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市界 何珊珊

编辑 |朗明

“打假斗士”方舟子再出手,手撕阿尔茨海默病新药。

11月2日,据第一财经、澎湃新闻等多家媒体报道,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了上海绿谷制药有限公司治疗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九期一(甘露特钠,代号:GV-971,以下简称971)的上市申请,该领域全球17年无新药上市的空白被中国原创新药填补。

这一消息原本让许多病人和家属为之振奋。但仅仅过了三天,许久不曾露面的科普作家方舟子发文“打假”,公开质疑其药效。

方舟子在文中称,上海绿谷制药由生产所谓的“抗癌保健品”中华灵芝宝、灵芝狍子粉等药品起家,曾因虚假宣传被央视等媒体多次曝光。不仅如此,971主要研发人员还多次论文造假。

矿小妹搜索过往资料时,发现上海绿谷本身存在诸多问题。过去多年间,公司几次改名,名下大力宣传的“抗癌神药”灵芝粉,贵过黄金。

方舟子再打假

称新药仅试验9个月,研究员论文造假

阿尔茨海默症极难治疗。此病症被发现一个世纪以来,全球仅有几款药物能够投入治疗。据公开报道,2018年初,制药巨头辉瑞公司宣布,将停止研发阿尔茨海默症治疗药物,原因是该公司认为这种行为徒劳,且成本昂贵。

11月2日,据多家媒体报道,上海绿谷制药有限公司治疗阿尔茨海默症的新药971获批上市,这款新药打破了该领域全球17年无新药的空白。然而,仅仅三天后,方舟子公开发文质疑。文中提到的问题有很多,简单来说主要有三点疑问。

1、新药背后的上海绿谷公司曾经用名下产品灵芝粉吹嘘“抗癌神话”。

2、负责新药研发的主要代表成员,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耿美玉有多篇论文造假数据,擅长用PS大法代替实验,有实验造假前科。

3、从药效来说,国际上做阿尔茨海默病新药三期临床试验通常要让试验对象服药长达二、三年,而这款药三期临床试验居然只做了9个月(36周)就认定有效,这个速度不正常。

方舟子直言,这样的公司,这样的研发人员,研究出的药,令人难以相信。

网友们纷纷表示,虽然我不认同方舟子,但这回我站他。只研发36周的药,怎么信?

22年研究

北京协和医院牵头、临床试验36周?

据第一财经报道,绿谷制药董事长吕松涛介绍,这款药共有1199例受试者参加了1、2、3期临床试验研究。其中3期临床试验由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附属精神卫生中心和北京协和医院牵头组织的全国34家三级甲等医院开展,共完成了818例受试者的服药观察。

不仅如此,整个临床试验也是由全球最大的新药研发外包服务机构艾昆纬(原昆泰)负责管理。据四川日报报道,艾昆纬被称为是全球领先的、最大医疗研究服务公司、美国500强企业。

按照上海绿谷董事长的介绍,3期临床试验为期36周,被分为九期一和安慰剂两组进行对比试验。研究结果表明,与安慰剂组相比,九期一可明显改善轻、中度阿尔茨海默病患者认知功能障碍。

1997年,中国科学院上海药物研究所研究员耿美玉从东京大学留学回国后,在中国海洋大学海洋药物研究所建立了独立的课题组。以她为代表的团队,实际已经从事该领域研究22年。

那么中科院、中国海洋大学团队研发的药,为什么绿谷制药也会来分一杯羹呢?

据澎湃新闻报道,2009年,中科院药物研究所时任所长丁健院士找到绿谷制药。丁健向吕松涛介绍,有一款治疗阿尔茨海默症药研发存在诸多难点与风险,全世界多年来药物研发没有新的进展,诸多药厂研发失败。

吕松涛表示很感兴趣,随后与中科院药物研究所建立了战略联盟。

吕松涛称,接下来,绿谷制药每年投入大量资金到971的研发中。但具体金额多少,并未有披露。他还提到早在三期临床试验前,绿谷制药就已经开始谋划药物研发的产业化道路。这主要是为了能在药品获批上市后能尽快投入生产,尽快惠及于广大患者。

吕松涛透露,国内市场上的联合用药,患者每个月至少要承担1500元人民币的价格,预计971会比这一费用略高。计划971将于11月7日投产,并于12月29日前将把药物铺到全国的渠道。从明年起,将进行上市后研究。

