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张洋

编辑 邢昀

车市“寒冬”之下,优信二手车交出上市后首份年报。

2018年,优信营收为33.15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69.9%。其中,2C业务收入暴涨180.3%,达到6.45亿元。经调整后净亏损为16.71亿元,与上年持平。

营收大涨,亏损持平,怎么看都是好消息,然而美股开盘后,优信盘中一度暴跌20%,领跌中概股。

毕竟华尔街的机构投资者可不是吃素的。

01

赚的钱八成花在营销上

二手车平台玩家众多,前有瓜子、人人车,后有大搜车、弹个车,优信想赚钱太难。

二手车最基本的业务,通过平台优势联系买家与卖家,达成交易后获得佣金,即优信在财报里所列的2C交易业务。2018年,优信2C交易收入是6.45亿元,交易量是49.48万辆,即每交易一辆二手车,优信获得的毛收入约为1300元。

那交易一辆车二手车平台的成本是多少?人人车一位员工曾告诉市界,二手车平台交易过程并不容易,需要评估师、定价师对卖家的车进行鉴定,还有每一单要配备一名销售跟单,带客户看车,办理过户手续等,二手车平台为此要养一大批人,基本是入不敷出的。

人人车2019年2月将员工变成“合伙人”,其中一个原因正是削减人力成本。

2018年,乘用车销量增长首次出现下滑,新车市场表现不佳,直接传导到二手车市场,根据乘联会统计,2018年二手车交易量增长率为11.46%,较上年下滑近10个百分点。

优信2C交易收入逆市暴涨180.3%,背后却是营销的刺激。2018年优信花在营销上的费用是26.87亿元,同比增长22%。2018年优信上市之前,代言人从王宝强换成国际巨星莱昂纳多。公司CEO戴琨曾说“如果没有瓜子二手车这样一个对手,优信的广告费用可能会少投一半”,不过优信要面对的不止瓜子一个对手,新对手不断携资本入局,二手车广告大战无法停歇。

近三年来,优信在营销上都是下血本。2018年营销费用占营收的81%,意味着优信赚来的钱,有八成花在市场营销上,反过来推动营收的上涨。更为夸张的是2017年,优信把所有的营收投在营销上不算,还贴钱进去打广告,营销占营收的比例跟满屏轰炸的拼多多齐平。

优信上市时,2C贷款业务一直是最赚钱的,占营收的半壁江山,近50万的交易量中有一半客户是通过平台提供的分期付款购买的二手车。2018年,优信2C贷款收入为17.74亿元,同比增长87.8%,但2017年这项的增长率是200%,相较之下2C贷款收入增速腰斩。

更糟糕的是,2018年优信的贷款拖欠率较2017年上升0.04%,拖欠率走高则不良贷款的风险变高。

02

亏损收窄“烟雾弹”

二手车平台亏钱是行业公开的秘密,优信也不例外。

前述人人车员工告诉市界,“二手车平台都在烧钱,每卖一辆至少亏千元,都想把竞争对手烧死”。

优信财报放出的好消息是亏损大幅收窄,2018年净亏损15.4亿元,较上年的27.5亿元大幅减少。

优信净亏损之所以大幅收窄,得益于衍生金融负债公允价值变动收益,2018年该收益为11.85亿元,基本约等于优信亏损减少的这部分。优信自己也在年报中称,2018年净亏损的收窄要归功于衍生金融负债公允价值变动收益。

然而这是一项非经常性损益,盈利还是亏损没有定数,2016年、2017年,这项指标分别亏损1.16亿元、8.85亿元。

去掉衍生负债公允价值变动损益的影响,单看优信的运营损失情况,其运营损失呈现逐年增长的趋势,即优信的经营其实是越亏越多的,且以每年40%以上的速度在增长。

这样的业绩表现,令优信上市3天便破发,股价长期徘徊在5美元以下。

目前优信面临着一年期债转股兑现承诺的压力,如果其股价不能在2019年6月末达到9.72-9.855美元(按赎回价格计算),优信上市的1.75亿美元债转股,将变成马上要偿还的债务。

2018年12月,优信与淘宝达成合作,曾短暂拉升股价,但随后又跌回以前。

持续亏损的情况下,优信资金流亦出现短缺。2018年年报显示,其账面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只剩8亿元。

优信还得抽身应对美国部分投资者的集体诉讼,目前美国知名律所正在集结投资者,对优信提起集体诉讼,起诉其涉嫌“对市场传播虚假及误导性信息”。因为优信计划取消车辆检测等用户服务,转而交由线下二手车商完成,可能严重影响了2B业务及收益模型,造成投资人损失。

截至收盘,优信下跌17.61%,报收3.79美元。面对优信看似不错的财报,华尔街的投资者们做出了自己判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