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语:陷入困境的企业,大多数的问题是贪婪,扩张太快。

近日,ST新光(SZ:002147)公告披露,全资子公司“义乌世茂”收到法院传票,涉及诉讼金额4.93亿元。自今年以来,最励志浙江女富豪周晓光家族旗下上市公司ST新光已卷入了多起诉讼,前三季度净亏损2.66亿元。 目前,破产管理人进驻公司现场,周晓光这次还能站起来吗?

 债务逾期,涉诉金额再增加,浙江女首富离破产不远了?

新光控股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周晓光债务逾期,一张张法院传票上门,涉诉金额再增加,ST新光早已被控股股东掏空,浙江女首富周晓光离破产不远了。 截稿时,ST新光又下跌了,总市值仅剩下33.09亿元。11月4日晚,ST新光又公告一则坏消息:公司全资子公司义乌世茂中心发展有限公司于近期收到浙江省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传票、民事起诉状等相关涉案材料,涉及诉讼金额4.93亿元。 公告透露,2016年9月26日,义乌世茂、新光圆成作为共同借款人向光大兴陇信托借款4.5亿元,实际放款4亿元,浙江新光建材装饰城开发有限公司提供抵押担保,周晓光、虞云新作为连带保证人。因“义乌世茂”逾期归还本息,以致成诉。 该诉讼案件中,原告“华融证券”请求判令被告“义乌世茂”、新光圆成偿还原告信托贷款本金、利息、本金罚息、律师费及保全担保费等。该案件已被法院受理,尚未开庭审理。新光圆成总裁虞云新主持召开新光圆成房地产板块上半年经营会议2018年9月起,周晓光家族的新光控股集团资金链断裂,旗下已有多笔债券陆续违约。

早被控股股东“掏空”ST新光,也受到牵连。这一年多以来,ST新光存在业绩大幅下滑,被大股东资金占用及违规担保等诸多问题;毫无疑问,新光的内控是存在严重问题的,家族主导型管治模式弊端显露无疑。 ST新光的前身,是安徽上市公司“方圆支承”,2016年周晓光家族“借壳上市”并更名“新光圆成”,目前房地产板块为ST新光的主业。

截止今年三季报,ST新光的控股股东“新光控股”持股比例为62.05%,周晓光的丈夫、现为新光圆成总裁虞云新直接持股6.89%,属于股权高度集中的上市家族企业。 据ST新光之前公告披露的信息,2018年上半年,控股股东新光控股通过预付股权收购款、债务转移等方式,占用上市公司ST新光资金共计14.54亿元。

另外,ST新光还存在向新光控股和实际控制人周晓光夫妇提供违规担保等情况。

公告披露,从2017年11月至2018年8月这十个月期间,ST新光实际控制人之一、董事兼总裁虞云新擅自在担保合同上加盖ST新光公章,为控股股东新光控股及公司实际控制人周晓光夫妇提供了合计30.57亿元担保。 此外,ST新光及其子公司已多次债务违约,截止于今年上半年,ST新光披露的债务逾期金额累计高达29.79亿元,并卷入了多起诉讼,部分房产及银行账户也遭到查封。新光控股创始人周晓光、虞云新夫妇据10月底新光控股披露的信息,目前破产管理人已进驻公司现场,因关联公司众多,债权债务结构复杂,资产体系庞大,管理人仍在进行全面梳理核查。 据ST新光第三季报告透露:2019年8月21日,公司控股股东召开了第一次债权人会议。会上,依据破产重整管理人提交给金华市人民法院和债权人的《关于提请债权人会议核查债权的报告》,公司申报的债权进展如下:

公司申报债权2,167,470,389.45元,其中待确认债权1,773,434,389.45元,待确认的原因:管理人认为公司申报的债权情况复杂,事实情况有待进一步核查。不确认债权394,036,000.00元,不确认的原因:主债权人已申报相应债权,同时公司也对其债务人的求偿权申报了债权,管理人认为属于重复申报。 今年8月26日,新光集团举办了新光饰品“集结号”100天战役誓师动员大会,女掌门人周晓光将会议比作红军长征“遵义会议”,誓言打赢“绝地反击战”。

会后,周晓光在朋友圈发文称,作为新光的当家人,我选择坚强地站起来,完成自己的使命,竭尽全力给债权人,给合作伙伴,给我们的新光家人,给上级政府和全社会关心支持我们的朋友一个诚恳的交代。 周晓光还说:“债务危机发生以来,我一直在拷问自己,这些年在创业道路上的得与失,在重大战略判断上的成与败,在许多关键问题处理上的对与错;危机发生以后,各种艰难、困苦、责问、非议铺天盖地而来,我也曾经被压得喘不过气,也曾经失落和迷茫。这次重大的挫折,对于我,对于我们全家以及整个企业,都是一次深刻至极、痛彻心扉的历练和洗礼。”