上海绿谷前世今生

伪造“抗癌神话”,被监管曝光800多次

矿小妹在天眼查搜索发现,上海绿谷成立于1996年,注册资本5000人民币,对外投资公司13家,其中包括中科绿谷(深圳)、长春绿谷等多家分公司,绿谷集团对上海绿谷公司百分百控股。董事长为吕松涛,副董事长为丁健,董事刘梅英疑似为实际控制人。

关于上海绿谷最早的法律案件可以追溯到1998年。

据中国法院网转载中青报的一篇旧文显示,1996年2月,原陕西省卫生厅药政处处长赵斯安,先后两次收受上海巨人集团出资、陕西省明德制药厂送上的现金共1.5万元,构成受贿罪。送钱的目的则是——加快办理“中华灵芝宝”、“灵芝片”、“灵芝胶囊”等5种药的批文。

上海巨人集团就是上海绿谷集团的前身,明德制药厂后成为绿谷下属西安绿谷制药公司,且负责人都是吕松涛。

“中华灵芝宝”自1996年问世以来,因其违规宣传,已被多地工商、卫生部门予以查处,甚至被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撤消过药品批准文号。

据南方周末2002年报道,“中华灵芝宝”有4大骗招“绝技”:请协会做报告、专家说、患者起死回生宣传,在报刊电视广播上刊播违规广告。

同时,绿谷还在国内各地多家报纸陆续刊登有种种“精彩”的“抗癌故事”。安徽某晚报的一篇文章中,写了3位肿瘤患者服用“中华灵芝宝”后起死回生的故事,最后印有“中华灵芝宝”的地址电话。可以说是没有不敢说出口的“宣传故事”。

在 “绿谷灵芝宝粉剂”的广告中,曾宣传“抗肿瘤首选品牌,急重晚患者有救了;有了绿谷灵芝宝,肿瘤复发转移率大大降低;实现肿瘤细胞悄然消灭。”以保健食品冒充药品进行宣传并声称对疾病具有治疗作用。

据中国经济时报报道,截至2002年,使用绿谷灵芝抗癌产品的患者已经达到150万人。该产品一盒重20克,售价1590元。平均每克售价要80元左右。2002年时,黄金的价格也不过每克90多元。曾参与过“中华灵芝宝”生产厂家绿谷集团开发工作的林志彬教授说,每克孢子粉最高市场价实际仅0.5元。

到了2008年,绿谷这款药仍然在市场上“猖獗”。

2008年,中央电视台揭秘‘绿谷’骗局”,称上海绿谷集团从1996年开始的中华灵芝宝到2002年之后的双灵固本散,再到如今的绿谷灵芝宝,在长达12年时间内不断变换名称和虚假宣传内容,被各级监管部门800多次曝光,成为近十年来全国最典型的系列虚假广告宣传案之一。

研发团队回应

相关论文仅有一篇,此药非神药

绿谷已经被打上“问号”,那么背后是否存在问题呢?

据财经杂志11月6日报道,在持续22年的研究,耿美玉等人至今仅发表过一篇有关“GV-971 ”的论文。这篇论文在今年9月的《细胞研究(英文版)》(Cell Research)上发表,该期刊由自然出版集团(Nature Publishing Group)与中国科学院上海生命科学研究院合作出版。只是该论文对治疗阿尔茨海默症的科研结论饱受争议。

关于审批速度和试验周期,971的Ⅲ 期临床试验只做了36周就认定有效。微博“上海发布”显示,整个审评流程过程实现了提前介入,随到随审等加速审批的方式,大大缩短等待过程,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完成了审批。

医药界听闻971获批后,并不全是兴奋,不乏泼冷水者。质疑之处同样包括该药的Ⅲ期临床试验数据“显得”略为不合常理。

不过,971的Ⅲ期临床主要牵头研究者肖世富回应质疑称:该药物目前是有条件获批,还需要进行上市后的临床疗效和安全性观察。

在肖世富看来,这一药物在Ⅱ期临床试验时,3个月已看到疗效,从疗效的走势看,在6个月的时候疗效还在上升,似乎疗效还未充分发挥出来;到了Ⅲ 期临床试验,设计了一个全球首个长达9个月的纯安慰剂对照研究。根据国内外治疗阿尔茨海默病对症治疗的临床试验指导原则,一般II期研究观察3月即满足要求,III期研究观察6个月即可。

肖世富说,根据971目前的研究结果来看,临床治疗效果是肯定的,但也 “不能夸大其疗效,还不能说是神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