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丽去世的第十九天,她的家人和公众终于等来了如新的第一个处理结果——经公司内部调查,涉事经销商因违反公司相关规定,已对其解除合同,终止合作。

事件肇始于3月2日,身为如新销售人员的林丽因肺部严重感染抢救无效死亡。她的家人坚信:林丽病不至死。但林丽生病后,相信了“如新导师”的指引,靠喝如新果汁“排毒”而拒绝就医不幸离世。

继权健、华林、无限极之后,如新成为了第四家“出事”的直销企业。媒体道后引发广泛关注,如新(中国)的回应承认:确有经销商存在不当指引或夸大宣传的行为,公司绝不推卸责任。

但林丽的丈夫苏伟对这一调查结果表示不满。“涉事经销商到底是谁?违发了相关什么规定?和如新的关系是什么?这些在声明中都没有说清楚。”

实际上,就在如新发布该声明的当天,林丽的亲属和如新方面的代表人在北京见面,苏伟因身体未能参加,所以最终双方的沟通没有结果。不过苏伟的代理律师张晓玲代表家属和如新沟通了几点意见,首先对如新公司推诿的态度表示不满;就如新虚假宣传一事,请如新务必给受害人家属一个调查结果;受害人家属将向公安机关报案,追究如新的刑事责任,并向有关部门举报其虚假宣传;受害人家属或将赴美起诉如新。

最新消息是,涉事的g3果汁在如新的官网上已悄悄下架。南京方面传来消息,南京如新体验馆的g3果汁也已经全部下架,并被市场监管部门查封送检,等候处理。

01

今年3月2日,林丽因为肺部严重感染抢救无效死亡。

林丽是一位年仅34岁的妈妈。由于孩子还小,至今还不知道妈妈已离开人世的小家伙一直追问爸爸:“妈妈跑哪儿去玩了?怎么还不回来?”

在这之前,林丽感冒数天,高烧数天,但却始终没有去医院看病,也没有吃任何药物,而是喝着果汁,吃着产品,任由发烧,在林丽的心里,这是在排毒。

林丽喝的果汁、吃的产品都属于一家全球知名的直销企业——如新,而林丽自己,也是如新的业务员。苏伟坚称,林丽去世的主要原因是因为她听信了导师“发烧就是排毒”的说法,从而耽误了治疗。

林丽之所以对如新的“导师”们的话深信不疑,是缘自很早之前“导师”们的配方。在林丽加入到如新之后不久,林丽自己发了低烧,“导师们”用如新的产品给林丽配了一个“药方”。

在林丽服用了“药方”后不久便退了烧,之后林丽对如新产品的功效便深信不疑。

3月1日去医院之后,林丽做完检查完就被送进了ICU,下了病危通知书,不到10个小时,人就没了,“死亡原因是肺部严重感染引发的器官衰竭。”

苏伟一直不能接受妻子林丽的离世,他成宿、成宿的失眠,“最多睡一个小时”。他想不通,这一年多以来,林丽每次感冒,每次发烧,她不去医院,不吃药,只是喝果汁,吃产品,然后睡觉,用这种方式来扛过感冒,怎么这一次就没抗过去呢?

苏伟一直以为妻子的这次感冒也和之前一样,几天就会好了。 

02

林丽去世后,苏伟第一次回家,就在卧室的床头发现一袋已经使用过的卫生纸,上面全是血。而在卧室的墙边摆放这一箱如新的g3果汁,就连床头柜上也摆满了这种果汁。

林丽生病的这几天,苏伟在外出差,他估计妻子一直没吃饭,就喝果汁排毒了。

“和持续的高烧不退,又耽误了治疗是有关系的。”苏伟再一次强调了“耽误治疗”。

g3果汁,背景为林丽遗像

g3果汁的全名为g3活能饮品,彼时在其官网上的售价为690元一箱,里面含10袋120毫升的果汁,平均下来69元一小袋。

官网介绍,g3活能饮品的主要成份是长在东南亚地区、被当地居民赞誉为“天堂之果”的“木鳖果”,混合杞、刺梨和沙棘制成,该介绍中还表示“本品为日常膳食补充”。

但在林丽的口中,g3果汁简直无所不能,发烧喝g3果汁,感冒喝g3果汁,无论身体有任何的问题,喝g3果汁就能解决,“我妹经常和我说,感冒发烧不要去医院,喝果汁,睡觉排毒就行,去医院是在害人。”林丽的姐姐说。