不过,正如福耀玻璃创始人曹德旺说的那样,民企出问题是扩张太快,主要根源是贪婪、德不配位。

和周晓光一起打拼的丈夫、集团副董事长虞云新在誓师大会上也说,“以后会怎么样?有很多因素都不确定,但是有一点是明确的,那就是危机发生前的那种日子已经结束了。”

等危机来到眼前,等公司弄得“千疮百孔”,再想起“归零”心态,再想起要回归饰品“初心”,周晓光家族和她一手辛苦操持的新光,能不能争取到一个生存的机会?一切都是未知数。

最励志浙江女首富周晓光还能重新崛起吗?

周晓光和母亲合影濒临破产的浙江女首富、“饰品女王”周晓光的励志人生故事,比殷桃饰演的《鸡毛飞上天》剧中故事还要传奇,然其眼下从高光时刻跌入幽暗岁月“过山车”式财富人生,更是连续剧所没有的剧情。 时间是最好的证人!它记录了太多的奇迹、梦想成真,也验证了许多泡沫、失败和谎言,更是忠实地存储着一个白手起家传奇女富豪从巅峰跌落而下的痛苦过程。如今,岁月像一把无情刀,斩削了多少像周晓光这样明星企业家头上炫目光环,让人唏嘘不已! 一年多以前,周晓光,是新光控股集团董事长、女掌门,身家330亿的浙江女首富、“饰品女王”、连任两年光荣浙商年会的轮值主席。这位最励志的成功女企业家、新生代卓越女性的代表,家里家外,她和她的家族曾被奉为幸福生活典范。 20多年来,她和丈夫白手起家,将新光集团由一家饰品小厂打造成一个涉及饰品、制造、地产、金融、互联网、投资等多元跨行业企业王国,旗下1家上市公司,还有近百家全资子公司及控股公司,逾40家参股公司。 周晓光,生于1962年11月,祖籍浙江诸暨市岭北镇岭北周村,在她出生那会儿,岭北隶属于东阳,从某种角度说,她和丈夫虞云新都算是东阳人。虞云新生于1962年8月,两人同年。不过,未结婚前,周晓光要喊虞云新“干舅舅”,周晓光和同是卖绣花样的东阳老乡虞云新于1985年结婚,婚后的小家庭创业也变为周、虞二家联手生意。 早年,周晓光的母亲向虞云新的父亲学艺绣花,并拜为“干爹”。周晓光嫁给虞云新后,她的妹妹周晓芳又嫁给了虞云新的弟弟虞方定,周虞二家亲上加亲。

很长一段时间,周、虞二家30多口人不仅同心创业,还同锅吃饭,休戚与共,成为美谈。2010年,周晓光、虞云新家庭入选浙江省六个“最浙江”家庭之一,2014年初,又被央视“家风”专题节目当为典范家庭。改革开放后,周晓光出门做生意时在车站合影“饰品女王”周晓光的励志传奇故事,从一根绣花针、摆路边摊开始的,上世纪80年代白手起家的周晓光,因其勤于奋斗、敢于冒险,一直被当作浙商群体中传奇励志女企业家。 十四、五岁,周晓光就和父亲周郁文等家人去田里干活,当时周晓光只能拿到4分到5分的工分,尽管她人勤快又干得好,可和她同岁的男孩子却能拿8分到9分,男女同工不同酬;但没有办法,那个时候就是那样,父母也盼着家里能有个男孩子,可周家连生了7个女儿,受人“白眼”,后来,周晓光终于盼来了一个最小的弟弟周义盛。 一家孩子那么多,父亲周郁文虽是生产队会计,却是老实巴交农民。“长姐如母”,周晓光“大姐大”个性也和少女时的经历有关。 周晓光说自己很幸运,父母让她读完高中,1978年适逢改革开放,高中毕业这一年她跟随母亲出外做生意了。1979年,周晓光人生第一次坐汽车,又在义乌火车站第一次坐火车,第一站到江西,然后是福建,就这么一路出去做生意,闯天下。

最早时,母亲手把手教,甚至连普通话都教,一个月后周晓光开始“单闯”,和母亲分开做,这一次几天下来赚了60多元,比人家拿工资的多了二三倍。 19岁那年,周晓光挑了100多斤货品到哈尔滨,三月的松花江还是冰天雪地,零下二十几度,可她这南方人只穿毛裤在外面摆地摊。那一次赚了280元。

