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1月5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2019年6月13日,科创板正式开板。7月22日,科创板首批25家公司启动上市仪式。从提出到首批企业实现上市交易,仅用了八个月的时间,创下了“中国式加速度”。

科创板不仅采取了全新的交易规则,也就是上市前五天不设涨跌幅,五天之后涨跌幅为20%,另外增加了参与门槛,要求资金持有量在50万以上且交易时间超过两年的投资者才能参与。

那么对于投资者来说,想要了解的问题也有很多。比如,科创板打新的中签率如何?交易过程中,有哪些容易忽视的操作细节?

7月17日,光大保德信基金研究部总监兼光大新增长基金经理魏晓雪受邀做客由界面商学院出品的高端财经对话节目《超级对话》,就各方高度关注的科创板热点话题进行解读。

1. 界面新闻:公募基金在筛选科创板的股票时,作为基金经理主要会看哪些指标?

魏晓雪:我们主要是两个维度来看。一个是行业的壁垒、未来的成长空间,技术的实力包括研发投入比例、成长性是否持续等角度。指标上来说可能无法用单一的指标来衡量,而是要用多个维度来看。比如PE、PS、自由现金流模型等可能都会使用。

科创板主要投资于信息技术高端装备,新材料,新能源,节能环保,生物医药高端制造创新方向,有着丰富的投资机会,但相应的,也有着较大的风险。在筛选科创板标的时,我们将遵循传统股票的研究策略,会选择拥有行业壁垒优势、技术实力雄厚、研发能力优秀、成长性持续看好、在科技细分垂直领域保持领先地位的科创企业,我们认为这些公司将享受充分的估值溢价。另一方面,科创板公司需要根据公司所处的阶段、环境、行业等多个维度,在不同生命周期应有不同估值方法,比如市销率,企业价值/销售收入,企业价值/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自由现金流贴现模型等。

2. 界面新闻:筛选科创板标的时,公募基金过去三十年累积起来的对传统股票的研究策略是否依然有效?

魏晓雪:对于科创板上一些偏成熟的企业来说,我们认为沿用主板上市公司的研究方式可能是可行的。但是对于其它一些模式的公司,那我们可能会采用一些不一样的视角来看。

3. 界面新闻:科创板刚开板时,炒作的热情会非常高,公募基金科创产品一般是三年期封闭基金。现在看到有一些私募基金也是比较热情,可能一家私募就有十只产品都是顶格申购,也超过了它的资金总规模,怎么去约束这些短期资金的炒作?另一方面,长期资金如何去控制风险?

魏晓雪:从短期层面,交易所无论对于机构还是个人已经做了一些准入的限制,比如投资者适当性管理制度,避免不合格投资者跟风炒作;二是在交易层面,引入了诸如:连续竞价阶段引入价格申报范围的限制,这个在主板以前是没有的,同时实行市价申报保护限价;三是对盘中异常波动临时停牌。这些措施加在一起,短期的炒作资金应该会比较谨慎。

对于比如公募基金这样的机构投资者,我们相信会以一个比较中长期的视角去评估企业的发展前景。如果在短期价格有剧烈的波动的时候,那这部分的长期资金有可能会介入,可能可以做到一个价格平滑的作用。

4. 界面新闻:科创板各方资金云集,有一种算法,科创板开户有300万,以每户10万计算,就是3000亿;公募基金战略配售空仓的1000亿元、存量调整的1000亿元;还有集结险资和银行资金,总共投资科创板的可能达到万亿级别。这种算法科学吗?有这么多资金吗?

魏晓雪:这个算法有一定的合理性。当时通过新股申购的公告我们推算过,之前发行20多家公司,在A类配售的话,每次申购的资金规模在1000亿到5000多亿不等。中国通号是最大的,大概是5800多亿规模。这仅仅是A类账户,A类账户是包括基金、保险、社保等这些机构。回来推算,加上个人的资金,规模可能也差不多。

5. 界面新闻:目前上述这些各路资金中,哪些是对科创板中长期的基础作用?公募基金千亿的资金是如何发挥这种长期基础作用的?

魏晓雪:通常来说,资金属性更长的机构,比如公募、保险等机构可能更能发挥这样的长期基础作用。机构类的资金发挥长效机制主要体现在投资标的的筛选上。机构投资者有更专业的人员做这方面行业研究和公司调研,对于公司跟得更紧密。对相较于个人投资者,对行业发展的理解会更好一些,对于短期的价格波动也不那么敏感。

在公募的范围内,交易和风控的限制也是十分严格的。比如,不允许短期内反向交易等。

6. 界面新闻:科创板开始交易前五天的时间不设涨跌停限制,后面是20%的一个涨跌停限制。科创板上也设立了交易异常波动的一些情形的认定,以及相应的应对措施。还是比较期待科创板开市的前几天会一个什么样的情景?

魏晓雪:开市那几天,在优质的标的上,资金的热情应该会比较高。尤其有些优质标的发行价格合理或者偏低,可能会得到大家的认同。

7. 界面新闻:市场多空博弈会比较大吗?前期涨跌会比较剧烈吗?

魏晓雪:这个可能很难预测。现在交易所已经做了各种限制,也是希望大家在投资和交易上能够比较理性的。比如:申报价格不高于买入基准价格的102%;或者申报卖出时,申报价格不低于卖出基准价格的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