一入“如新”深似海,从此亲人是路人。林父一直对于林丽做如新持不赞同的态度,她的家人甚至认为林丽已“着魔”。因此她和父亲置了气。

直到去世,这一年多来,都没再和父亲说过一句话,甚至过年的时候连个拜年的短信都没发。

林妈最后一次和林丽联系是过年前,因为过年,林丽要和苏伟带着孩子去婆婆家。林妈问女儿,“什么时候回家?”林丽和妈妈说,今年去丈夫家过年,明年就可以回自己家过年了。

这两年,林丽都没回家过年,家里从上到下都特别想她。姐姐也问过林丽什么时候回家过年,林丽给她的回答也是“明年”。

但是明年,林丽再也不能回家过年了。

03

这一切要从2015年说起。那年,林丽生了孩子一直在家休养。到了2016年的时,林丽认识了一名“如新导师”。

谁也不会想到,这是一场悲剧的开始。

一开始,林丽买些产品自用,但慢慢的,林丽开始觉得这是个事业。她曾和朋友小M说,老师觉得北京市场没有做起来,希望她可以好好做。但其实,林丽家境殷实,导师或许只是看上了她的消费能力。

实际上,让林丽陷入“如新”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原因,那就是如新一直宣传的“善”。“我是有爱的,我是在帮助你。”这在林丽这里表现得特别明显,每一次她约朋友聊如新的时候,都会和对方说,“我希望能帮助你过上更好的生活。”真诚到让人不忍拒绝。

周围的朋友在林丽的影响下,也开始尝试这接触如新。“她一直说,生病不要去医院,喝果汁,吃产品就可以。”朋友小W说,她的朋友圈特别积极向上,几乎没有负面情绪的东西,所有的朋友都一直认为林丽身体健康,工作顺利。

2018年,苏伟发现妻子有些变了,不仅对孩子不管不问,每天回家的时间也越来越晚,“她说要开会,要见客户,还要培训。”接着就是大量的开始往家拿如新的产品,“她说,自己都不会用,怎么和客户去说。”

最离谱的是,林丽已经开始把如新当“饭”吃了,每天早上就是16粒胶囊,一大一小两包固体饮料。不仅如此,只要睁眼,林丽就开始大声放如新的培训录音,就连开着车,也要听一些和养生有关的内容,“了解有些知识,才能和客户更好的沟通。” 

为此,苏伟和妻子谈过好几次,但每一次都不欢而散。在林丽的认知里,如新老师无所不能。苏伟对此感触颇深,“孩子生病都拦着不让去医院,为这个事情,我、我父母、岳母都和她生过气,但她还是一意孤行。”苏伟说,就是以爱孩子的名义不让去,说去医院就是害孩子。

最让苏伟接受不了的是2017年4月后,林丽就不让孩子去打疫苗了,“她说她的老师说,疫苗有毒,会毒害孩子的身体。” 当年年底,苏伟和林丽之间爆发了一场有史以来最大的冲突,导火索依然是如新,“我当时都找了律师,问了离婚的有关事宜。”苏伟说,当时是真的想离婚。后来,考虑到才3岁的孩子太可怜,苏伟打消了离婚的念头。

04

苏伟判断,2月26日应该是此次林丽发烧的第一天。因为她曾在和朋友的聊天提到,“去唐山的时候着凉了”。

当天晚上8时50分,林丽又发了一条朋友圈,“终于回到家了,抗了一天的发烧终于可以解决了,每次都是你帮忙,睡觉,明天复活”。这一次的配图是如新g3果汁。

林丽的朋友圈截图

事实上,这并不是林丽第一次在朋友圈说到自己发烧的事情。

小M说自己之前曾和林丽说过:“你这一年多,发烧的次数有些多,你去医院看看吧。”但林丽依然告诉她,发烧是在排毒,她已经感觉自己身上的毒素少多了。

这一次,小M知道林丽发烧的消息时,已经是2月28日,两人最后的对话显示,林丽告诉小M,这次发烧比较严重,高烧三天,她说自己在家睡了两三天了。并称,“又水泻,看来这次是要大排毒”。

小M劝林丽别总想着排毒,赶紧去医院。林丽回答她,“以前多喝水大量吃产品就好了,这次烧不退,我狂睡了两天两夜”。

得知林丽去世的消息后,林丽的朋友第一时间就将这个消息发在了林丽为了维护客户所建的微信群里。“群里也有自称如新导师的宋子泳。”朋友小Y说,当时,义愤填膺的朋友们纷纷指责如新“害死”了林丽,但意外的是,所有的如新导师没有一个人站出来说句话,哪怕是两个字,“节哀”。

后来小Y他们才发现,“导师们”纷纷退群,甚至拉黑了他们。

事实上,在做如新时,林丽每天都很亢奋,但实际上没有挣到任何钱,两年多的时间,倒是赔了二三十万元。

苏伟说,宋老师要求林丽发展下线,但实际上林丽并没有发展什么下线。“根据如新的制度,每月完成不到规定的业绩就要被降级,所以她(林丽)只能自掏腰包买产品,卖不出去就自己吃。这些年来,卖出去的货没多少,大部分都是她自己吃了,不但如此,她还要求亲朋好友一起吃,甚至给孩子吃。”

在林丽生病期间,更是变本加厉,大量服用这类产品,林丽坚信病没好只是吃的产品的量不够。

05

媒体报道细节显示:在荔枝微课一堂名为“健康单详解”的课程中,讲课的宋老师请上台了数位“老师”,让他们分享自己使用如新的产品为家人治病的过程,并一再强调,这些病都是用如新的产品治好的。

分享课的一开始,宋老师就用颇为煽动的语气问大家,“慢性病在医院好不了,但这边告诉你能好,那边告诉你好不了,你为什么不试试?”

