事件:2019年9月10日,国家统计局发布了全国居民消费价格指数(CPI)和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2019年8月CPI同比上涨2.8%,涨幅 与上月持平,环比上涨0.7%,涨幅有所扩大;PPI同比下降0.8%,环比下跌0.1%。 

主要观点 

猪肉水果持续拉高消费物价涨幅。2019年8月份,全国居民消费价格同比上涨2.8%。其中,食品价格上涨10.0%,非食品价格上涨1.1%。8月份,食品烟酒价格同比上涨7.3%,影响CPI上涨约2.14个百分点,较上月有所扩大,继续贡献主要的CPI上涨动力。其中,畜肉类价格上涨30.9%,影响CPI上涨约1.31个百分点(猪肉价格上涨46.7%,环比上涨23.1%,影响CPI上涨约1.08个百分点,);鲜果价格同比上涨24.0%,影响CPI上涨约0.39个百分点;禽肉类价格上涨9.6%,影响CPI上涨约0.12个百分点;鸡蛋价格上涨3.8%,影响CPI上涨约0.02个百分点;水产品价格上涨1.5%,影响CPI上涨约0.03个百分点;粮食价格上涨0.7%,影响CPI上涨约0.01个百分点;鲜菜价格下降0.8%,影响CPI下降约0.02个百分点。其他七大类价格同比六涨一降。其中,其他用品和服务、医疗保健、教育文化和娱乐价格分别上涨4.7%、2.3%和2.1%,同比涨幅较上月进一步扩大,其中药品、医药服务及旅游价格均环比有所上涨。衣着、居住、生活用品及服务价格分别上涨1.6%、1.0%和0.7%,其中衣着环比负增长0.3%,其中的服装环比负增长0.3%,反映在内需疲弱和原料价格回落的背景衣着价格的下降,而居住价格则在租赁房房租同比1.7%的涨幅影响下上涨1%,房屋价格本质是租金的资本化,如果希望在高质量发展中消化房屋价格泡沫,租赁房房租价格仍存上行空间;交通和通信价格下降2.3%,仍然是工信部提速降费政策影响。整体来看,考虑到当前疫情的蔓延范围及生猪存栏情况,猪肉价格有望在接下来持续保持在较高位置,并极有可能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继续创新高,带动CPI持续处于高位。一个可能的方向是进口猪肉来缓解价格矛盾。我国饱受非洲猪瘟之苦的时候,大洋彼岸的CME的生猪期货从今年2月以后出现了一轮显著的上涨,涨幅接近30%;巴西肉类巨头JBS SA的股价也翻了一番多。美国是猪肉出口大国。猪肉出口总量占总产量的比例近几年保持在20%左右,但中国并不是美国主要出口国。2017年美国猪肉出口总量255万吨,其中出口中国16.5万吨,占比仅为6.47%。一个原因是是关税高,其二是瘦肉精。另外,除猪肉以外的食品价格也会受到猪肉价格上涨的影响,这些也会对物价形成较大的上涨压力。尽管中央层面以及各地已经开始在着手鼓励生猪养殖,然而于短期供需矛盾的化解可能还需要一定的时间来完成。从更深层次的理解来看,我们注意到货币政策在防范化解重大风险中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这也将有助于整体物价水平的上扬。

工业品价格同比环比回落。2019年8月份,全国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同比下降0.8%,环比下降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下降1.3%,环比下降0.2%。1—8月平均,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比去年同期上涨0.1%,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下降0.2%。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中,生产资料价格同比下降1.3%,降幅比上月扩大0.6个百分点,影响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总水平下降约0.98个百分点。其中,采掘工业价格上涨2.8%,原材料工业价格下降3.5%,加工工业价格下降0.8%。从主要行业出厂价格来看,煤炭开采和洗选业价格、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黑色金属矿采业同比分别上涨0.9%、-9.1、21.7%,主要受原油价格回落和黑色金属年内的上涨所致。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中,黑色金属材料类、建筑材料及非金属类价格均上涨3.8%,农副产品类价格上涨2.9%;化工原料类价格下降6.8%,燃料动力类价格下降3.2%,有色金属材料及电线类价格下降2.3%,如果说黑色金属材料类、建筑材料及非金属类价格上涨更多地受房地产后周期的施工影响,那么有色金属价格的回落则更多受制造业的低迷影响,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中的不同种类价格变化趋势的不同仍然是经济结构的直观反映。考虑到当下的政策倾向,即严厉限制地产的融资及扩张的同时在基建托底经济方面积极发力,相关工业品价格也会再次发生分化。

物价的前景取决于结构性改革力度。在之前几个月的物价点评报告里面,我们均指出过,货币政策在处理当前复杂经济局面时的救市力度决定物价空间。当然,政策层面还存在许多其他政策组合,货币政策扮演的角色轻重取决于结构性政策的力度。从当下的政策思路来看,对地产的限制和金融供给侧改革会持续推进,而对中小微企业的定向支持会持续,在这个过程中,政策也会根据实际经济运行状况和市场发展状况进行微调,以防止整体经济和市场的运行偏离预定轨道。

在7月20日举行的金稳委第六次会议中,政策层阐明要继续实施好稳健货币政策,适时适度进行逆周期调节,保持流动性合理充裕。但时隔一个多月,8月31日举行的第七次会议中,则从“适时适度进行逆周期调节”改为了“加大宏观经济政策的逆周期调节力度”,这也说明未来的逆周期政策调节力度会有所增大。另外,金稳会首次明确提出实施“积极的财政政策”, 并要求把财政政策与货币金融政策更好地结合起来。而在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结合方面,也进一步指出金融部门继续做好支持地方政府专项债发行相关工作。另外本次会议还格外强调了“下大力气疏通货币政策传导”,央行也多次表示通货币政策传导渠道是接下来的工作重点。8月17日,央行即宣布改革完善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形成机制。从当下的改革发展进程以及货币金融政策制定部门的动态来看,我们可以大致反推当前的经济下行压力仍然较大,而结构性改革的成效也相当有限。在这种情况下,我们依然建议市场参与者积极把握宽松货币环境下的风险资产投机机会,这一点在物价真正开始掣肘货币政策之前一直成立。事实上,如果我们去回顾年初以来风险资产的走势,不难发现,1月份到5月份风险资产走了一轮完整的疯涨、泡沫、崩盘和停滞的周期,当下的上涨只是新一轮投机行情的开始,走到什么时候还需要继续关注参与者的投机热情、政策取向和态度等因素的发展。而对于债券市场而言,已经开始有市场参与者将结构改革困难的中国经济大局里的债券市场前景与时下的欧洲与日本的现状相提并论,然而,我们认为这是一个相对长远的判断,结局也许会相似然过程可能会相当曲折,于中短期而言,在系统性风险底线基础上的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背景下,利率债的走势更多取决于主管部门对于经济下行的容忍度,在这个背景下审视7月底的政治局会议与8月底的金稳会,利率债收益率继续较大幅度回落的可能性相当低,我们目前暂时建议宽幅震荡思路对待,事实上我们建议投资者不要忽略物价压力的进一步增加接下来对利率债的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