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婚姻不比恋爱,上市老板离婚要选好退场姿态。

咋又离了呢?

贵州益佰制药(SH:600594)原董事长、景峰医药(SZ:000908)实控人叶湘武的第二段婚姻再一次走到了尽头。 与一道白手起家的第一任妻子“分家”,第二任妻子、也是这次离婚的小娇妻张慧,同叶湘武的女儿叶高静同岁,皆是1981年出生。   

小娇妻和女儿同岁,首任妻子是药界女强人景峰医药董事长叶湘武个人婚姻本是有关私人情感的事儿,但对于上市公司商界公众人物来说,就不是一件简单的私家事了。 10月7日,景峰医药发布的一份公告显示,公司董事长、同时也是益佰制药原董事长叶湘武又一段婚姻结束了。公告称,经友好协商,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叶湘武与一致行动人张慧已办理离婚手续,解除婚姻关系。 此外,两人于2019年9月30日签署了《关于解除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书》,双方自《关于解除一致行动关系的协议书》签署日起解除一致行动关系,后续双方将依照自身意愿独立行使股东的权利和义务。 景峰医药创办于2010年,2014年12月借壳重组“湖南天一科技股份”,成功在深交所上市。现拥有22家全资、控股子公司。 叶湘武和第二任妻子离婚并解除一致行动关系后,仍为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目前,叶湘武持股比例为19.80%,张慧持股4.14%;如今,叶湘武及其一致行动人持股情况是:叶湘武持股19.80%,其女儿叶高静持股3.86%,其妹妹叶湘伦持股0.34%,三人合计持股比例为24%。景峰医药张慧,是叶湘武的第二任妻子,二人年龄相差29岁;很有意思的是,小娇妻张慧和他的女儿叶高静二人同岁,皆生于1981年。 2013年9月末,彼时湖南的天一科技两年连亏,面临退市风险,其首次发布资产重组方案中,披露了借壳方“景峰医药”叶湘武等人基本情况。其中,张慧同叶湘武的女儿叶高静,均取得美国长期居住权,且截止于2012年3月之前均无任职单位。 不过,那份重组方案中披露,叶湘武也同样取得美国长期居住权,然在后来景峰医药公布的财报里,又申明“没有其他国家或者地区的居留权”。 叶湘武生于1952年,今年67岁,张慧和叶高静二人今年38岁。益佰制药董事长窦啟玲(右1)去年8月,叶湘武的首任妻子、益佰制药董事长窦啟玲,荣获“贵州十大杰出女企业家”称号。 益佰制药,创建于1995年6月12日,2000年顺利完成股份制改造后,于2004年3月8日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这也是贵州省首家上市的民营企业。2018年,益佰制药公司实现工业产值31.83亿元,销售收入38.83亿元,纳税5.27亿元。公司上市至今,累计向国家纳税53.77亿元。 窦啟玲生于1960年,今年59岁。2018年福布斯中国富豪榜上,窦啟玲上榜的财富身家为28亿元,是贵州排名前十的女富豪。 益佰制药的创始人,为叶湘武和前妻窦啟玲及其他几位合伙人,生意越做越红火。二位白手起家、共同创业的创始人夫妻却因感情破裂而分手。分家后,叶湘武获得了益佰制药旗下一家子公司,即景峰医药。通过借壳上市,叶湘武又重回人生事业的另一个巅峰。窦啟玲女儿、益佰制药副董事长窦雅琪在过去很长时间里,窦啟玲虽为益佰制药的大股东,但多隐身于幕后,而在事业舞台上行走的是益佰制药前董事长叶湘武。直到2007年7月,她才从丈夫叶湘武手上接过总经理职务,从后台迈向前台。 也就在2007年,窦啟玲的女儿窦雅琪从美国留学归来,第二年窦雅琪出任公司董事。窦雅琪生于1984年,比叶高静小3岁,现任益佰制药副董事长、副总经理。 2009年1月、2月,叶湘武先后辞去了益佰制药董事长、董事之职务,至此,这位益佰制药创始人之一、第二大股东,完全退出了益佰制药管理层。 窦啟玲与叶湘武因感情破裂而“分家”后,叶湘武分得景峰医药的前身——“上海佰加壹”。2009年2月16日,益佰制药召开股东大会,审议将益佰制药子公司上海佰加壹医药有限公司97.02%的股权以9903万元的价格转让给叶湘武的议案。 不过,与前任丈夫叶湘武这边和小娇妻张慧离婚的“坏”消息相比,益佰制药窦啟玲这边的日子过得也不是很顺心。 2018年益佰制药突然“爆雷”,一向赚钱的这家上市药企净亏损7.25亿元,净利润增长为-287.21%。而今年一季报显示,窦啟玲的全部股权处于质押当中。 顺带一提,所谓叶湘武、窦啟玲的感情危机,是外部的说法。数年之前叶湘武退出益佰制药管理层时,相关公告称,“叶湘武的辞职属正常的职务变动,公司董事会对其任职期间为公司所作的贡献表示衷心的感谢。”

