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灾还是人祸?獐子岛扇贝离奇死亡,4万多股民踩雷!除了坑股民,獐子岛连自己人都坑!獐子岛员工已哭晕,人均亏损超30万,累计亏损上亿元。

但是他们的老板已套现近4亿…股价跌超82%,却拿3亿政府补助

今年A股奇葩事有点多

来源: 中国基金报 莫飞、数据宝 梁谦刚

中国证券报 林荣华 李惠敏、央视财经、德林社等

连环爆雷的獐子岛毫无悬念跌停了,截止收盘报2.7元,封单超9万手,股价创十年来新低,4万多股民踩雷!后面不知还有多少个跌停!

这已经不是獐子岛的扇贝第一次出事。2014年獐子岛因首次扇贝出事停牌之前,其股价为15.46元。扇贝多次出事,已令獐子岛近年来的股价不堪重负,截至今日上午收盘股价仅为2.70元,跌去82.54%。

曾几何时,獐子岛是公募基金重仓股。但2014年首次扇贝出事之后,公募基金大幅减持,2017年底以来,公募基金对獐子岛的持股量基本为0。

券商自2018年2月獐子岛扇贝再次出事后,也基本停止了跟踪研究。多家买方机构表示,早已将獐子岛列为“禁投”。

扇贝死了,原因不明

损失超3亿

这回獐子岛的扇贝不是跑了,而是死了。

獐子岛11月11日晚间发布公告称,根据公司2019年11月8日-9日已抽测点位的亩产数据汇总,已抽测区域2017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3.5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10月平均亩产25.61公斤,公司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据了解,獐子岛于2019年11月7日开始启动了2019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本次抽测预计于11月中旬前结束。

 抽测结果显示,截至2019年11月10日,共抽测完成40个点位,占计划97个点位总数的41%。其中2017年底播虾夷扇贝8个,占其计划抽测点位总数的20%;2018年底播虾夷扇贝32个,占其计划抽测点位总数的57%。 獐子岛称,基于抽测现场采捕上来的扇贝情况看,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80%以上。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死亡贝壳与存活扇贝的壳体大小没有明显差异,大部分死贝的壳体间韧带具有弹性,部分壳体中尚存未分解掉的软体部分。 针对上述情况,獐子岛称,公司提取了浮标及海底潜标等相关环境监测数据,水产专家到现场调取了水样及死亡贝样品,相关分析工作正在加紧进行中。公司正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将尽快赶到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察并将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截至公告日,尚未能获知导致本次虾夷扇贝大规模自然死亡的具体原因。

这一次的损失有多大?公告显示,因本次抽测工作未完成,且部分海域虾夷扇贝死亡情况可能还将持续,暂时无法判断此次底播虾夷扇贝死亡应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及核销的具体金额。

截至2019年10月末,公司上述2017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26万亩)消耗性生物资产账面价值1.6亿元、2018年底播虾夷扇贝(面积32.4万亩)账面消耗性生物资产账面价值1.4亿元,合计账面价值3亿元。

“多灾多难”的獐子岛扇贝

獐子岛的扇贝,已经成为股市里一道奇特的风景线,奇就奇在它的“多灾多难”,竟能在短短几年间,上演三次类似的戏码,一起来回顾一下獐子岛扇贝的神奇走位↓↓↓

△央视财经《正点财经》栏目视频

2014

2014年10月,獐子岛突发公告,声称2011年与2012年的底播海域虾夷扇贝,因冷水团异动导致近乎绝收,因此巨亏8.12亿元上演了“扇贝跑路”1.0版。

在这次事件后,公司一度披星戴帽,连亏两年,差点退市,2016年勉强扭亏保壳。

2018

2018年1月,獐子岛又突发公告,声称2017年降水减少,导致饵料短缺,再加上海水温度异常,大量扇贝饿死。2017年业绩变脸,巨亏了7.23亿,上演了“扇贝饿死”2.0版。

2019不到一个月前,2019年10月19日,面对深交所的业绩关注函,公司还自信地表示,扇贝的投放采捕正按计划进行,不存在减值风险。

结果,话音刚落,就再次曝出扇贝存货异常、大面积自然死亡的消息,而且原因不得而知,上演了扇贝“自然死亡”3.0版。

深交所秒发关注函

地方政府已经介入

在獐子岛发布公告后,深交所也马上发出关注函,向公司紧急问询,主要有三个问题:

一是要求说明这次存货减值的风险,是否会对公司2019年业绩构成重大影响;

二是扇贝短时间内出现较大面积死亡的原因、发现的时间;三是公司是否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等。

