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2019年5月9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2018年4月CPI同比上涨2.5%,环比上月上涨0.1%;PPI同比上涨0.9%,环比上涨0.3%。

主要观点 

猪肉价格同比大幅上涨,食品价格上涨是消费者物价上涨主因。2019年4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5%。其中,城市上涨2.5%,农村上涨2.6%;食品价格上涨6.1%,非食品价格上涨1.7%;消费品价格上涨2.9%,服务价格上涨2.0%。4月份,食品烟酒价格同比上涨4.7%,影响CPI(居民消费价格指数)上涨约1.40个百分点。其中,鲜菜价格上涨17.4%,影响CPI上涨约0.43个百分点;鲜果价格上涨11.9%,影响CPI上涨约0.22个百分点;畜肉类价格上涨10.1%,影响CPI上涨约0.42个百分点(猪肉价格上涨14.4%,影响CPI上涨约0.31个百分点)。自去年8月份非洲猪瘟疫情发生以来,生猪和能繁母猪的存栏同比降幅逐月扩大,据农业农村部对400个县定点监测,3月份生猪存栏环比下降1.2%,同比下降18.8%。能繁母猪存栏环比下降2.3%,同比下降21.0%,下降幅度还是很大的,同比降幅达到了近10年来最大值,特别是一些主产区减产幅度更大。受产能调减的影响,一季度猪肉价格止跌反弹,3月份全国猪肉批发市场均价环比涨6.3%,同比高7.6%,生猪集贸市场均价环比涨14.3%,同比高20.5%,可以说上涨是比较明显的。中国农业农村部4月17日上午举行一季度主要农产品市场运行形势新闻发布会,农业农村部市场与信息化司司长唐珂在会上表示,下半年国内猪价将出现阶段性快速上涨,专家初步预期,下半年猪肉价格涨幅可能超过70%,创历史新高。目前外界对于“猪周期”的预期正不断得到强化。禽肉类价格上涨5.0%,影响CPI上涨约0.06个百分点;鸡蛋价格上涨2.6%,影响CPI上涨约0.01个百分点;粮食价格上涨0.4%,影响CPI上涨约0.01个百分点;水产品价格下降1.4%,影响CPI下降约0.03个百分点。后期来看,生猪供应短缺的趋势已经确定,预计后期生猪均价每个月环比均呈现上涨趋势。猪价在CPI统计的权重在2%-3%之间,猪价往往是CPI波动的重要贡献,对CPI同比的拉动贡献率最高接近40%。有研究机构指出,在之前的三轮猪价景气周期中,2006-2007年生猪价格涨幅达149%,猪肉价格涨幅达135%;2010-2011年生猪价格涨幅达110%,猪肉价格涨幅达105%;在2014-2016年周期中,生猪价格最大涨幅达103%,猪肉价格最大涨幅达77%。将猪肉价格同生猪价格进行拟合,猪肉价格涨幅是生猪价格上涨的1.35倍,后续4月份后猪肉价格上涨对于CPI的影响将持续处于高位,对CPI影响最大月份可能在2019年12月,预计当月猪肉价格上涨将抬升CPI1.38个百分点。在非食品方面,医疗保健、教育文化和娱乐、居住价格分别上涨2.6%、2.5%和2.0%,其他用品和服务、衣着、生活用品及服务价格分别上涨1.9%、1.8%和1.1%;交通和通信价格下降0.5%。需要特别提及的一点是中东目前的紧张局面,这将对石油价格直接形成巨大的影响。最新的消息显示,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和伊朗做生意,就不要和美国做生意,同时美国宣布将向中东地区派遣航母战斗群和轰炸机,以向伊朗表明美国对制裁的态度“强烈并且确切”。伊朗官媒回应,伊朗计划恢复部分已停止的核项目,但声称其不打算退出核协议。

如果美伊矛盾最终以剧烈的战争收场,油价在短期会出现巨大的波动,这也将对消费者物价形成巨大的冲击。

工业品价格环比同比涨幅扩大,后续压力加大。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上涨0.9%,环比上涨0.3%;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上涨0.4%,环比下降0.1%。1—4月平均,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0.3%,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上涨0.2%。从分项来看,主要上涨的是石油和天然气开采项,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及黑色金属冶炼和加工业,环比涨幅分别为3.6%,1.3%和2.1%,这一点与商品市场的煤焦钢矿和能源类品种表现是一致的。在上个月的物价点评报告里面,我们提出,“中国的改革具有历史性意义,不仅会对国内的方方面面产生巨大的影响,还会对国际经济的走向产生重要作用。因而,只要政策环境不出现突兀的变化,我们对工业品价格维持相对乐观的态度”,而事实上,四月中下旬以来,国内外政策及经济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包括政治局会议的定调,。展望后市,如果国内的稳增长政策方面没有实施的对措施,而海外原料供给端则受制于供给中断的威胁出现上涨,那么工业品出厂价格会出现成本推动型上涨,而相关产业链上的企业都会面临比较大的经营风险,

滞胀风险隐现。自上个月中下旬以来,国内外经济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人民银行货币政策例会和政治局会议对于总量政策手段使用的谨慎表态,这都使得年初以来的市场一致预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那么全年的资本外流压力和经济下行压力会相当巨大。在这样的经济背景下,国家的经济政策会如何应对将至关重要。如果采取极度宽松的政策基调,那么在目前大量中小资本退出生产循环且相当多产业的许多环节的垄断力量加强的背景下,物价上涨的压力将会进一步加大。而外贸活动的低迷以及由此引发的消费和其他相关经济活动的低迷则会给经济造成相当巨大的下行压力,这会让去年7月份以来的稳增长的政策努力归于一场空,在这个背景下,中国的经济环境将会陷入相当糟糕的滞胀局面,物价压力,资本外逃压力,经济下行压力,债务违约压力等等将会陆续袭来。我们预期政策将会在以下几个方面发力:(一)清理大角债,大量债转股,让一部分中小型金融机构破产;(二)地方政府减持持有的国有资产,国有企业大规模裁员,事业单位压缩编制公务员机构改革力度加大;(三)推动农村土地流转,促进资本扩张,同时加大对外开放力度,增强国内环境对外资的吸引力;(四)人民币一定幅度的贬值。在这个经济环境下进行投资操作也将相当困难,各个金融机构将需要结合自身的优劣势,结合政策的走向和市场动态开展业务,在这个过程中主动或被动接受轰轰烈烈的金融供给侧改革的考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