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马消费 范建

“养猪第一股” 雏鹰农牧真的没钱了! 猪的抵抗力也差了、母猪病淘的也多了、仔猪也变少了……

借款逾期持续爆发,背负182亿负债,公司整体流动性危机没有缓解的迹象。

涉诉数十起巨额债务逾期

自2018年8月,公司债务违约被揭开后,雏鹰农牧(002477.SZ)的资金危机就像推倒的多米诺骨牌。

金融紧缩、猪价下行、贷款集中到期、外部不利舆论……各种因素集中叠加,让公司整体陷入流动性危机。

“猪王”侯建芳用高杠杆筑起的养猪王国,在这场危机中摇摇欲坠。

斑马消费查询发现,截至今年4月12日,雏鹰农牧因金融借款违约等产生的诉讼就高达56起,涉及资金近27亿元。

涉诉案件仍在不断增加。最近更新的公告显示,涉诉案件金额已达32亿元之巨。雏鹰农牧涉诉大多是与银行等机构的金融借款,以及少量的买卖合同纠纷。

目前已知的单笔最大的逾期借款本金为5.99亿元,债权人为自然人曹某,借款到期日为2018年底。

牵涉最深的金融机构是工商银行新郑支行,该行已发生逾期的最大单笔借款高达4.1亿元。

公司表示,目前已与11家债权人达成协议,用自有货物抵偿相关欠款,并已完成了货物交割。

债务相继爆雷,雏鹰农牧信用评级持续拉低。机构最新评级显示,公司信用为C级,筹资能力几近丧失。

今年一季度,公司筹资活动现金流入仅为325.5万元,而上年同期为37.3亿元。

负债182亿,几乎无钱可用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雏鹰农牧总资产196.4亿元,总负债182.0亿元,净资产仅为14.38亿元,资产负债率高达92.68%,同比提高19.77个百分点,环比提高4.79个百分点。

期末,公司货币资金4.2亿元,而短期借款以及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合计达82.71亿元。

根据2018年年报,公司的货币资金中4.11亿元为保证金、银行冻结等受限资金。这就意味着,雏鹰农牧已几乎无钱可用。

与公司一同陷入困境的还有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侯建芳。

目前,侯建芳持有公司1.26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40.20%,累计质押12.43亿股,质押率高达98.7%。雏鹰农牧表示,侯建芳股票质押大多用于为公司担保或个人融资。

公司前十大股东中,前六名为侯建芳亲属或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49.89%股份,他们所持股票均被高比例甚至全部质押。

侯建芳所持公司全部股票已被全国多地法院冻结和轮候冻结。侯家人以及一致行动人所持公司股票也已被全部被冻结。

随着公司股价持续下跌,侯建芳质押股票随时面临被强平的风险。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在这轮危机中,雏鹰农牧高管也都遭受重大损失。

2018年,17人的董监高团队薪酬总额仅为67.6万元,同比减少300万元,人均年薪不到4万元。

工资之外,股价的下跌导致董监高增持公司股票发生巨额亏损。

2017年11月15日,副董事长侯五群、董事侯斌、总裁李花、原董秘吴易得、财务总监杨桂红及原总兽医师司海坤,通过“36号信托计划”增持公司3224.3万股,增持价4.25-4.27元/股,耗资约1.38亿元。

按最近的股价计,参与增持的董监高已浮亏超过8000万元。因为公司股价持续低于止损线,这部分股票同样存在平仓风险。

风雨飘摇之际,董监高接连离任,仅在今年1-4月,离任董监高就多达7人。

其中,张东平任职公司副总裁刚满1年,此前她已在雏鹰农牧工作长达14年,历任公司第一祖代场场长、生产副总、技术总监,为公司的技术骨干。

孟树理曾是公司最年轻的高管,2014年10月从京城律所加盟雏鹰农牧,次年升任公司副总裁。

公司员工总数已从2017年末的3552人快速减少至2018年末的3151人。   

公司正在加速处置旗下资产。今年1月,将位于开封岗陆村的饲料厂的设备及不动产转让给新郑空港建投,转让对价近4000万元,这些钱由新郑空港建投直接转给欠饲料款的养殖户以及欠薪员工。

同时,公司将吉林的相关资产转让给豫粮集团,总价1.17亿元,这些钱也只能用来支付员工工资、农户代养费、原料欠款等。

回归主业等风来?

继2018年巨亏38.6亿元之后,雏鹰农牧的业绩并没有好转的迹象。

今年一季度营业收入仅为3.96亿元,同比下降65.1%;归母净利润-11亿元,同比下降977.53%。

雏鹰农牧表示,营业收入大幅减少,主要是生猪市场价格较低,销售收入减少所致。

受猪的抵抗力下降、种猪死淘率增加、新生仔猪减少等因素影响,公司存货期末余额以及生产性生物资产亦大幅减少。

困境之下,公司计划推进的重组被紧急叫停。

2018年6月起,公司曾筹划发行股份收购民正农牧、万富油脂、豫申粮油、山信植物油、广安生物、枫华种业、汉唐牧业部分股权,河南农投亦有意通过二级市场增持、协议受让控股股东所持股份等方式,增持公司不超过10%股份。

4月23日,董事会终止发行股份收购资产。公司表示,自身以及交易标的面临的外部环境发生了重大变化,双发无法就交易核心条款达成一致。

2017年,公司计划以12.42亿元入股辽宁昌图农商行,也因为资金紧张而终止。

深陷危局,侯建芳表示雏鹰农牧要痛定思痛,专注于养猪主业,不会再布局别的板块。对于巨额债务,公司正在协调各方推动债务重组,以保证公司的持续经营。

农业专家曾预测,今年下半年全国生猪出栏量会减少,市场供应偏紧会导致猪价阶段性上涨,下半年猪价可能同比上涨超过70%。

问题是,等到猪价回暖的那一天,雏鹰农牧还有多少猪可以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