据据e公司官微,针对獐子岛部分海域扇贝出现大规模死亡一事,近日,大连市政府已经组织金融局、农业农村局、证监局等部门召开会议,听取了獐子岛总裁吴厚刚所做的秋季抽测及风险应对工作汇报,大连市副市长靳国卫出席了本次会议。

靳国卫指出,因为獐子岛集团之前出现过两次灾害事件,被市场质疑过造假,这次要充分关注市场投资人对公司可持续经营能力的质疑。要全力化解和避免退市风险,包括引发连续亏损、净资产为负原因等。全力化解公司经营风险,包括资金链断裂风险、经营困难风险等。

大连市农业农村局的相关负责人在会上表示,扇贝增养殖业在全球范围内都是高投入高收益高风险的行业,出现死亡是相对普遍的现象,国内以及日本经常发生扇贝死亡现象,这需要投资者充分认识到。

目前,正在与相关机构院所沟通,尽快请专家到獐子岛海洋牧场现场勘查分析,沟通专家现场勘查后出具初步意见,正式结论需要过一段时间出具。

另外,这次会议还提出要大连市金融局协调好银行系统、银保监局,代表政府要求不抽贷、不压贷,保持獐子岛经营稳定。獐子岛债委会沟通会议各项措施要落实好,与长海县政府沟通好,帮助獐子岛度过难关。獐子岛也要加强自身建设,从组织、人才、经营等各方面努力提高水平。

员工持股巨亏上亿元 人均亏损超30万元

它们的老板已套现近4亿…

股价跌超82%,却拿3亿政府补助

太狠了,除了坑股民,獐子岛连自己人都坑!獐子岛员工已哭晕,人均亏损超30万,累计亏损上亿元。獐子岛在2014年爆出黑天鹅后,公司在年底筹划了第一期员工持股计划。该持股计划于2015年4月30日完成股份购买,共计通过二级市场买入676.6万股,买入均价为12.58元/股,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0.95%,合计耗资8504万元。该员工持股计划存续期为36个月,原计划于2017年12月24日到期。不过,根据2017年末的股价和2015年初的股价比较,当时员工持股计划浮亏在40%以上。公司于是在2017年12月初发布公告称,员工持股计划存续期由 36个月延长至72个月,即原本运作3年的持股计划变成运作6年。不过,没有及时止损,而选择延长持股期限的决策对于大多数持股员工来说不是好事。截至最新,獐子岛股价仅为2.7元/股,期间公司不曾分红和转增,也就是说,目前獐子岛一期员工持股计划已浮亏78%,累计浮亏金额达到6678万元。此次员工持股计划不超过195人,也就是说人均浮亏最少在34万元。不但是员工持股计划,公司还在2016年筹划了由公司高管员工参与的“和岛一号证券投资基金”,基金主要投资獐子岛股票。根据公告,该基金由公司高管和员工合计出资6780万元。基金于2016年三季报后进入公司十大流通股股东,合计持股5916万股。如果以2016年三季度10元/股的价格粗略估算,该基金亏损也达到73%,员工亏损金额达到4949万元。

值得一提的是,据市界报道,獐子岛上市后,老板吴厚刚共进行过3次减持和1次增持,合计套现金额约3.96亿元,其中两次发生在“扇贝跑路”事件后。

财报显示,从上市至今,獐子岛一直在拿政府补助。在2007年至2019年上半年期间,獐子岛合计取得政府补助约为3.271946亿元,其中扇贝出事的2014年、2017年以及2019年上半年,获得的补助分别为4107.29万元、726.22万元、563.6万元。

颇为讽刺的是,在2007年至2019年上半年期间,獐子岛的归属净利润却合计亏损4.5419亿元。其中,2014年亏损高达11.89亿元,2017年亏损高达7.229亿元。而这两年,也是扇贝跑路的年份。

机构:一律禁投

投资者:有多远跑多远

不只公募基金对獐子岛避之不及,券商也已停止了对獐子岛的研究跟踪。

Wind数据显示,关于獐子岛的最新研报是2018年2月,题为《獐子岛:再遭“黑天鹅”,扇贝存货异常或致全年亏损》,彼时正值獐子岛扇贝又一次出事。此后,再无券商研报跟踪獐子岛。

券商关于獐子岛的最新研报

来源:wind

多家买方机构表示,早已将獐子岛列入禁投名单。

北京某公募基金投资总监表示对于涉嫌财务造假的公司一律列入禁投,哪怕涉嫌造假是在10年之前,也一样列入禁投。

一位私募基金总经理表示,农林牧渔板块因为审计难度较大,因此一般会有所回避。此外,重仓股票在买入前,除了深入研究分析招股说明书、财务报表、券商研报之外,还会到公司实地调研。对于公司管理层的论述,也不会一概全信,会通过专门的第三方调研公司联系上市公司的离职人员或者上下游公司进行交叉验证。

