变哥 阿尔法工场

导语:年内多家上市公司股东换购股票ETF,金额高达50亿。

5月14日晚间,强力新材(SZ:300429)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钱晓春拟以直接持有的强力新材A股股份参与华夏创蓝筹ETF份额认购。需要注意的是,2019年以来上市公司股东换购股票ETF的现象明显增多。争议也随之而来,投资者纷纷质疑股东是否借道股票ETF变相违规减持。

(点击可看大图)

多家上市公司股东换购股票ETF

根据强力新材的公告,为丰富投资组合,优化资产配置,钱晓春将以直接持有的不超过515.25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的1%)认购华夏创蓝筹ETF份额。换购后,钱晓春直接持有的强力新材的股票不低于1.4亿股,占总股本的27.26%。

实际上,2019年已经有多起上市公司的股东拿股份换购股票ETF份额的案例。

4月16日晚间,中国石油(SH:601857)发布公告称,控股股东中国石油集团计划15个交易日后的一个月内将持有的公司股份换购工银沪深300ETF份额,拟认购不超过4.3亿股A股股票价值对应的基金份额。

中国石油集团承诺在基金成立后90天内不减持使用股票认购获得的基金份额。截至公告日,中国石油集团持有中国石油无限售条件A股流通股约1480.11亿股,占中国石油股份总股本的80.87%。

除了强力新材和中国石油,光环新网(SZ:300383)、中兴通讯(SZ:000063)、三七互娱(SZ:002555)等都在2019年出现以股份换购股票ETF份额的现象。以公告日附近的收盘价估算,这些股东换购份额的资金多则31亿元,少则6500万元,合计高达50亿元。

其中,华夏创蓝筹ETF、华夏创成长ETF、富国创业板ETF、工银沪深300ETF、银华MSCI中国A股ETF等都在上市公司股东换购标的之列。

如果时间拉长到2018年下半年,则有更多的上市公司将加入换购名单。例如,2018年9月4日,大豪科技(SH:603025)、启明星辰(SZ:002439)发布公告称,股东计划参与中信建投中证北京50ETF网下股票认购;2018年11月和12月,协鑫集成(SZ:002506)、横店东磁(SZ:002056)、金科文化(SZ:300459)、福斯特(SH:603806)等大股东宣布参与认购南华中证杭州湾ETF基金份额。

什么是股票换购ETF?

公开资料显示,ETF通常由基金管理公司管理,基金资产为一篮子股票组合,组合中的股票种类与某一特定指数(例如上证50指数)包含的成份股票相同,股票数量比例也与相关指数的成份股构成比例一致,并且指数样本中各只股票的权重对应一致。

“换购”是指在ETF发行期间,投资者可以用一只或者几只成分股来换取ETF基金份额。与用现金认购基金份额的模式相比,“换购”方式是用手中的成分股换取基金单位,相当于“以物换物”。

需要注意的是,“换购”只能在基金发行期间进行,当基金成立、上市之后,就只能按照基金公司每天公布的清单中的一篮子股票来申购了,清单公布的一篮子股票有几十上百只,准备起来十分不方便,而且涉及到的金额动辄几十上百万,参与门槛很高。所以,“换购”需要抓住特定的交易时间段。

股票换购ETF有哪些好处?

在近期上市公司大股东换购ETF的案例中,基本上都强调了ETF的投资工具属性,“丰富投资组合”、“优化资源配置”等成为常用词汇。

(1)分散风险,避免“黑天鹅”:持有ETF相当于拿着一篮子股票,能够有效降低单只股票的非系统性风险。

站在投资者的角度,可能会遇到两种情况,一种是持有的个股表现太差,实在不想要,割肉又不舍得,那就可以换购成ETF的“一篮子”股票。

另一种是持有的股票涨太多,觉得有些高估,但是卖掉又担心损失继续上涨带来的收益,难以做出卖出择时,换成ETF可以较为安心。

如果投资者对于个股基本面不够了解或者动态跟踪不及时,可以考虑换购成ETF,也是一个比较明智的选择。

(2)改善流动性:有些股票流动性较低,投资者可以将低流动性的股票,甚至是停牌的股票用于换购ETF,从而盘活资金。

(3)降低交易成本:首先,股票卖出时需要支付1‰的印花税,而ETF二级市场交易可以免征印花税;其次,ETF的交易佣金通常也低于股票的交易佣金;第三, 交易ETF份额不会导致成分股在二级市场上买卖,能够避免对成分股价格造成冲击,这一点对大股东减持尤其重要。

值得一提的是,并不是所有的股票都能换购ETF,只有ETF的成分股是可以用来进行换购的,投资者要看一看手中是否持有相应的股票。同时,普通投资者可以通过网下股票发售代理券商进行换购。

被美化的减持套现

进入2019年后,A股势如破竹,上证指数甚至突破了3200点。股价一涨,各家上市公司股东的减持意愿日益强烈,减持步伐也不断加快,但是直接减持又会造成股价下跌。

在貌似强悍、实则暗含几分脆弱的市场氛围中,既想减持套现、落袋为安,又不想直接冲击股价、承受骂名,作为上市公司持股5%以上的大股东,还有哪些选择?