周晓光日后说,“出去的时候的所有的委屈和痛苦,回到家里从来不跟父母说,怕他们担心,怕他们心疼我,不让我出去。”周晓光大儿子虞江波结婚时的盛大场面1985年,周晓光大儿子虞江波出生了,那一年她开始创业,在义乌摆地摊。当时她对丈夫虞云新说,我不想出去了,我们还带着孩子,再去过这种流浪的生活,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有一个安定的家,我想过一个有家的感觉。从1979年到1987年,周晓光跑了半个中国,那时东北的生意比较好做,周晓光是在雨中带着六个月大的儿子挤火车的。 1985年,周晓光、虞云新二人婚后,在义乌最早的小商品市场里,买下一个摊位,卖的是主要是用塑料、玻璃制作的头花、胸花、耳环、戒指等饰品。夫妻创业,各有分工,那时的周晓光管售卖,丈夫虞云新负责跑广东等地进货,也跑东北卖货。周晓光这边,则带着自己妹妹在义乌摆摊,在87、88那二年,周晓光在市场卖的第一,赚的也是第一。 周晓光,有“饰品女王”之称,和仿真饰品结缘,和1991年那次到香港经历有关。周晓光说:“到了91年的时候,我是第一次到香港,突然发现香港的商机特别好,商业特别繁华,深深触动了我。”周晓光一家人1992年,仿真饰品开始流行,周晓光被一家台湾饰品企业选为代理商,开始走的渠道经销代理模式。从义乌市场开始,一直到95年的时候,周晓光做生意比较轻松了,她日后回忆说:“我们的品牌口碑做的特别好,然后自己也特别勤奋,做生意一年赚100多万已经很轻松了。然后,开始琢磨着自己办厂,也就是95年的时候,我就开始当厂长了。”这一年,周晓光、虞云新夫妻俩各取二人名字最后一个字作为企业名称,也就是“新光”。 办厂二年后,到1997年已有六七百名员工,到1998年,周晓光在饰品行业就做到了中国第一名,那时策划、商标设计以至于形象设计的人,都是她从台湾那边请来的。 事实上,周晓光并非一直是家族“一言堂”管理,早在1999年她就聘请台湾职业经理人来做总经理。她说,从1995年办厂到2005年这十年,是新光集团从创业到发展速度最快的,到2006年时,当时的新光员工突破6千人。此外,作为行业龙头,周晓光也带动整个饰品行业近4000多家。那时,整个义乌饰品行业,占据全国70%市场份额。

周晓光(右)与亲家母、森宇集团掌门人俞巧仙(左)

巾帼不让须眉!周晓光的亲家母,也就是长媳俞恬伊的母亲、森宇控股集团董事局主席俞巧仙,也是浙江商界另一位白手起家传奇女性。 俞巧仙生于1965年,义乌人,15岁开始到社会打工,后从皮蛋生意起步,又做个体户,从事品牌代理,1997年她创办了自己第一家保健品公司,如今,俞巧仙家族旗下“森山牌” 铁皮枫斗,已成为行业领头羊。 总的来说,无论是周晓光还是她的亲家母俞巧仙,均为电视连续剧《鸡毛飞上天》女主角人物原型,创业起步时那种艰辛,吃过的苦,要比剧情中说的多得多。 创业,从来都是九死一生的,其实并不像多数人想的那么容易。像周晓光这样陷入困境的女企业家、女强人,其失败主因正如曹德旺说的“大多数是贪婪,扩张太快”。有必要提一下,曹德旺希望媒体不要把还不起钱的那些人叫“老赖”,其实也是对创业者的一份尊重。 曹德旺也说:“胜败是兵家常事,你第一代失败了,第二代还会起来。企业家们碰到困难应该自己醒过来,自己救自己,不要等待。”新光创始人之一、集团副董事长虞云新在誓师动员大会上在誓师动员大会上,虞云新在讲话中仍透出自己破解困局的信心,他表示,各级政府部门对“新光饰品”这块牌子很重视,也寄予厚望,业界同行乃至社会各界也对新光饰品重新崛起抱有很大期许。 虞云新表示,这不仅仅是一家企业,而是一个区域行业的龙头,影响着一个重要产业的兴衰。一段时间以来,有关各方对新光重新回归本业,提振信心、整合资源,通过改革创新、负重拼搏,重塑新光饰品行业标杆表示出极大的认同。 从头开始、从零开始,周晓光家族希望从饰品本业入手,期盼新光能从债务泥沼中爬出来、站起来。 不过,这里存在一个更大的问题,当周晓光她们忙于多元化扩张战略,旗下起家的新光饰品业务比重已持续下降,业务规模也出现了萎缩,在新的市场形势及格局中,也会遭遇发展的瓶颈。一句话,当年的浙江“饰品女王”如何从头再来,从何处入手,恐非一日之功,也绝非打一场“100天战役”就可以取得决胜性战果的。

【作者:一波君,来源:一波说(yangyibot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