某专注长期价值投资的公募基金经理则坦言,自己选股标准中,最为看重公司管理层,并花费一半以上的精力来考察管理层,比如是否足够专业,是否有理想和热情,是否有强大的学习能力等。长期持有优质公司的最重要条件是公司管理层要足够优秀,公司所在的行业光有前景是不够的,还需要管理团队有意愿干好、有能力干好。

獐子岛的公告一出,深交所秒发关注函提出了质疑。地方政府立即关注了这一事件。我们希望各方能够快速查清事实,给市场和公众一个交待。

从监管角度来说,加强上市公司治理任重道远。而这种监管和治理需要的是常态化和持续化。

而从上市公司角度来说,真发生这样的事情,损失也并非不能规避,因为有一种产品叫做保险。

最后,要对投资者说,在这种情况下,可能真的只能像扇贝一样,有多远跑多远了。

A股奇葩往事大盘点

股民感叹:投资真的太难了!

不过,论起A股上市公司的奇葩往事,又何止獐子岛一家。从扇贝跑路到猪活活饿死,从康美药业300亿现金“一夜蒸发”到康得新122亿现金“不翼而飞”,从董事长跑路到员工暴力抗法……

各种各样花式百出的魔幻故事,既暴露了上市公司内部的严重财务和经营问题,也让一众跟随和持股的投资者们不幸“中招”、惨受损失。

1、雏鹰农牧“欠债肉偿”到“猪被饿死”

在这两年的A股魔幻故事中,能和獐子岛的“扇贝”相提并论的,可能首先就是雏鹰农牧的“猪”了。

2018年底,因为债务无法按期兑付,*ST雏牧想出了“以肉偿债”的点子。据雏鹰农牧2018年11月16日公告债务事项进展称,目前已与部分债权人签订协议,涉及总金额2.71亿元,全部以公司火腿、生态肉礼盒等产品偿付本息,目前尚未进行产品交割。“以肉偿债”由此成为了市场调侃的债务新的兑付方式。

2019年1月31日,雏鹰农牧发布公告称,报告期内公司亏损约29亿至33亿元。对于业绩爆雷原因,雏鹰农牧解释称,企业的融资渠道减少,公司出现资金流动性紧张局面,对公司经营业绩产生较大影响。由于资金紧张,饲料供应不及时,公司生猪养殖死亡率高于预期。

曾经的“养猪第一股”因为没钱买饲料,把猪活活饿死了,上市公司雏鹰农牧也因此成为资本市场流传的笑柄。

而连年的业绩亏损也让雏鹰农牧股价跌跌不休,并因此敲响了退市警钟。从2015年至退市,雏鹰农牧股价从最高到9.15元跌至0.18元,跌幅超出98%。

10月15日,雏鹰农牧正式发布摘牌公告,成为第五只面值退市股票。截至上半年,仍有16万户股东持有雏鹰农牧的股票,这些投资者因此伴随雏鹰的惨淡退市而蒙受高额的损失。

2、康美药业300亿现金“一夜蒸发”

曾经的医药巨头康美药业在今年爆出了一颗惊天大雷,着实让一众投资者惊呆。

今年4月29日,康美药业发布2018年财报同时,称2017年算错了近300亿元,要更正。其中,2017年公司财务报表中,年末货币资金多计入299.44亿元,营业收入多计88.98亿元,营业成本多计76.62亿元。

财报上显示的300亿资金是不存在的,“差错”金额如此之巨令市场咋舌。更有会计人士表示,“货币资金能多计,同时审计没有查出来,这种重大差错实在让人无法理解。”

很快,康美药业“财务造假”被坐实。5月17日,证监会通报对康美药业调查的进展表示,已初步查明,康美药业披露的2016年至2018年财务报告存在重大虚假,一是使用虚假银行单据虚增存款,二是通过伪造业务凭证进行收入造假,三是部分资金转入关联方账户买卖本公司股票。

曾经被机构投资者盛赞的千亿市值医药白马股康美药业如今则因种种财务造假行为而跌落神坛,股价也经历大幅下跌。从去年6月份的28元高点跌至最低2.56元,股价跌幅超90%,市值蒸发超千亿,如今仅剩不到170亿元。

3、一夜ST康得新122亿现金“不翼而飞”

而和康美药业一样,从白马股一路下跌加入ST军团的康得新,也在今年向市场甩出了一颗大雷。

*ST康得122亿元“不翼而飞”一事在今年上半年上演了一出悬疑大剧。

在今年1月初,10亿元债券违约“丑闻”让*ST康得被指“纸上富贵”。之后根据公司2018年年报显示,截至2018年末公司账面货币资金约153.16亿元,其中122.1亿元存放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账面资金宽裕的*ST康得,却陷入了债务危机。由此,公司账户资金的真实性开始引发市场质疑。