先以所持上市公司的股份换购ETF份额,再通过减持ETF份额获得流动性,就是市场给出的答案之一;当然,前提是这家上市公司至少是某一类指数的成份股。

事实上,在ETF换购刚刚兴起时,上市公司股东的唯一目的就是减持套现。

例如,2011年9月15日,回天胶业第二大股东大鹏创投以28.38元的均价,通过ETF换购的方式减持97万股(占总股本的0.92%),这一事项被记录在《关于持股5%以上股东减持股份的公告》之中。除了减持套现,相关公告没有提及换购ETF的其他目的。

(点击可看大图)

大部分市场观点认为,回天胶业应该是上市公司股东通过ETF换购的方式减持套现的第一例。2014年4月,这家上市公司更名为回天新材(SZ:300041)。

海康威视(SZ:002415)应该是第二例。2012年4月26日,海康威视的第三大股东新疆威讯以所持股份600万股(占总股本0.60%)换购华泰柏瑞沪深300ETF,这一事项被记录在一份《关于公司股东减持股份的提示性公告》中。除了减持套现,这份公告也没有提及换购ETF的其他原因。

(点击可看大图)

然而,在2019年以及2018年下半年发生的这些ETF换购案例中,相关事项大多都记录在“关于大股东认购(或参与认购)××基金”的提示性公告中,几乎没有被记录在减持公告中的。

更加完美的理由

无论近期换购ETF的上市公司股东是否真的是为了“分享经济发展成果,支持国家产业升级发展”、“加强企业协同,完成公司股权结构”,ETF基金的井喷式发展以及靓丽的业绩为这些股东们提供了更加完美的理由。

截至4月30日,已经成立的股票型ETF基金(不含联接基金)共计159只,份额合计2113.93亿份,2018年年初则分别为117只和828.56亿份,增幅分别为35.90%和155.13%。

在2019年以前成立的149只同类基金中,截至4月30日,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超过30%的有102只,占比68.46%。

不管这些公司的股东换购ETF的真实原因是什么,至少在“丰富投资组合”、“优化资源配置”方面,ETF基金确实有优势,尤其当市场处于上升行情中时。

以中国石油集团拟换购的工银深300ETF为例。截至5月15日,其跟踪的指数沪深300指数2019年以来的涨幅为23.8%,同期中国石油的涨幅仅有0.83%;三年以来的涨幅则分别为26.94%和4.80%,五年以来分别为83.98%和10.87%。显然,对中国石油集团来说,以所持股份换购工银沪深300ETF,似乎是一桩好生意。

市场该如何定性换购ETF?

从近几年换购股票ETF的投资人来看,里面既有民营企业和普通投资者,也有部分国有企业。

对于民营企业的股东而言,个人财富高度集中在上市公司的股权中,而国内股市的暴涨暴跌让股东财富也快速增长或萎缩,通过换购股票ETF可以实现资产的分散,达到优化资产配置的作用;

而对国有企业来说,以股份换购股票ETF份额可以优化国有持股结构,将单一股权换为ETF产品有利于分散风险,通过股票换购ETF份额可以长期配置看好的指数标的,大幅提升投资效率。

虽然不少上市公司的股东表示换购股票ETF是为了优化资产配置,但是也要防止部分股东借道股票ETF变相违规减持。

股东把所持股份换购成ETF后,有一个问题就摆在了投资者面前:大股东换购ETF后立刻参加增发,算不算短线交易?

有观点认为,《证券法》第47条规定,持有上市公司股份百分之五以上的股东,将其持有的该公司的股票在买入后六个月内卖出,或者在卖出后六个月内又买入,由此所得收益归该公司所有,公司董事会应当收回其所得收益。

也有观点表示,股份换购ETF是否属于减持行为,目前监管层并无明确规定。既然没有明确算“减持”,那大股东换购ETF后6个月内参与再融资,就不能算是“短线交易“公司股票。

众所周知,股票ETF流动性好,变现能力强。根据监管层强调的实质重于形式的原则,为了维护中小投资者的利益,股份换购ETF应该明确为“减持”或“卖出,而且大股东卖出ETF时必须及时进行公告,建议监管部门持续关注各类违规减持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