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图为:名创优品把NOME促销海报完全照搬,仅替换了LOGO)

在商业的世界里,竞争始终都是主旋律。从本质上看,竞争是商业进化的根本所在。但是,如果把加盟商或消费者看成是竞争的受害者,迫使他们做出有利于自身的选择,这种竞争则百害而无一利。然而,这种让加盟商或消费者沦为任人宰割的鱼肉的竞争方式正在真实发生着。

这一次是名创优品的加盟商们。

据多位加盟商日前透露,名创优品正让他们做出二选一的选择。名创优品方面要求加盟方在合作期间及结束后的两年内不得直接或间接地以任何形式开设NOME门店。如果加盟商就范的话,将会以一家门店五十万元的标准向加盟商收取违约金。

以下为名创优品二选一的告知函

以下为需要加盟商签署的承诺函

事情并未结束。6月10日下午,二位自称是NOME的加盟商到上海今日资本门口要钱。今日资本提供的门卡身份信息和监控显示,共3人,其中一人拍照,另外2人手持纸张被拍。

记者联系了NOME诺米公司,NOME诺米方回应,公司已经仔细核对了此3人的身份信息,根本不存在这3位加盟商,他们是假冒的。他们也不是所谓的“加盟商合伙人”,因为另一段录音显示,他们连诺米真实加盟商的性别都不清楚。

针对名创优品“胁迫加盟商退店NOME,而后名创优品法务人员找来群众演员赴今日资本进行摆拍,找自媒体对摆拍照片进行扩散”的一系列精心策划的蓄意抹黑行为,以及对NOME诺米声誉产生的损害,诺米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从爆料的电话录音可知,他们假冒NOME诺米加盟商去上海今日资本总部要钱,主要是名创优品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让资本方动摇,从而掐断诺米的资金链”。

曾经,名创优品号称自己是让众多零售企业最为惧怕的竞争对手,创始人叶国富同样经常以新零售教父的身份四处宣扬名创优品的商业模式,如雨后春笋般涌现的名创优品店向我们诉说着它曾经的辉煌。现在,名创优品却让加盟商们在自己和NOME之间做出二选一的选择,不免让人心生感叹,曾经风光无限的名创优品究竟遭遇了什么?

盲目扩张,名创优品开店模式正在遭遇挑战

日系风的风格、独特的产品设计、多样化的产品形态……或许是人们对于名创优品的第一印象。其实,这是名创优品创始人叶国富受到日本著名十元店品牌“大创生活馆”的经营模式启发的结果。从2013年11月在广州花都建设路开出第一家名创优品店开始,叶国富便开始了他对名创优品模式的疯狂拷贝。

截止到2015年,名创优品的全国开店数量已经达到了500多家,绝大部分的门店都是街边店和袖珍店。曾经门可罗雀的哎呀呀门店在拷贝了名创优品的logo和装潢设计之后获得重生。这些在街边随处可见的名创优品店俨然成为一个又一个的义乌小商品市场。

虽然从表面上看,名创优品的店面布置、产品设计让人耳目一新,但是,商品的品质以及售后服务商品却与它的“外表”相差一大截。名创优品的商品质量问题更是屡屡被见诸报端。百度一下“名创优品质量问题”的关键词,我们会看到“名创优品被爆重金属超标”、“名创优品的产品质量不敢恭维”、“名创优品化妆品质量问题”等新闻。可见,名创优品的商品质量并没有随着它的开店速度而提升,反而开始有更多产品质量问题出现。

一味地拷贝商业模式,一味地博眼球,忽略了商品质量和服务的名创优品无疑正在经历一场和它的表面风光并不相称的困境。如果商品质量可以靠后续的供应链进行把控的话,而名创优品的商业模式则似乎疲态尽显。

伴随着名创优品疯狂的开店潮而来的是店面营业额的不断下降。据多位加盟商反映,名创优品加盟店的流水在第一个月之后便开始不断下滑。很多报道显示,名创优品店铺流水和营业额开店后便开始遭遇疯狂下滑。很多店铺无法继续经营不得不关店,到2016年,名创优品全年关店量达到了186家。

据此次爆料的加盟商表示,名创优品已经有一年多的时间没有产品上新,业绩下滑了30%。同外界大众看到的名创优品疯狂开店的繁荣景象相比,身处其中的人们或许已经看到了名创优品没落的另一面。

仅仅只是追求高速的增长,仅仅只是一味地打标签,忽略了商业的本质和竞争的真谛。所谓的快速增长或许仅仅只是一场虚假的繁荣而已。尽管伴随着名创优品的疯狂开店,关店潮不断发生,但是,名创优品依然大势强化开店的进度,更是声称今年要开设三千多家的店铺,而到2020年更是要达到“百国千亿万店”。