同时,因为货币资金真实性存疑,*ST康得2018年年报就被出具了非标准意见。针对无法保证*ST康得122亿元真实性的问题,瑞华会计师事务所(特殊普通合伙)曾表示,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回函信息与公司账面记载余额、公司网银显示余额不一致。北京银行西单支行也在相关回函中称,*ST康得存款账户余额为0元。

随着监管追问资金去向,康得新才不得不发出公告称,康得投资集团有机会通过银行协议而直接划走*ST康得的资金。随后,康得新大股东康得集团董事长被刑拘,市场质疑,这可能也和大股东挪走上市公司122亿现金有着直接关联。

而在对上市公司康德新的调查中,多年的财务造假更让诸多股民惊呆。证监会调查指出,康得新涉嫌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通过虚构销售业务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并通过虚构采购、生产、研发费用、产品运输费用等方式虚增营业成本、研发费用和销售费用。通过上述方式,康得新共虚增利润总额达119亿元。

从百亿资金的“不翼而飞”到实控人被刑拘,康得新连续爆出重磅利空,也让股价出现跌跌不休的态势。昔日明星白马股如今则濒临强制退市。7月5日,康得新收到证监会下发通知,公司股票可能被实施重大违法强制退市,7月8日起停牌。

4、深大通暴力抗法震惊A股

而在A股上市公司中,除了明目张胆肆意造假之外,更有上市公司使用暴力对抗监管,如此目无法纪的违规行为,也成为今年市场的奇葩故事。

5月22日,证监会稽查人员执法时被上市公司深大通的人打了,靠报警才脱围。太岁头上动土,那可是大姑娘上花轿,头一遭。

敢于动手的深大通是什么来头?1994年上市,十足的老油条,还回锅炸了多次,摘星戴帽好多回,办公地点在深圳南山区,曾经干过房地产,也卖过煤炭和铁精粉。网友说,早知道卖煤炭能上市,应该早投胎几十年,何必现在干“程序猿”。

5月22日,深大通“上演”的暴力抗法一幕在资本市场上刷屏,深大通方面对证监会调查人员大打出手的视频、图片开始不断传播。在当日晚间,深大通董秘李雪燕便辞去了董秘职务。

在受到市场谴责的同时,深大通5月24日发布公告称,因公司及实际控制人姜剑在证监会依法履行职责过程中未予配合,涉嫌违反相关证券法律、法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证监会决定对公司及实际控制人立案调查。随后,深交所也发文谴责深大通及相关人员在证监会依法履行职责过程中未予配合的行为。5月25日,深大通还发布公告称,由于公司及相关工作人员拒绝、阻碍调查人员依法履职,深圳证监局决定对公司采取出具警示函的行政监管措施。

深大通上演的暴力抗法“闹剧”也影响了公司股价走势,5月24日深大通开盘跌停,在5月24日-28日连收3个“一”字跌停板。之后公司股价不断下挫,在6月10日达到了6.92元/股的新低。

受暴力抗法行为的影响,深大通董事长袁娜也于5月27日宣布引咎辞职。

7月26日,证监会官网公布对深大通等做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同日,深大通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拟对深大通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对主要责任人员采取终身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除此之外,还有辅仁药业18亿现金不翼而飞、赫美集团高管集体宣布“不保证年报真实性”、慧球科技1001份奇葩议案、步森股份85后董事长跑路,各种奇葩故事让投资者们记忆犹新。

一系列奇葩公告和魔幻往事背后,则凸显了上市公司内部的失控以及业绩的暴跌。更有投资者感叹,“如今的A股上市公司如此随意,造假也不认真,股民投资却惨遭被割韭菜,其中的陷阱防不胜防。”

“浇风易渐,淳化难归”,A股生态沉疴已久,该是刮骨疗毒的时候了。

为啥A股总是出现奇葩现象?

一方面,A股违法成本低。在我国目前法律制度下,针对上市公司和个人的顶格处罚是罚款60万元和30万元。由于行政处罚相比违法违规获得的收益小,犯事者仅仅感觉到的是“隔靴挠痒式”的教训。

另一方面,上市公司及高管处于“信息优势”地位,普通投资者相对弱势。要注意的是,一旦审计机构放松“看管”,这将加剧上市公司的犯罪概率。康德新虚增利润就是一个典型,瑞华会计事务所出具标准无保留意见,误导股民认为康得新的业绩真实。

随着A股制度逐渐成熟以及监管部门加大惩戒力度,相信类似獐子岛的上市公司将不断被揪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