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刊财经    方沁雨

编辑            李壮

7月8日晚间,吉利汽车发布中期业绩预告预计上半年净利润将下降40%左右,吉利汽车结束了连续四年净利润持续增长的态势。与此同时,美林、花旗、大摩、中金等国际投行纷纷下调预期,集体“踩踏”吉利汽车的股价,其中大摩将吉利汽车大幅削价至5港元/股——业绩预告发布次日,吉利汽车开盘跌近6%,当日收盘至11.7港元/股,截至本周五,吉利汽车股价为12.20港元/股,恢复至7月8日的收盘价水平。

最辉煌的时刻,吉利汽车最高总市值为2697.85亿元港币,而当前总市值为1099.10亿港元,已蒸发过半。根据大摩对其最新估值,吉利汽车将只值455.65亿港元,意味着大摩对吉利汽车的估值还不及当前市值的一半。事实上大摩自2016年就开始唱空吉利汽车,并认为集团是最差的汽车代工公司。梳理大摩的唱空逻辑,有行业变化的因素,但更多的是与吉利汽车库存高企有关,而这部分是此前积极扩张产能留下的后遗症。另外一个关键则是定价,大摩对于吉利汽车的销售优惠、折扣几乎都持有负面观点。

国五激进去库存

根据吉利汽车未经审核销量报告,吉利汽车上半年总销量为65.17万部,较同期减少15%,是原计划今年总销量目标的43%。基于对后市的判断,吉利汽车修改并下调了今年的销量目标,将原定151万部下调至136万部。吉利汽车的销量在今年4~6月下滑趋势明显,总销量(含领克品牌)较去年同期分别减少19%、27%、29%,单月总销量跌至10万部以下。但是环比看,6月止跌,环比增加1%,而4月、5月环比均在-15%以下,吉利汽车解释称,下跌是由于公司持续减低经销商的总库存所致。

6月为何能引来反转?事实上并不只吉利汽车一家。乘用车市场信息联席会(下称乘联会)发布的最新数据,今年6月份狭义乘用车的销量同比增长4.9%、环比增长11.6%,广义乘用车同比增长4.9%、环比增长11.5%,国内车市迎来年内首次正增长。乘联会秘书长崔东树认为,6月销量与国五国六政策刺激有关。

《红周刊》记者走访了一家位于北京姚家园的吉利汽车4S店,该店销售人员向记者表示,经过上一个月的促销活动后,国五的库存已经清空差不多。该店主要代理吉利汽车的燃油车,推介资料里重点推广吉利帝豪GS、远景X3、吉利宾瑞这三款车型,虽然在纸质推介资料中这三款车型的排放标准仍然标注是国五,不过根据官方宣传,这三款车型已于不久前升级成国六。

在该4S店内,左侧集中摆放国五的车型,右侧集中展示国六车型,前台在中央以示区隔。在左侧,有醒目的红色立牌写着“限量抢购”,其中一部SUV车型上用大字标识9万多的价码,而在右侧重点强调了一款售价5万多的白色远景X3。

“全国只有北京的车牌现在还可以买国五。”销售人员表示,“上个月折扣力度比较大,也就是从原来优惠几千块变成优惠一两万,拿远景来说,原本售价5万多,上个月可以4万拿走,仅3天时间这一车型就卖出了30部。”该人士告诉记者,该店在4S店中已经是处于黄金地段,不算偏远,这个销量业绩已经可观。

此外,记者注意到,该4S店与其他修车门店紧挨着,销售人员表示,公司将一部分店面租给了修车公司。“有一些4S店资金链紧张。就我们周边来说,最近倒闭了两家,都是私人的。我们是国营的,问题不大。”他解释道。

终端消费市场回春 新一轮周期在即

杭州的一家汽贸店销售人员告诉《红周刊》记者,最近并没有出现经销商大面积倒闭的情况。此外,以他多年的从业经验看,车市在下半年只会越来越好。“举个例子,我6月份只拿到1万元的提成,本月到现在我就拿到了3万元。”上述汽贸店人员表示。

崔东树在接受《红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目前整个汽车行业已经完成出清,经过国五国六的催化,尤其是东部地区已经完全消化库存,车市即将开始新一轮的周期。

“零售端表现和厂家表现有出入。上半年厂家的生存状况非常严峻,零售端没有那么惨烈。随着国六实行,消费者也将接受国六,而国六多为新品,价格偏高。现在零售端逐步回暖,厂家的生存会好很多,不管是合资品牌还是国产品牌,下半年厂家表现将超预期。”崔东树说。

根据大摩的分析报告,预测吉利汽车今年上半年仅能盈利35亿至36亿元,今年全年盈利70亿元,不及吉利汽车2018年净利润一半——吉利汽车2018年净利润约143亿元,而2019年最新销量目标较去年实现销量降低约9.3%,如加上国内车市回春因素,大摩对吉利汽车2019年的净利预期直接砍去一半似乎过猛。

(本文已刊发于7月20日的《红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