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趋势 来自财经早餐 00:00 07:17

作者:王小哼


“卖萌”作为网络用语鼻祖级别的存在,应该可以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随着社会节奏的加快,在生活压力之下,人们反而变得越来越喜欢纯真的事物。

“萌”是触发人们正面情绪的开关,不仅可以放松戒备、激发快感,还带来了新的商业机会。

皮卡丘和宝可梦

5月10日,好莱坞真人动画《大侦探皮卡丘》登陆各大影院,让80、90后都陷入到了回忆杀中——相信大家都有小时候守在电视机前等待动画片《神奇宝贝》的场景。

在电影的宣传期,就有不少网友表示“欠《神奇宝贝》一张电影票”。

于是,拥有强大粉丝基础的《大侦探皮卡丘》首日上映,票房收入就达到了7800万元(含零点场),打破了《复仇者联盟4:终局之战》16连胜的纪录。38%的排片占比也超过《复联4》当日21%的排片占比。

《大侦探皮卡丘》北美的首日票房则以2070万美元登顶,首周末票房5800万美元,更是打破了由《古墓丽影》保持十八年之久的游戏改编电影开画纪录和首周末票房纪录。

上映十天后,《大侦探皮卡丘》的国内票房已经超过了5亿。

虽然10天超5亿的票房已经算得上不错,但是这不过是“冰山一角”。

实际上,由“皮卡丘”领衔的宝可梦各产品的版权方通过产品售卖、衍生授权等,累计获利已经超过了900亿美元,位列各大影视动漫游戏类IP第一位。

不仅超过迪士尼旗下的“米老鼠”(700亿美元)、“星球大战”(650亿美元),还是“漫威电影”(280亿美元)的三倍有余。

值得一提的是,阿里影业2017年就拿下了宝可梦在华衍生品和营销授权。随着《大侦探皮卡丘》的热映,其同名主题展、快闪店也相继在各大城市出现,带动皮卡丘衍生周边产品的销售。

LINE的表情包经济

除了皮卡丘,韩国的社交软件LINE也是让卖萌变现的最佳代表之一。

2011年6月,LINE正式推出,同年10月,LINE便加入了“贴图”功能,两日间便为LINE带来了100万用户。

LINE里面的贴图小铺,有众多可爱有趣的表情卡通贴图集,每个贴图集用户要支付约13元人民币获取。

2015年,LINE光是贴图表情包的销售就达到了2.68亿美元,几乎占了2015年总收入的四分之一。此外,LINE公司2017年财报显示,公司的收入中,主要来自四部分业务:通讯、内容、广告和其他,其中通讯、内容及广告三个板块全年营收分别占比18.1%、24%以及45%。

其中,由于新主题和聊天表情数量的增多,令通讯业务营收增长;而表情包衍生出来的LINE FRIENDS品牌,其主题形象动画片、游戏和咖啡厅、主题公园等表情包衍生产业,其营收同比增长便多达69.8%。

有人指出,LINE不仅开创了表情包的盈利模式,亦为社交网络的用户收费创造了新模式,以前互联网大多是通过其他商家及广告商获取补贴,而LINE能直接从用户口袋赚钱,非常难得。

“卖萌”带动地方经济

除了最直接的版权变现,“卖萌”还能给地方经济带来活力。

来自日本熊本县的熊本熊就是最好的例子。

熊本县原本只是九州岛中部的一个普通小县,面积7406平方公里,下辖11个市和12个郡,主要收入来源于农业,经济相对落后。有网友戏称,如果在2011年以前,在百度搜索“熊本县”三个字,可能会得到满屏的养殖场、耕地等关联照片。  

然而进入2011年,贯通整个日本九州的新干线全线开通,整个关西地区的日本民众便可以更加便捷地来到九州旅游。熊本县政府看准这个千载难逢的机遇,有意做一些特殊的地方推广活动,吸引旅客在熊本站下车。

但熊本县实在太过普通,没有什么名胜古迹和值得宣传的特色,设计师小山薰堂与水野学便决定创造一个属于熊本县的吉祥物来扩大知名度。  

自2011年熊本熊面世以来,熊本县通过打造熊本熊火车站、办公室、广场、主题民宿等系列产业链,并且持续不断地开发“熊本熊 ”,持之以恒地经营和推广,逐步建立城市品牌。

熊本熊蠢萌的形象不仅获得了市场的广泛关注,还给熊本县带来了切实的经济效益。

熊本熊推出的5年内,熊本县旅游人数增长了20%,还拉动了熊本县10%的农副产品销量。

此外,据日本银行熊本支行的推算,2011年到2013年之间,它的经济收益就达到了1244亿日元(约合人民币68亿元)。

这只熊为什么有那么强大的“吸金能力”?

不少专家认为,除了深思熟虑的原型设计、高度拟人化的形象、脑洞大开的公关推广等原因,借鸡生蛋的版权策略是熊本熊拥有全民关注度的重要因素。

毕竟没有几个超级IP会像熊本熊一样,使用完全无需授权费,只要通过熊本县政府审核,证明商品有助于熊本县的宣传,就可以使用。

虽然和传统的IP不一样,熊本熊不靠版权赚钱,但是这也是它能够传播够广的原因——让更多的人认识熊本熊,等于让更多的人知道熊本县。这会在无形中推动熊本县的地方经济发展,而这也是熊本熊诞生的本心。

“卖萌”经济

当然,除了为了形成IP而“卖萌”,其他的企业也发现,“卖萌”经济并非与自己无关。

就像明星喜欢“卖人设”一样,企业逐渐发现,形象具有远高于文字的信息传播能力,于是,越来越多品牌在通过形象来向消费者传递自己的价值和个性,通过卡通形象,消费者往往能够和品牌产生更好的连接。

如果说过去品牌商在营销形式上的创新是为了探索更多可能性,那么当95后、00后逐渐成为消费的主力军,如何召唤这些年轻人就成了每个品牌必须思考的问题。

此外,在《卡通形象营销学》一书中还曾提到,有实验表明,带有动物卡通形象的零食,比没有动物卡通形象的,消费者购买意愿会增加25%左右。

这也是很多互联网公司喜欢用动物作为企业卡通形象的原因。比如推特的小鸟、京东的狗、天猫的猫、苏宁的小狮子等等。

总的来看,“卖萌”带来的经济效益或许远超我们的想象。也许“卖萌”不仅会是IP创造的思路,更有可能成为地方或者企业独树一帜的营销“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