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刊财经 胡东辉

编辑 庞丹

浙商银行上市首日盘中破发,第二天没再给中签者机会,直接破发,第三天仍维持破发。这种情况本该影响到邮储银行的申购,因为这两只股票都是银行股,而邮储银行的盘子更大,发行规模几乎是浙商银行的3倍,破发的概率更高。但事实是投资者申购邮储银行的热情不减,这只A股10来最大的IPO,网上有效申购户数888.2万户,申购规模约1.3万亿元,网上初始申购倍数220倍,绿鞋后网上申购倍数120倍,回拨后的网上投资者中签率约为1.26%。似乎是一片看好。

申购新股只认新不识股

一边是浙商银行的无情破发,一边是邮储银行的超额申购。如果说邮储银行的超额申购是因为看好,那么浙商银行在申购时也是被看好的,浙商银行的网上超额申购倍数比邮储银行高一倍。但上市后中签的投资者却不看好了,破发后割肉也要抛,这是为什么?是浙商银行在上市前后有什么变化吗?一点没变,浙商银行还是那个浙商银行,投资者也还是那些投资者,但他们却把手中的股票看成烫手的山芋,唯恐抛之不及。说他们不看好了,其实也不对,因为他们从来就没有看好过。他们申购的是新股,根本不管这只新股是什么情况,来者不拒,照单全收,中签了就照单派发,就这么简单无情。

邮储银行也一样,这只是一只新股,他们只认新,不识股,至于破发风险,那是不见棺材不落泪,谁说一定会破发呢?不是还有绿鞋机制保驾护航吗?只要能赚个仨瓜俩枣,那也是好的。即便是破发了,大不了也像浙商银行一样割肉,损失也就在5%以内。如果把所有新股作为一个组合来考量,整体上还是赚的,赚得还不少。所以,破发归破发,申购归申购,这都是习惯性操作。投资者打开账户,发现有新股申购,就会申购,因为这只要点击一下就OK了。至于是不是看好这只股票,投资者真没有想那么多,他们申购的是新股,不是公司,没打算长期拿着。

既然如此,也就没有必要从超额申购倍数或中签率高低来分析看好不看好了,还是说说这种现象背后潜伏的问题吧。申购新股现在基本上是一种机械操作,几乎不用动脑子。但是现在的问题是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新股破发已经不是个别现象,这就需要研究破发的新股都是什么情况,找出其中的原因,对破发风险大的新股就要学会放弃申购。然而现状看起来就像是温水煮青蛙,投资者都麻木了,不知道申购新股也有风险,仍然一如既往地来者不拒。

循环往复二级市场承压

麻木的不仅是投资者,其他参与者也都麻木了。新股出现这种状况,说明市场已经无力承受这么多新股,但新股仍在源源不断地发,而且在短期内集中发行多只超级大盘股。这样不仅新股要破发,二级市场也要承压,只能向下寻求支撑。过去A股市场对超级大盘股的IPO极其慎重,发行量过大募集资金过多的IPO会被要求缩减发行规模。2014年陕西煤业IPO,其募集资金从最初公告时的172.51亿元缩减至98.33亿元,最终降低至40亿元,只发行了10亿股。过去类似缩减发行规模的IPO还有很多,因为这是从市场实际承受能力来考量的。

现在市场承受能力虽然比那时大了,但也不可能大太多。浙商银行发行25.5亿股新股,如果对照邮储银行来说也不算大,业绩也不错,发行市盈率只有9倍,但市场却无力承受了。在这种情况下又将如何承受超级大盘股邮储银行的压力?过去在发行这类超级大盘股的时候都会把其他新股发行停一停,为超级大盘股让路。现在根本就没有这种意识,在某些人的思维里,邮储银行被看成是1只新股,跟其他的小盘新股一样按只论,所以其他新股照发,而且每周发行新股只数保持常态化。这真让人哭笑不得,邮储银行要抵多少只新股?能被看成是1只新股吗?不懂市场是很可怕的。

A股最大的痛就是循环往复,市场长期积累下来的经验教训没有被牢牢记取,总是再从头摸索,就像拉手风琴,拉开来再收回去,再拉开来,反反复复,鲜少有真正的创新。新股发行股本结构要改革,市场呼吁了很多年,一直改不了,为什么?因为这是一块硬骨头,很难啃,需要大智慧

(本文发表于11月30日《红周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