“癌症是什么?” “癌症是不治之症,医院治不好。这边能治好,为什么不试试?”在这堂分享课中,宋老师特别提到了发烧。在她的教导中,发烧是好事。

发烧是好事,“因为发烧是人体免疫力清除有害物体的信号,当高温时细菌无法复制,并丧失繁殖能力时,是人体杀灭病毒最佳时机。发烧还可以清除骨骼中的毒素,加快代谢,将毒素转为能量”。宋老师说,传统医生会用抗生素治疗,长期使用抗生素会有很多副作用,使人体免疫力下降,没有抵抗能力。面对发烧,需要大量补充水分、果汁,维生素矿物质等,而如新的产品恰好能满足这些要求。

按照宋老师所讲的逻辑,去医院治疗发烧,会引发严重的后果,那么正确的方式是吃如新的产品,要翻倍、翻倍、翻倍的吃,“越翻倍好的越快,因为原材料供应的足,支持人体完成发烧过程”。

媒体披露的讲课细节还显示:一位“老师”的丈夫是名15年肝病的患者。转氨酶最高的时候数值为587,服用如新产品3个月,这项指标就变成了40,“这是正常指标,其他的各种指标也正常了”。该老师称,当时只有小三阳还没有转阴,于是她将给丈夫吃的如新量减了下来,后来她咨询宋老师,宋老师告诉她,别减量,小三阳很快就能好,就能转阴。

这名老师还分享了丈夫发烧的时候她的做法,“除了给他喝水,就是让他喝g3,一次4袋,然后就是吃茶沛(胶囊),翻倍吃,比平时多到3-4倍”。分享的最后,该老师称,太感恩宋老师了,三个月,觉得自己成为了医生,“我会非常努力,去帮助更多的人去获得健康”。

另一名老师则讲述自己孩子得手足口后,没去医院,就吃如新吃好的事情。“发现孩子得病的时候,我也慌了,当时我老公就说让送医院,但我很快就镇定下来,我拦住他,不能送,你相信我一回,吃如新就可以,我老公思考了几分钟,决定相信我一次。”得到丈夫首肯后,这名老师就开始给自己7岁的孩子配产品,“g3不能少,还有茶沛、林芝、鱼油、花粉等5种胶囊。”

最初,她所配的比例是一天三次,5种胶囊各两粒。咨询后宋老师之后,宋老师让她将所有的胶囊量加倍,“每种每次4粒”。并告诉她,想好的快就加倍吃。

这意味着,7岁的孩子,每天至少要吃掉60粒胶囊,不过显然这位妈妈并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我觉得孩子还挺懂事的,吃药业不费劲。”

在宋老师的分享中,她讲到为什么人会疲劳,“当人体改善肝脏时,人就觉得爱犯困,甚至走路都想睡。”按照她的说法,很多病,药治不好的原因是人体内有些地方无法穿透,“g3可以,哪怕含在嘴里都会吸收。”

在这堂分享课上,不乏有厨子成为医生、主妇成为医生的论调,他们的观点是“用知识捍卫你的生活”。

苏伟展示家中的如新产品照片

时至今日,苏伟家中还有诸多妻子留下的如新产品。“之前妻子在世的时候,并没有在意这些东西,但现在整理起来才发现,家里存在的如新产品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多得多。”苏伟说。

06

公开资料显示,如新集团创立于美国,经营个人护理品和营养保健品,是美国五大直销商之一,2003年进入中国市场,2006年获得直销牌照。

如新的最新年报显示,2018年如新全球营业额达26.8亿美元,同比增长18%;大中华地区的营业额达到10.7亿美元,其中中国大陆地区占到8.87亿美元,同比分别增长21%和24%,并分别占集团全球营业额的40%和33%,且连续3年持续上升。

媒体报道后即今天21日,一篇《如新:保护消费者权益,就是保护企业自身发展》的宣传文章出现在众网媒。

文章中,如新大中华资深副总裁暨北京代表处首席代表李潮东表示,消费者不仅是我们至上的服务对象,而且是我们的衣食父母。没有消费者的消费需求,企业也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与存在的土壤。任何损害消费者利益的行为都是自毁长城,损人不利己的行为。

