需要懂多少经济学,你才敢参与社交或专业谈话?

说出来包你吓一跳:赫伯特·斯汀以美国政府经济学家的身份担任多种职务近50年,他曾说:“对公共政策做出建议的经济学,大多只用到大学入门课程的程度。”在这愤世嫉俗的时代,也许这种说法并不令人惊讶,但重点是,你不必具备哈佛或斯坦福大学经济学终身教授的资格,就可以在大部分的日常经济讨论中坚持看法,你只需要搞懂经济学家的思考模式就够了。

我们先从经济学的三个基础问题开始:

·社会应该生产什么?

·应该如何生产?

·谁来消费所生产的东西?

这三个问题是每种经济制度乃至每个社会的基础,无论是资本主义、社会主义还是共产主义社会,或是低收入、中等收入或高收入社会。寻找问题的可能答案时,沿着一条光谱来思考是有帮助的。光谱的一端是政府完全管制:政府机关决定生产什么、如何生产以及谁来消费。在光谱的另一端,你可以想象有一个社会,由个人决定这三个问题的所有答案。当然,在真实世界里,只有极少数的社会处于这两个极端。

经济学不是水晶球

搞懂经济学的概念,有助于去除对经济学的一些误解。举例来说,经济学并不是预测未来的水晶球。常有人抱怨:经济学家无法指出经济衰退将何时开始或结束,或股市将何时上涨或下跌。的确,经济学家不是算命师,无法预测可能会影响经济体的消费或生产的每项因素。

政府管制与个人自由之间的大辩论,长久以来是把光谱另一端的人当成傻瓜或怪物。但现代经济学承认每个市场各有优点,也承认在某些情况下市场运作会失灵,政府也许有能力福国利民。现代经济学也承认会有政府干预却仍然运作不畅的情况,换手让市场来试试可能成效会更好。为了像经济学家般思考,你必须务实,并跳出市场与政府之间的意识形态之争。有必要深入了解市场实际上是如何运作的,且在市场运作不佳的情况下改弦更张

 

自利(self-interest)是组成社会的有效方式。

“看不见的手”(invisible hand)的概念,就是你在追求自己的利益时,可能也会给别人带来好处。举例来说,借由生产一个更好的商品,你同时改善了使用者的生活。亚当·斯密明白“看不见的手”并非经济体或社会中所有困难的灵丹妙药,但经济学家认为自利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当它被适当引导时,就可为社会带来各种好处。

如果你问一些人:“假如这个社会上每个人的行为都十分自私,会发生什么事?”他们大多回答会造成混乱。但很多日常市场交易都仰赖自利,例如货比三家以觅寻最佳价钱、卖房前等待一个好价格等等。经济学始祖亚当·斯密(Adam Smith)曾说:“每个人……通常既不打算促进公共利益,也不知道他促进了多少公共利益……他只盘算自己的安全……只盘算自己的获利。而他在这么做的时候,如同很多其他情况,被一只看不见的手引导,去促成一个与他本意无关的目的。虽然与他本意无关,但也不会因使社会更糟。借由追求自身的利益,他频繁地促进了社会利益,比他认真设想促进社会利益还有效。”

没有哪个人可以得到想要的每样东西,也没有哪个社会可以得到想要的每样东西,因此,取舍是不可避免的。在人们有各种技能与欲望的现代经济社会中,问题在于如何协调决定生产什么、如何生产以及为谁生产。

经济学既是了解并分析,同时也赞叹市场经济所协调完成的丰功伟绩

市场是非常有用的制度,社会可以通过市场来分配其稀有资源。市场为有效率的生产、创新、善用资源、满足消费者需求和欲望,以及逐渐提高生活水平提供动力。

市场有时可能会产生我们不想要的结果:垄断、不完全竞争、负外部性(例如污染、无法支持技术或无法生产公共物品)、贫穷、收入不均、信息不完全,以及管理不善的问题。

政府在处理市场问题时可以扮演有用的角色,但它的行动也是不完美的,在某些情况下,甚至会造成自身更大或另外的问题。

思考经济政策时,你的挑战在于保持务实。要诚实面对市场发生的问题,答案要明确。对政府的作为要实事求是,坦然面对权衡取舍和风险。当你采取这种方法时——无论最后得出什么样的政策结论——你的思考方式就像经济学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