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施罗德投资

重点

由于中美贸易冲突的忧虑缓解及主要央行采取更加宽松的立场,第一季度股市取得升幅,从2018年底的疲弱中回升。政府及企业债券上升。

美国股市上升,主要由于美联储的言论愈加转向温和、中美贸易谈判取得明显进展及政府结束关闭状态。

受惠于央行停止收紧货币政策,欧元区股市也出现较大回升。然而,经济增长忧虑贯穿第一季度。

季内,尽管英国脱欧相关不明朗因素持续,英国股市仍表现良好,与全球股市一致。

日本股市上升,但与其他发达市场相比,升幅较低。

第一季度新兴市场股市强劲上升,由中国引领升幅。市场对中美贸易协议感到乐观,而中国政府持续支持国内经济增长也带来利好。

债券市场方面,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于第一季度下跌,创2017年底以来的最低水平。3个月国库票据收益率于3月份上升超过10年期债券收益率,显示投资者对经济增长的忧虑加剧。

美国

美国股市从2018年底的疲弱中回升,于第一季度取得强劲升幅。由于美联储确认其将调整加息计划以弥补恶化中的经济动力,加上美国政府停摆结束,1月份股市表现尤为强劲。实际上,由于多项指标反映经济增长放缓,季内美联储进一步确认其温和立场。第四季度国内生产总值(按季,年化)数据由最初的2.6%下调至2.2%。与此同时,持续已久的中美贸易冲突也似乎有望达成和解。

由于投资者对美联储的宽松立场及其对经济增长的整体影响维持谨慎,美国股市的升势于3月底逐步放缓。美联储于季末下调美国经济增长及通胀预测,并降低加息预期。“点阵图”目前显示,今年将不会加息及2020年仅加息一次。调整增长前景导致国债收益曲线出现倒挂 — 以往经验显示此信号通常与衰退前的环境有关。

尽管季末市场情绪降温,季内股市普遍上升。自去年第四季度重创后,信息技术版块今季表现令人鼓舞。由于监管方面潜在不明朗因素,医疗保健行业只取得轻微升幅,而美联储关于利率走势的言论也抑制金融行业的升幅。

欧元区

欧元区股市从2018年底疲弱的水平回升,今季表现强劲。央行停止收紧货币政策为股市带来支持。美联储表示今年可能不会进一步加息,欧洲央行之前表示今年夏季末前利率将维持不变,而现已更新为于年底前将至少维持目前水平。由于美国暂停原定对中国商品加征关税的计划,市场也对全球贸易感到乐观。

各股市板块的表现参差。一些相对与经济表现较密切的板块,如工业及信息技术,表现良好,而避险型的必需消费品及房地产行业也表现领先。银行最初受惠于欧洲央行推出新计划支持放贷的消息,然而,3月份公布的详情令部分市场人士感到失望,而持续低息或会继续压低净利差。  

经济增长忧虑贯穿整个季度。于2018年最后三个月,欧元区经济仅增长0.2%。德国没有取得增长,而意大利也出现衰退。前瞻性数据持续显示增长疲弱,特别是制造业。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 初值由2月份的终值49.3跌至3月份的47.6(数据低于50意味着经济收缩)。

英国

期内,英国股市上升,与全球股市表现一致,几乎所有板块均从2018年第四季度极为疲弱的水平中回升。由于全球经济前景的不明朗因素加剧,被视为具有卓越及防守性盈利增长的股票表现领先。这反映在表现相对强劲的英国科技行业(但较轻微)及包括大型烟草及饮品集团等消费品公司。

由于英国脱欧延迟至2019年3月之后,许多估值较低、以国内业务为主的板块表现强劲回升。此动态令英国可避免无序脱欧的预期升温。英国就业增长维持稳健。由于英国劳工市场与经济的普遍跌势相逆,名义工资持续上升,而由于通胀低迷,实际工资仍维持正增长。

2018年第四季度,由于英国脱欧的不明朗因素对商业投资造成拖累,英国经济放缓。英国国家统计局公布,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由2018年第三季度的0.7%放缓至第四季度的0.2%,并确认2018年经济增长为1.4%,为多年来的最低水平。展望未来,经合组织预测,2019年英国经济增长将放缓至0.8%(假设英国有序脱欧),而英国央行将2019年国内生产总值增长预测由1.7%下调至1.2%。

日本

继2018年底大幅下跌后,全球股市于第一季度收复部分失地。然而,日本股市上升7.7%,升幅低于其他发达市场,而逐步上升趋势被一些个股的单日暴跌所打断。日圆兑其他主要货币表现疲弱,回吐2018年底及2019年初的巨大升幅。

美国收益曲线出现倒挂后,市场重新评估利率趋势,导致季内出现几轮波动。全球利率下跌的预期导致投资者再度看好股市中的稳定增长股、债券类替代品。相反,所有金融相关行业均表现落后。

季内,于2月中旬结束的企业盈利公布期普遍被视为负面。然而,实际盈利意外指数仅轻微下行以及个股价格的反应极不明显,意味着几乎所有不利因素已被股价消化。

整体而言,大部分负面的意外消息是由于外围环境(特别是中国)放缓速度超过预期。这对汽车行业的业绩造成尤为明显的影响,而许多科技股也受到智能手机销售放缓的影响。然而,在个别行业中,部分迹象显示劳工成本上升(特别是分销、食品及零售领域)导致压力加剧。3月份,刚结束的上一财政年度企业盈利调整仍维持负面趋势。

