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份,在快递界发生了一件大事。阿里巴巴宣布收购申通31.35%的股份,约定收购价为99.82亿人民币。

而就在不久前的3月份,阿里巴巴以46.6亿的价格,收购了申通14.6%的股份。

这样算下来就是:阿里巴巴总计以146.42亿的价格,收购了申通45.59%的股份,由此成为申通的第一大股东。

那么问题来了:这些股份是向谁收购的呢?

出售者正是申通的两位创始人:哥哥陈德军是董事长,主外;妹妹陈小英是副董事长,主内。

但是陈小英的经历更为传奇,她才是申通真正的创始人。

两人由此套现146亿,从此金盆洗手,退隐江湖。

陈小英

陈小英出生于一个特殊的年代——1976年,家乡浙江桐。

在陈小英上初中时,父亲因病去世,为生活所迫,陈小英不得不辍学,到80公里外的杭州打工。没学历没学历,找来找去,只能到一家印染厂当女工。巧得是,这家印染厂有一个叫聂腾飞的小伙子,也是桐庐人,经常为陈小英端茶倒水,关爱有加。孤苦的陈小英很快坠入爱河,没多久两人喜结连理。

1992年,正值邓爷爷南巡,众人的经商热情被点燃,首当其冲的就是外贸生意,上海浦东新区随之成立。

杭州想做外贸生意没那么简单,第一个拦路虎就是:报关单无法及时送到上海。

那时他们还不懂什么叫做“快递”,到有一天,聂腾飞听一个外国友人说,在国外快递是一个非常有前景的行业。他便找来工友詹际盛和陈小英,一起商量。大家一琢磨,于是说干就干。一家叫做上海盛彤实业有限公司,就这么开张了。这就是申通速递的前身,那是1993年。

同样是1993年,远在南方的广东顺德,另一个做印染生意的小伙,同样遇到报关单无法及时送达的困惑。于是他也成立了一家快递公司,名叫顺丰速递,那小伙的名字叫王卫。

王卫

当时速递业务是块禁地。邮政相关部门并不允许民间经营,所以做这行当是有风险的。

王卫是香港人,注册的也是港资公司,这算是一个隐性的护身符,业务开展起来容易不少。

而聂腾飞和陈小英却不一样,泥腿子出身的他们,不仅辛苦,还要提防各种盘查。聂腾飞和詹际盛每天帮人送“报关单”,几乎住在了杭州到上海的火车上,为了躲开列车员的盘问检查,两人只能一上车就赶紧钻入车座下。陈小英有时也需要去接单,每次像做特务一样,一般约在一个僻静的地方,还设有接头暗号,她还要躲在角落里暗中观察一会儿,发现没有异样,才敢出来接单。

比起这种担惊受怕,陈小英更喜欢在家里打电话推销业务。虽然很多人怀疑她是骗子,有的直接挂掉电话,有的则破口大骂,但陈小英却始终保持一种平和。

每天拨打上千次电话,工作时间常常超过17个小时,没有娱乐,没有休息。这一切都得到了回报,年底一算账,公司一共赚了2万块钱,小两口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万元户”。

显然,陈小英两口子对这点收入并不满足。为了将生意做的更大,陈小英把哥哥陈德军拉入伙,聂腾飞邀请弟弟聂腾云也加入了,一个家族企业的雏形,就这样形成了。

业务变大了,陈小英也开始对“盛彤”这个名字有点挑剔,不顺口,也没有张力。一日,在说这两个字时,另两个近音词蹦入她的脑中:“申通”。

而“申通”有着更好的寓意:“申”是上海的简称,“通”是四通八达之意。于是“申通”二字就此定下。

申通的核心圈都是一家人,工友詹际盛明显感觉被孤立。没多久他便离开了申通,和弟弟詹际炜一起创立了另一家快递公司:天天快递。

而申通人手不足,也成为了发展瓶颈。

快递与其他行业不同,从业人员的诚信很重要,否则卷走财物怎么办?怎么解决?最好的办法就是找老家的人。大家乡里乡亲,知根知底,信用问题自然好办。于是陈小英和聂腾飞回老家招人。

人员的到位,再加上采用的“加盟制度”,申通也迎来了自己的野蛮生长时期。1998年,申通已经拥有了50多个网点,公司员工近2000人,毅然成为长三角快递行业的老大。

