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市界 李然

编辑|老猫

一边是在摄像机前哭诉没有钱吃饭,只能捡菜叶吃的可怜老人,另一边是戴着珍珠项链,豪摆寿宴的阔老太。香港著名歌手梅艳芳去世已近16年,她的母亲覃美金却因遗产问题一直活跃在公众的视野里。

为争夺遗产在梅艳芳去世后打官司10余年,曾两度破产;后靠梅艳芳粉丝救济的梅母,在前几日大办95岁寿宴,带着珍珠项链,与好友一起跳舞,完全看不出95岁高龄的样子,收到的礼物包括金寿桃、金观音等贵重礼品,而此次寿宴的资金来源是梅艳芳的遗产基金。

为防家人滥用遗产成立信托基金

2003年,年仅40岁的梅艳芳因患子宫颈癌不幸逝世,其遗产包括多处房产和现金,总价值过亿,她为防止母兄滥用遗产成立了信托基金。在她去世后,梅母和梅兄因对遗产分配不满,十余年间多次向法院提起诉讼。

梅艳芳的遗产分为四部分,其中梅艳芳母亲覃美金每月获7万元生活费,委托信托公司进行管理并按月发放;同时拿出170万元给4名外甥侄女做读书基金,资助其读书直至大学毕业;好友刘培基获赠两幢物业;余下财产在梅艳芳妈妈百年后捐给佛学会。

梅艳芳曾在生前表示,不愿意自己的遗产落入母亲之外的梅家人手中,即使与母亲关系不好,仍希望供养她终老。曾有传闻梅母有赌博的恶习,梅艳芳担心其将遗产挥霍一空,因此按月拨给其生活费。

信托设计存漏洞 梅母多次诉讼留机会

梅艳芳得知自己患病后,考虑到母亲擅挥霍,姐姐和兄弟也没有理财的能力,在医院治疗期间,完成了遗嘱与信托基金的设立,以家人为受益人设立了一个家族信托。当时为其提供信托受托人的是汇丰国际信托,提供会计服务的是香港罗兵咸永道会计师事务所,即普华永道在香港的成员会计师事务所。

梅艳芳在医院治疗期间设置了信托,时间上的紧迫让信托设计中留下了一些漏洞。该信托置入的财产包括现金、股票和房产,过户等手续的办理均需要时间。当时,梅艳芳与信托公司约定在圣诞节后将财产置入信托,但由于时间太短,未能在梅艳芳生前将遗产置入,最终财产仅能通过遗嘱的方式置入家族信托。

无法在生前将遗产置入信托导致家族信托更容易被挑战,由于遗嘱安排的执行必须等到立遗嘱人去世后才开始,因此也更容易发生纠纷。财产在当事人去世后置入信托,使受益人能够得知遗嘱内容,梅艳芳在生前设计的信托保密机制因此失效,信托安排也更容易受到挑战。同时,信托设计中制衡机制和调整机制的缺失,让诉讼成为了梅母制衡受托人的手段,也为梅母的数次诉讼提供了机会。

对遗产分割不满 梅母与梅兄多次提起诉讼

梅母与长子梅启明对遗产分配十分不满,多次向法院提起法律诉讼,曾申请把生活费提高至20万元港币,甚至要求法院判决将梅艳芳的全部财产判给梅母,直至2011年,梅母上诉至香港终审法院,被法院驳回。

2005年,关于梅艳芳遗产的分配问题曾开庭审理,梅母指出梅艳芳在签订遗嘱时正在医院就医,当时精神状况不佳,对其签署的遗嘱及信托基金是否有效提出质疑。最终梅母被判败诉,香港最高法院认为梅艳芳2003年12月订立的遗嘱完全有效,

在质疑遗嘱无效失败后,梅母和梅兄开始在其他问题上寻找线索。

2006年4月,梅母在出席活动时曾哭诉梅艳芳死因可疑,并表示:“艳芳生前拥有七间公司,都被瞒骗转移了,艳芳离世第二天就有人入屋搜掠贵重物品,挑拨离间家人,冤情震天!”

梅艳芳的生前好友刘培基,也因分到了梅艳芳的部分遗产与梅母、梅兄关系决裂。梅艳芳长兄梅启明曾在2017年向刘培基、梅艳芳的遗嘱见证人还有司机兼助手发出私人传票,指称三人偷取了梅艳芳数百万元遗物。香港律政司介入后,表示控诉无实质依据,故无定罪的根基。

常对媒体哭诉 曾受粉丝接济

2013年,曾有台湾媒体报道,梅母与梅兄为拿走梅艳芳全部遗产,抗争十余年,因贪致贫。2012年4月,梅艳芳的遗产基金因长期无人管理,被遗产执行人以遗产流动资金资不抵债为由,有十个月的时间停止向梅母发放生活费。

期间梅母曾在法庭上叫喊没饭吃,长子梅启明是见钱眼开之人,一度弃母失踪。

梅母“断粮”期间,梅艳芳很多粉丝接济出手援助,会塞钱给梅母生活使用,有空还会带她去喝茶、吃海鲜。粉丝表示,“我们眼见梅妈每月要给不少医药费,还要养不孝儿子,看在阿梅份上,所以继续接济她。”

两度申请20余万遗产资金筹办寿宴

2018年11月,梅母首次向信托基金申请,在遗产基金中提取20万港元作为寿宴的筹办金,不过当时的理由为:要申请补办4年前的91岁寿宴,最后法院以申请理由不符合流程为由拒绝了她,梅母因此非常气愤,在媒体面前公开表态法官有意刁难她。

时隔三个月,她再次向香港高等法院申请,以办95岁寿宴为理由,并且将申请资金提升到了25万,在梅母律师的申诉中,梅母年事已高,这次的寿宴会有很多亲朋好友从海外回来为她祝寿,预计会摆20桌以上,按照市价9000元一桌的寿宴,至少要25万才够。法官认为这个理由还算合情合理,最终批复同意。

2003年,梅艳芳在得知自己患宫颈癌晚期情况下,在香港红磡体育馆连开8场演唱会,在最后一场演唱会结束后,梅艳芳披上刘培基设计的米白色婚纱,在演唱《夕阳之歌》后与观众告别。

歌中写到“伴我走过患难,奔波中心灰意淡,路上纷扰波折再一弯,一天想到归去但已晚”。

想探索更多好玩资本故事,也可关注市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