。赵老板为了让股价挺住,就鼓动员工说,兄弟们,你们买公司股票,只要持股超过12个月,赚了归你们,亏了我给你们兜底。员工们傻乎乎地大把买入后发现,股价不但没稳住,还在跌啊。谁在砸盘,一看居然是老板先跑路了。你说气人不气人?员工坚守,老板套现。资本市场哪有什么情怀啊,同一条食物链,只是处于末端的散户听惯了金字塔尖儿上的人讲故事,忘记了但凡记忆深刻的故事背后,都有一个悲惨的结局。

赵老板现在实在玩儿不下去,想把上市公司卖给一家叫中国蓝田的国企。东方金钰的信息里显示,中国蓝田总公司是农业部下属的一家中央级国有企业。交易所一听,耶?名字咋个这么耳熟呢?瞿兆玉要回来了?没错,18年前,53岁的瞿兆玉麾下的蓝田股份10年扩张10倍,扛起了中国农业第一股的大旗。那个时候的蓝田有多疯狂呢?遍地都是王八,随便一株莲花结出来的莲子那都价值不菲,莲花下面的一只野鸭都可以买一台彩电。瞿兆玉的瞿家湾简直就是人间天堂,金银满地。在冲击世界500强的路上,瞿兆玉被49岁的刘姝威用600字的一纸内参给干掉了。世界上哪里有神仙,蓝田里的王八都是瞿兆玉编造出来骗人的把戏。

蓝田当年的故事有多么精彩呢?一亩水面年产能达到3万,一亩产鱼3000到4000公斤,也就是说一平方米水面下有50到60公斤的鱼在游来游去。一只野鸭能换一台彩电,销量5亿的野藕汁只见广告不见产品。主营业务18亿,应收账款只有800万,瞿老板说是现金交易。简直就是开玩笑,实验室里也不可能一平方米养殖50多公斤鱼,一尾鱼一口氧气就死翘翘了。既然那么多现金,你倒是拿出现金啊,可是蓝田股份的资产都是从银行套取的贷款。到底有多假呢?1999年18.5亿的主营业务收入调整后只有2400多万,2000年18.4亿调整后只有不到4000万,2001年调整后只有5500多万。利润调整后压根儿就是亏的。

鬼故事都不敢像瞿老板那样讲吧?可瞿兆玉就那么干了,无中生有,乾坤大挪移,硬是给整出了一个中国农业第一股。瞿兆玉一干人马锒铛入狱。随后,农业股就被贴上了造假嫌疑的标签。事实证明,蓝田股份不是第一家,也不是最后一家,后面出现大量农业股造假的丑闻。到了2008年,瞿兆玉因为行贿农业部官员,再次被判刑。18年过去了,70多岁的瞿兆玉很不甘心,决定借壳东方金钰重出江湖。天底下最大的讽刺莫过于此,曾经被刘姝威干掉的造假者,18年后变成拯救者回来了,证监会会给他再编神话的机会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