3月份公布的日本经济数据整体符合预期。由于越来越多商品类别的价格上升,整体通胀实际上略高于预测。日本央行也紧随季末后发布短观季度报告。尽管大型制造商的状况出现恶化,但鉴于调查进行时的全球环境,这很大程度上属意料之中。

亚洲(日本除外)

亚洲(日本除外)股市从上一季度的抛售中强劲回升。MSCI亚洲(日本除外)指数取得双位数字的升幅,但轻微跑输MSCI世界指数。该地区的所有市场均上升,部分是受惠于中美贸易谈判取得进展。主要央行的态度转向温和也为市场情绪带来支持。但全球经济增长忧虑仍造成拖累。特别是,中国经济增长跌至1990年以来的最疲弱水平。1月至2月份数据显示经济持续放缓。中国政府将全年增长目标下调至6-6.5%,并表示将增加公共开支及减税,而央行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

在此环境下,中国及香港市场表现最佳。除贸易冲突缓解外,指数供应商MSCI增加中国上市股票在其基准指数中权重也为中国股市带来进一步支持。升幅也进一步受惠于市场预期中国当局将继续实施支持政策以应对经济放缓。

其他地区方面,台湾股市也上升。与巴基斯坦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对印度市场造成压力,但由于市场乐观认为现届联合政府在即将举行的选举中将会连任,股市于季末出现回升。由于美国与北韩的峰会突然终止以及企业盈利方面的忧虑,韩国股市表现落后。

东盟(东南亚国家联盟)市场也落后于整体地区。马拉西亚及印尼造成最大拖累。菲律宾及泰国表现较好,但后者因选举结果相关的不明朗因素而受到抑制;正式结果预期将于5月份公布。

新兴市场

第一季度,新兴市场股市取得强劲回报,由中国引领升幅。MSCI新兴市场指数上升,但跑输 MSCI世界指数。

中国方面,美联储的言论温和及美国决定暂停对2,000亿美元的中国商品加征关税,以及中国政府持续支持国内经济均带来利好。中国A股表现尤为强劲,原因是MSCI宣布计划于5月份至11月份期间将中国A股在指数中的权重增加三倍。其他方面,原油价格回升也有利于俄罗斯及哥伦比亚等净出口国。

相反,由于股市经过去年的强劲回升后回落,卡塔尔为表现最疲弱的指数市场。这主要是由于强劲的被动式基金资金流入于第一季度开始减弱。由于政府持续采取非传统政策应对国家经济问题,土耳其股市及里拉下跌。

全球债券

继去年底大幅下跌后强劲回升、央行的态度转向温和及增长忧虑加剧,这些因素于第一季度为风险资产及政府债券带来良好表现。股市及高收益企业债券分别取得多年来最强劲的季度表现。

由于市场对美国收紧货币的预期感到忧虑,主要央行的温和立场尤为重要。美联储主席及欧洲央行行长表示将不会于2019年加息。经济增长及通胀预测也下调。

季内,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下跌30基点,创2017年底以来的最低水平。3月份,3个月国债票据收益率上升超过10年期债券收益率。这种收益曲线倒挂的现象显示,投资者对经济增长前景愈加谨慎。

欧洲债券市场方面,10年期德国国债(德国政府债券)收益率也下跌超过30基点,并于3月底跌穿零,为自2016年10月以来首次。季内,欧洲经济数据进一步疲弱,特别是制造业。 

季内,企业债券表现强劲,收复2018年第四季度的跌幅。高收益 信贷跑赢投资级别,两者均跑赢政府债券市场。

季内,新兴市场债券取得升幅,其中由于部分新兴市场货币疲弱,美元计值债券跑赢本地货币债券。 

由于第一季度全球股市强劲上升,可换股债券受惠于明显的利好环境。可换股债券(按Thomson Reuters Global Focus指数计)上升6.6%。不寻常的是,在市场上升及风险投资意愿升温的期间,投资者并不看好可换股债券,而其估值略微下降。

商品

第一季度,S&P GSCI Spot Index取得强劲回报。由于原油价格从第四季度的抛售中回升,能源引领升幅。石油输出国组织及其他产油国减产以及美国对委内瑞拉实施制裁,导致供应收紧。由于中美贸易谈判释放利好信号,工业金属分部也上升。相比之下,受惠于黄金价格轻微上升,贵金属取得温和升幅。

资料来源: 施罗德投资

在准备提供以上信息时,我们依赖并推定(未经独立确认)所有自公共资源处得到、由投资者或其代理人提供、或经我方审核的信息的准确性和完整性。

以上信息仅供提供咨询之用,并不构成任何形式的招徕、投资产品要约或投资建议,亦不同时适用于所有投资者。投资者应意识到此类投资涉及市场风险,且应被视为长期投资。投资者在作出投资决策前,应自行寻求专业顾问提供意见,并选择适合自身风险承受力的投资品种进行投资。

以上信息非经批准,不得以任何形式擅自向其他第三方进行披露。如有违反,基金管理人将保留采取相关法律行动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