首任妻子:从一个普通职员到药界女富豪

叶湘武在景峰医药销售工作会议上叶湘武和小29岁的娇妻张慧二人分手的个人情感部分,并非本文想要深入猎奇之处。这里,有必要分析一下婚姻关系对家族企业传承的影响。 婚姻关系,本是个人生活层面的事件,但对于家族控股的上市企业来说,其核心创始人、或者高管的婚变,必然会对企业的价值及成长造成一定的影响,甚至还可能付出高昂的代价。 古云:“糟糠之妻不下堂”。当企业上市或者发展壮大后,与发妻(现代社会也包含“发夫”)的离婚行为,社会上往往会有“背叛”一说,进而对上市企业诚信及道德层面的担忧和质疑,一旦社会信任度下降,表现在资本市场上通常就是股价下跌。 另外,离婚还会涉及巨额的财富补偿、股权架构上的变化,很多婚姻关系的突变,对企业可能产生更根本的影响,恐怕会改变家族企业原有的产权结构,其核心问题是企业将由哪一方(甚至可能是外人)来掌控。 比如,叶湘武退出益佰制药后,近年来其掌控的景峰医药也面临简卫光、欧阳艳丽等创始老臣离职,以及股东减持潮等影响。而益佰制药这边,窦啟玲被曝通过虚假合同套取公司资金,还曾试图将旗下6处房产高溢价售予上市公司。 2018年11月13日,益佰制药公告称,益佰制药旗下子公司益佰投资拟出资1.62亿元收购窦啟玲及女儿窦雅琪名下的6套房产。不过,这起收购案引发交易所关注后,今年1月,益佰制药又公告终止资产转让协议。益佰制药董事长窦啟玲(左3)同叶湘武相比,他的首任妻子、现为益佰制药董事长窦啟玲的人生经历颇具传奇色彩。 生于1960年3月的窦啟玲,大专毕业后,曾先后在成都某航天研究所、贵阳市商业银行做过职员,后来又出外打工,主要从事药品推销工作。当然了,一辈子打工,是无法成为贵州十大女富豪的。 贵州一带盛行苗医,有“夜郎无闲草,黔地多灵药”之说,有很多民间验方,当年益佰制药草创之时,就是以苗药为主。 1995年创办益佰制药的前身——“贵州妙灵制药”,为了筹集创业资金,窦啟玲和丈夫叶湘武不单联合了几个合伙人,还抵押了自己的房子,向银行贷款20余万,加上自己的积蓄,筹集35万元。日后,益佰制药IPO招股书披露的信息里,股东叶湘武当年出资仅2万元。 那时,妙灵制药只有一间简陋的租赁厂房,简单的机器,加上管理人员也就10来个人。不过,即便是那样艰苦草创的环境,药厂还是出产了自己的第一个产品“克咳胶囊”,创业第一年就有1700万元的销售收入。 1999年初,公司整体接收了当年濒临破产的贵州玻璃厂,并扩建厂房。窦啟玲还将原玻璃厂200多名员工送至当地卫校培训。到2000年,公司又完成了股份制改造,四年后成功在深交所上市。窦啟玲(中)在绵阳富临医院目前,益佰制药的主要产品有注射用洛铂、艾迪注射液、银杏达莫注射液(杏丁注射液)、复方斑蝥胶囊(康赛迪胶囊)、克咳胶囊、感冒止咳糖浆、疏肝益阳胶囊、金骨莲胶囊等。

除益佰制药外,集团旗下还有海南长安国际制药、云南南诏药业、天津中盛海天制药、北京爱德药业、贵州民族药业、贵州益佰女子大药厂等6家生产药企。 近年来,窦啟玲不断拓展旗下医疗板块,现拥有灌南县人民医院、绵阳富临医院、毕节市肿瘤医院、黑龙江华澳医院管理有限公司、辽阳市中奥肿瘤医院等5家医院。 不过,益佰制药近来似乎在走下坡路。在公司公告栏上,满屏都是股权质押的消息,从一个侧面反映出公司的“钱紧”问题。今年6月,窦啟玲及三名高管还被贵州证监局出具警示函,也说明公司内部治理层面有一些不足之处。 今年6月11日晚间,益佰制药发布公告称,因通过与第三方签订虚假工程合同或协议,套取公司资金 3294.87 万元,益佰制药及其实际控制人窦啟玲、三名高管被贵州证监局出具警示函。不过,窦啟玲后来已将套取资金归还公司。 总之,婚姻不比恋爱,聚散随意,特别是家族上市企业老板,即便到了双方不得不要“离开”时刻,也请尽量掌握好彼此的“退场”姿态。(作者:一波君;来源:一波说(yangyibot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