这是一段让人感动的表述。文章中,李潮东还提到,如新一直坚持消费者至上的理念,始终秉承保护消费者合法权益就是促进企业发展的经营理念,诚信守法的规范化经营。

然而,自称“诚信守法的规范化经营”的如新却多次陷入传销的质疑。

一位经销商这样介绍如新的经营模式:采用“经销商分级制度”,将经销商分为五级,最高级别“TE级”的年收入可超过百万美元,而最低级的“SM级”年收入中位数为14万元左右。

一名顾客自己的消费额加上推荐其他朋友来购买如新产品的销售额超过5000元时,他即成为如新的“见习经销商”,并能从自己促成的每笔交易中获得10%的返现;当销售额超过3万元时,即成为如新的“正式经销商”,级别为最低级的“SM级”,返现变为每笔20%;当你“发展”的朋友也达到正式经销商级别时,你的朋友成为你的“合作伙伴”,当你的合作伙伴数量及销售额逐渐增多、满足一定要求后,你的经销商级别也会越来越高。

对于所谓的“导师”坚持给参与者们洗脑,灌输“包治百病”理念的做法,一名曾经是某直销企业代理的行业人士表示:“其实道理很简单,如果这就是一款普通的营养果汁,那么在参与者眼中,产品并不是特殊物品。但如果对受众加以不断的洗脑,给参与者灌输‘这是让你百毒不侵的产品’的思想,让被神化的直销产品变成了比一日三餐还重要的刚性消费品,这样就直接刺激到了产品的需求量,那么公司和销售员的业绩也就升高了。虚假宣传不可怕,可怕的是用虚假宣传的理念给受众洗脑,让其深陷其中,不能自拔。”

往前追溯到2013年1月,《人民日报》连续发表多篇报道,曝如新公司涉嫌违法违规经营。报道称,如新“宣传虚假信息、组织聚会‘洗脑’”、“入行需先买500元产品,发展‘下线’可一直晋升至‘寰宇领袖’”。

上述报道发出后,国家工商总局对此进行调查后发现,如新在经营活动中存在超产品范围从事直销、夸大产品功效宣传等违法违规行为,其个别销售人员存在擅自直销、欺骗及误导宣传等违法违规行为。

此次,如新被上海市工商局和北京市工商局共没收违法销售收入448.2万元,处以罚款38万元。

07

在当时的网站声明中,如新集团也和这次的“果汁事件”一样,把责任推给了一线销售人员。如何规范直销企业行为、杜绝虚假宣传,五年过去,问题仍然亟待解决。

《人民日报》调查显示,如新自从1984年创建于美国犹他州后,对于其经营模式的质疑和调查就没有间断过。据了解,在美国,运用金字塔式的多层发展经销员模式是违法的,美国各地司法机关不断对如新公司提出指控。1991年,美国有6个州的司法机关对如新公司展开调查,内容包括其对产品进行虚假宣传、夸大销售利润以及多层发展经销员。1992年初,如新公司赔钱平息了5个州的指控,包括向经销人员退还90%货款、改正宣传方式等。

但康涅狄格州总检察长不愿意就此了结,他对如新公司误导经销人员、进行违法传销的做法提起公诉。这位总检察长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以金字塔层级形式吸收会员,将盈利主要建立在收取会费、抽成,而不是销售产品上的经营手法,就是违法传销。”

1997年,宾夕法尼亚州总检察长指控如新公司通过一家名为QIQ的分支机构开展传销。最后,如新公司不得不关闭了QIQ,但将会员转到了另一家名为分支公司,业务实际上如出一辙。这家公司的人员结构是传销机构中典型的金字塔形,从上到下依次为钻石、祖母绿、红宝石、青金石、黄金及普通会员共6级。

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也一直对如新公司以传销手段进行销售展开调查。1994年经FTC调查,如新公司夸大产品功效和经销商利润,如新公司宣传资料说,销售人员年收入“超过6万美元”,很多人可以获得超过16万美元的年收入。但实际上,70%的销售人员只获得300美元年收益。最后,如新公司承诺如实宣传销售人员实际收入,并支付了123万美元罚款。1997年,FTC指控如新公司对其减肥、促进肌肉生长等产品进行不实宣传,如新再次向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交付150万美元罚款。(完)

注:文中苏伟与林丽为化名

参考资料:

北青报:从“百万美金名人梦”到意外离世:林丽在如新的那些日子

北青报:“神奇”的如新果汁与一位女子之死

中国经营报:“千万不要去医院”背后:如新在灌输什么?

AI财经社:权健之后又一直销命案,经销商称150年不破产

版权信息

来源:《直面》综合;向引述媒体致敬

直面传媒首席法律顾问:

北京市京师律师事务所张新年律师团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