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24日是药圈的大日子,药品带量采购“4+7” 城市扩大范围——联盟地区药品集中采购如约而至。根据目前流出的报价情况来看,拟中选的药品,平均降幅达超过22%。

价格大降,药圈一片喧哗声。价格低到什么程度?一个段子在坊间流传:药圈的人从来不喝矿泉水,因为太贵,他们往往都是随手一袋生理盐水,拿起来一顿狂饮。

“带量采购”搅动药圈

“带量采购”一词不时见诸报端,但具体什么意思,却又隐隐约约说不上来。

究其源头,2018年11月15日,上海等11个试点地区组成的联合采购办公室,发布的《4+7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文件》规定:“化学药品新注册分类批准的仿制药品目录,经联采办会议通过以及咨询专家,确定采购品种(指定规格)及约定采购量”。

对此,业内称为带量采购,或是集中采购,简称集采。目的是通过集中采购制度,让群众以比较低廉的价格,用上质量更高的药品。

带量采购因何而起?国盛证券给出了一个很直接的解释:医保资金压力的不可逆转,决定了医保局由过去的被动支付转向主动支付,带量采购就是政策组合拳中的一环,医保局持续在药品乃至于耗材中挤压流通环节的定价水分是必然的。

可想而知,在“带量采购”制度之下,很多药品,尤其是缺乏核心竞争力的仿制药,价格会一降再降,逼近成本线。去年底的范围是“4+7城市”,今年的新情况是“全国扩面”,带量采购模式扩展到25个省,采购基数达到3倍以上。中标规则,由去年的独家中标转向多家中标,报价最低的 3 家企业获得拟中选资格(申报企业不足 3 家的,以实际为准)。

竞标现场堪称“白热”

9月24日,参加扩围的25个省份及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在上海开展联合招采,产生了拟中选结果。从传出的图片来看,现场人山人海,个个神情紧张,毕竟是关系到未来2年的“口粮”啊。

本次降价的幅度有多猛?医药媒体“E药经理人”现场获得的消息是,阿托伐他汀口服常释剂型(一种降血脂药物),最低产品报价为1.68元/盒(10mg/14片),平均0.12元/片,对比去年4+7中选价格0.55元/片,降价幅度超过78%。

从整体报价来看,根据联合采购办公室发布的公告,与联盟地区2018年最低采购价相比,拟中选价平均降幅59%;与“4+7”试点中选价格水平相比,平均降幅25%。

这意味着,中标药企“以价换量”,虽然需要降价,但能获得更大的采购量——可以快速布局到全国,节省大量在“进院”中花费的时间和经费。如果失败,则意味着药品无法纳入医保报销,几乎与市场无缘,只能黯然say goodbye,来年再战了。

今年竞争激烈的一个表现是,原来只有本土药企参与竞标,而这次,辉瑞、诺华、赛诺菲、默沙东这些国际原研药巨头,以低价著称的印度药企,都加入了战局。因为中国的患者量、随着可及性提高带来的扩容市场,谁都难言放弃。

另一面是,过期原研药的边际成本很低。北京大学药学院副教授江滨曾对媒体表示,在美国药品市场,部分仿制药的价格水平比我们的“4+7”水平还低,比如氨氯地平的价格不到7美分一片。

这一次还有个新现象,来自印度的瑞迪博士实验室降价54%,中标奥氮平口服常释剂型。这是一种治疗精神类疾病的药物。

还记得《我不是药神》吗?剧中讲述的“抗癌神药”格列卫,是由诺华研发的一种治疗慢粒白血病的药物,效果不错,就是太贵了,2万多一盒,一般工薪家庭根本消费不起。而印度仿制的格列卫,效果差不多,一盒只需几百块钱。由此可见,印度的仿制药水平是比较高的。

这给渤海证券分析师徐勇等人带来的思考是:印度凭借低廉的制造成本、大量言语相通的合格技术人员以及政府可协调的专利机制,成为世界第三大仿制药生产大国,供应全球约20%的仿制药。印度药企入华,给本就薄利难销的国内仿制药市场再添不确定因素。

药圈投资启示录

无需过多强调,无论是药企,还是投资者,都感到非常紧张——这既关系到利润,也关系到股价。

当天流传的一张图片显示,竞标现场就有人给朋友发微信,告知中标的企业和药品的价格。一传十,十传百,这种信息随即体现到股价上,24日下午甫一开盘,有的出局医药股就被海量抛盘砸下,一些中标大赢家的股价则是直线拉升。

难怪期货圈的人感慨说:“还以为只有做期货,才会时刻盯着产品报价一顿操作猛如虎,原来股票也有这种玩法!”

不过这也可能形成一个悖论:从企业角度来看,获取最多份额势必面临报价最低的局面,但由于产品降幅过大,对应市场规模、利润反而有可能小于竞争对手。另一面,中标企业虽面临毛利率下降,但销售费用率也会相应下降,牺牲部分老品种为新品种铺路,也是可接受的一种选择。

降,还是不降?药企需要寻找一个折中点。

落实到投资上,可以给我们带来2方面的思考:

其一,正如中信证券的判断:从目前中标的价格来看,仿制药行业利润回归到合理水平的趋势不会改变。

其二,关注对政策免疫的领域。国泰君安就认为,创新药是未来的主线,具有持续研发创新能力的公司将强者恒强;部分专科产品或者偏消费的产品,由于其产品不在医保目录,面临较小政策压力,会相对受益。

随着仿制药市场重新回到薄利多销的跑量模式,更多的药厂将会向专利药转型。这也不无好处:会有更多医治疑难杂症的药问世。毕竟,人类健康的进步,更多还是靠各种新药推动的。

数据来源:

《集采扩围超预期,量价差异引深思》渤海证券2019-09-25

《带量采购全国扩面拟中选结果产生,行业集中度预计将进一步提升》中信证券2019-09-25

《带采扩面拟中选结果分化,关注后续省份选择进展》西部证券2019-09-25

《4+7带量采购十问十答》国泰君安2018-12-11

《带量采购全国扩面,关注集采受益标的》国盛证券2019-09-25

声明及风险提示:以上券商观点不代表万家基金的观点,亦不作为任何投资建议及法律文件。投资人购买基金时候应详细阅读该基金的基金合同和招募说明书等法律文件,了解基金基本情况。基金管理人承诺以诚实信用、勤勉尽职的原则管理和运用基金资产,但不保证基金一定盈利,也不保证最低收益。基金有风险,投资需谨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