当事件向美好的方向发展时,总有猝不及防的悲剧袭来。

1998年,一个晴朗的秋天,聂腾飞在去宁波送件的路上,车子莫名冲出公路,聂腾飞不幸身亡。

树倒猢狲散,分家过日子是必然的结果。聂腾飞死后的第二年,弟弟聂腾云走出,创立韵达快递。

2000年,申通财务张小娟离开。与丈夫喻渭蛟创办了圆通快递。

2002年,申通某一级站点负责人桑学兵,找到陈小英的同村发小赖梅松,后者做木材生意,愿意出资500万,一同创业,起名:中通快递。

这就是“三通一达”的来历。

后来,陈小英斥资1.6亿元收购了天天快递,而出任CEO的,则是陈小英的现任丈夫奚春阳。

这种关系错综复杂,想必你有些晕圈,从下图中,你也能大体了解到中国民营快递的一个整体脉落。

在快递业一直有个固有的说法:顺丰和桐庐系,平分天下。

此话不假。除去顺丰,中国大大小小百家快递公司,其实都是一脉相承,多为桐庐人,和申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你可能会想,都是桐庐人,大家的关系应该很好吧?但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同行是冤家,桐庐的这些快递大鳄们,表面上虽没有剑拔弩张,但几乎也是老死不相往来,这种僵化的关系也可见一斑。

丈夫去世,众人出走,内忧外患。这些困境陈小英是如何渡过的,我们很难得知具体的细节。但是,从大的方面来看,陈氏兄妹走对了两步棋:

1、实施“二级加盟制度”

申通发家靠加盟制,这也被其他快递公司模仿。但是这种野蛮生长方式,却充满了不可控制的副作用。对外要打,对内也要斗。

申通的加盟制,导致内部山头林立,恶意抢单,随意卖单,坑骗顾客的现象频繁发生。

陈小英在普陀寺闭关一周后,想出了一个办法:“二级加盟制”。

简单讲,就是原来的网点为“一级加盟商”,给总部交押金,而投递员要向所属的“一级加盟商”交押金,成为“二级加盟商”,可以自揽小片区域。

这种区域管理,互相牵制的办法果然起到了很好的作用,改良过的加盟制也变得稳定而有效。这种方法,一直沿用至今。

2、搭上淘宝快车

2005年,与丈夫创办了圆通快递的原申通财务张小娟,开始热衷于网上购物。在春节来临前,她在淘宝上买了一件皮大衣,本想过年拽一拽,可是等到年过完了,皮衣也没寄到。张小娟开始抱怨,说淘宝都是什么破物流啊,这么不靠谱。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老公喻渭蛟马上意识到,这是一个重大商机。于是正月十五还没过完,就赶往杭州,找马云谈合作。

喻渭蛟

那时的马云刚刚起步不久,远不如现在威风,但是却倔得一比,说价格不降到最低,免谈。

喻渭蛟就问他:“多低算最低?”马云说:8 元。

那时,邮政的价格是 22 元,江浙桐庐帮是 18 元,8 元简直是天煞价啊。估计当时喻渭蛟的心中,有一万只草泥马奔腾而过,但他还是咬咬牙,答应合作。

喻渭蛟其实不知道,8 元这个价格已经不错了。桐庐的同行们一边骂他破坏行情,没有底线,一边偷偷往杭州跑,压更低的价,谋求与淘宝的合作,价格竟然一度腰斩至 4 块,就这样拉锯了几年。

直到 2009 年马云首创了天猫双十一,陈小英蛰伏良久,感觉放大招的时候到了。在双十一之际,申通报出 2.7 块的地板价。

这种放血操作,让所有同行哑然失色,申通也迅速拿下淘宝的大量份额。2010年双十一前后,申通一度拿到淘宝4成的市场份额,搭上了淘宝的这班快车。陈小英也带领申通,成功跻身全国快递业的前三甲。

以淘宝为首的电商平台,无疑给中国快递行业带来了巨大红利。此类业务,并不能带来较高的利润,但却能带来两样非常重要的东西:现金流和规模。

现金流,有利于快递巨头的整体布局和多元投资。

2012年,陈小英拿出1.6亿收购了天天快递,让丈夫奚春阳出任董事长。除此,她还参与控股了实业、投资、房地产计算机网络技术等领域的25家公司。

电商业务带来的规模效应有利于上市。

2016年12月31日,申通快递借壳上市,陈小英身价破百亿。快递一姐,从此站上人生巅峰。

2017年9月,陈小英退居二线,辞去申通的所有职务,但她与哥哥共同出资的上海德殷,控制着申通53%的股份,仍然拥有绝对的控股权。

据说陈小英退隐江湖后,仅有一次出现在公众视野中。她在杭州投资了一家叫做“铭一”的口腔健康,开业时,哥哥陈德军、老公奚春阳,也亲赴现场“打call”,而这一天,正好是申通上市一周年纪念日。

在中国就是这样,任何一个看似无奇的行业,背后其实都有一张暗网。

所以,如果你是个创业者或者生意人,首先要考虑如何加入这个体系,而不是另辟蹊径。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固然值得尊敬,但跟着一群人吃螃蟹才是最保险的。


申明:以上内容转载于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来源:财经娱乐圈的财富号 2019-08-28 12:30) [点击查看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