表面上,名创优品的开店速度让人内心沸腾,而面对此消彼长的关店潮,让人不禁会想,难道名创优品的商业模式就是为了收取开店加盟商的加盟费吗?公开的数据似乎印证了人们的疑虑。据多家媒体报道显示,这些年,叶国富除了投资名创优品之外,还涉及了JU内衣、炸鸡和199全球购等多个项目,而仅仅名创优品前期快速开店所收取的保证金规模已经达到了惊人的25亿元。

名创优品曾经引以为豪的开店速度和让人耳目一新的数据在以收取加盟费为主要盈利模式的商业模式面前变得黯然失色。这似乎又为名创优品让加盟商进行二选一的强制性规定找到了合理的解释,或许只有让加盟商不断选择名创优品,才能不断收取加盟费,从而继续摊大名创优品的馅饼。

 

涉足互金,名创优品的多元化战略面临挑战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金融和实业似乎永远都是一对孪生兄弟。然而,这种逻辑或许只出现在相对成熟的商业模式上。当一个商业模式尚未被市场验证成功的时候,盲目地进行左手实业,右手金融的多元化架构,只会让企业的问题更快地暴露出来。

尽管名创优品的开店模式不断遭遇挑战,但是,这丝毫没有阻挡叶国富构建金融版图的野心。早前,叶国富就曾经声称自己创建了30多家的互金平台,总投资超过了50亿美元。其中包括P2P网贷平台“分利宝”、互联网催收平台“人人收”、现金贷平台“缺钱么”等等。

当名创优品摊大饼式的开店模式遭遇越来越多负面缠身的时候,盲目地将商业的触角伸到已经四处爆雷的互联网金融行业无疑更是一种冒险的游戏。对于以开店来实现自我扩张的名创优品来讲,将自身的发展与爆雷的互联网金融深度绑定在一起无疑是一种危险游戏。

然而,如果仔细分析名创优品涉足金融的方式,我们就不难发现,其实名创优品只不过用互联网金融平台的“催化剂”将风险转嫁给了加盟商。很多加盟商在加盟名创优品的时候都是名创优品作为担保主体,贷款人则是加盟商自己,而贷款人(加盟商)的借贷平台则是名创优品旗下的互金平台,最终贷款资金多半以互金平台的保证金、加盟费又流入了名创优品,最终加盟商的“老板梦”破灭,却硬生生地变成了名创优品的“打工仔”。

以分利宝为例,我们就可以看出名创优品这种运作模式本身的风险所在。据腾讯财经报道,分利宝投资理财平台是由名创优品联合国内风控理财团队在2014年6月创建,该平台于2015年9月上线。公开资料显示,分利宝由广东光大分利宝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下称“广东分利宝公司”),该公司成立于2015年4月28日,目前法定代表人为莫劲云,而叶国富最早是这家公司的法人及执行董事。

但是,广东分利宝公司很快进行了五次股东变更记录。在前两次变更之后,广东赛曼投资有限公司(下称“赛曼投资”)退出股东行列,叶国富也不再担任法人和执行董事。赛曼投资是由叶国富在2013年7月注册成立,其个人占股98%。

不过,分利宝和名创优品的密切关系仍然有迹可循。两家公司的地址一致,均为广州市荔湾区康王中路486号;作为赛曼投资主要人员的郑明勇,与分利宝的监事同名;而叶国富则继续以分利宝董事长的身份,出席公开论坛。

熟悉互联网金融的人都知道,以公司本身作为担保主体,帮助公司自己的加盟商来进行贷款担保,其实是犯了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大忌——自融。这种靠“打擦边球”的运作模式不仅被监管部门所禁止,而且对名创优品的盈利模式有颇高的要求。

一旦名创优品无法继续大规模开店,一旦门店的盈利遭遇挑战,加盟商无法实现盈利的时候,违约现象便会发生,最终我们现经常看到的互金爆雷的乱象同样会在名创优品控制下的互金平台当中出现。而当加盟商意识到这种风险而开始挤兑的时候,名创优品的刚性兑付能力将直接决定着加盟商能否真正能够收回成本,一旦无法兑付,加盟商的加盟费同样将会血本无归。

名创优品之所以要求加盟商签订二选一的霸王条款,只不过是在用这种方式尽可能多地获取加盟商加盟费的一种方式而已。对于名创优品来讲,多了一个加盟商,就多了一个为自己打工的“打工仔”,就可能多一份利润。

尽管竞争是商业世界里必不可少的组成部分,但是,竞争的也要有下限。当竞争最终以消费者或者加盟商的利益做交换,所谓的竞争就变成了霸王条款。尽管名创优品的商业模式曾经给我们带来了无限遐想,但是,如果仅仅只是将发展的模式和套路停留在过往的功劳薄上,一味地靠碰瓷、靠营销、靠打擦边球来过活的话,最终必将落得身败名裂的下场。

当名创优品开始让加盟商进行二选一的操作,或许,从一开始就已经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