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市的初期,概念股、题材股竞相上台,好不热闹。但随着纯靠概念的股票行情的基本结束,后续市场已经转换为公募等主流资金主导的价值股行情,这才是真正的春天。”而价值风格的核心代表指数,自然非沪深300指数莫属。

沪深300指数:经典指数,核心资产

沪深300指数是首个也是唯一一个由沪深证券交易所联合发布的反映A股市场整体走势的指数,是反映沪深两个市场整体走势的“晴雨表”。指数样本覆盖沪深两市大部分流通市值,行业权重与沪深两市保持高度一致。

沪深300成份股总市值占A股比例超50%,论营业收入、净利润和分红的绝对水平,沪深300成份股所代表的企业是A股当之无愧的核心资产。

一、沪深300指数:代表A股核心资产

市值代表性:沪深300成份股数量占比8.45%,却代表了53.16%左右的自由流通市值。

分红代表性:据2017年报披露显示,沪深300指数样本股的现金分红占沪深市场77.94%。

行业代表性:前五大行业是银行、非银、食品饮料、医药和家电,分布较为均衡。代表支柱产业的龙头翘楚。

数据来源Wind,截至2017年年报。

风险提示:我国股市运作时间较短,不能反映证券市场发展的所有阶段,历史业绩并不代表未来表现,基金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图:沪深300行业权重分布

数据来源:Wind、博道基金,截至2018年12月31日。

风险提示:我国股市运作时间较短,不能反映证券市场发展的所有阶段,历史业绩并不代表未来表现,基金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二、沪深300指数:质地优良的成份股

沪深300指数成份股具备很强的整体性、持续性盈利能力,平均每股收益(EPS)自2005年以来每年均大幅超越A股市场平均,并领先于其他主流指数。

表:沪深300、上证综指、深圳综指2010-2017年每股收益(EPS)比较

数据来源:Wind,截至2017年12月29日。

风险提示:历史业绩并不代表其未来表现。我国股市运作时间较短,不能反映证券市场发展的所有阶段。

三、沪深300指数:股息率触及历史高位

截至2019年2月20日,沪深300指数股息率为2.55%,位于历史均值上限区域。

和无风险收益率(十年期国债收益率约3.13%)比较,股息率估值范围处于低估值。

图:沪深300过去十年股息率情况

数据来源:Wind、博道基金,截至2019年3月28日。

风险提示:我国股市运作时间较短,不能反映证券市场发展的所有阶段,历史业绩并不代表未来表现,基金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四、沪深300估值(纵向):处于历史低位

截至2019年4月15日,沪深300动态市盈率(P/E)为13.04倍,处于低位区域,布局性价比凸显。

沪深300潜在年化回报(E/P)超9%,相对于国债,布局沪深300的性价比更高。

数据来源:Wind、博道基金,截至2019年4月15日。

风险提示:我国股市运作时间较短,不能反映证券市场发展的所有阶段,股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五、沪深300估值(横向):低于其他指数、美股指数

与国内市场上的其他指数相比,沪深300的估值低于A股其他主要指数

与美国股市相比,沪深300当前估值仍远低于美股指数,适合追求价值投资的投资者。

数据来源:Wind、博道基金,截至2019年2月28日。

风险提示:我国股市运作时间较短,不能反映证券市场发展的所有阶段,股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六、沪深300指数:成份股为外资流入首选标的之一

成分股基本面良好、估值显著低于市场平均水平、大蓝筹特征流动性好——代表了沪深两市A股市场的核心优质资产,是A股外资流入的首选标的。

图:2017年以来,沪深股通资金净流入情况

数据来源:Wind、博道基金,截至2019年3月28日。

风险提示:我国股市运作时间较短,不能反映证券市场发展的所有阶段,股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七、沪深300指数:出色的历史收益

自2004年12月31日(沪深300指数基日)到2018年12月31日的完整14个年度里,沪深300指数的涨幅达201.07%,大幅超越同期上证综指(96.91%)、深证成指(136.01%)、上证180(188.26%)等

其他市场代表性指数的收益。

数据来源:Wind、博道基金,截至2018年12月31日。

风险提示:我国股市运作时间较短,不能反映证券市场发展的所有阶段,股市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当前依然是布局好时机

投资者布局牛市,跟紧300核心资产是分享股市长期收益的便捷路径。

目前正是积极布局沪深300指数增强的好时机。我们梳理2019年宏观经济最重要的三大因素:一是货币和监管的放松对宏观和实体经济的持续改善,二是预计贸易摩擦走向会好于此前的悲观预期,三是房地产市场的储备政策较多,行业量价表现总体稳定。这三大因素都在2019年转好,或好于此前的悲观预期,构成了2019年宏观基本面的大背景。

在市场整体估值尤其是核心资产处于较低估值的状态下,宏观基本面的改善,使得市场具备底部回升的充分和必要条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