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来,从增持万科A到投资观致汽车,从购入格力电器到收购南玻A,宝能集团凭借资本优势,在公众面前可谓赚足了眼球。

3月21日,蛰伏两年后的宝能系入主中炬高新,久未露面的姚振华成为了中炬高新的实际控制人。中炬高新公告称,公司于2019年3月19日收到中山火炬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关于中炬高新技术实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国有股的情况说明》,经公司审慎判断,并与第一大股东中山润田投资有限公司核实,公司实际控制人由中山火炬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管理委员会变更为姚振华。

宝能系“左右倒手”,转让中炬高新股份

“宝能系”进驻中炬高新最早是在2015年4月,前海人寿开始增持中炬高新股份,首次在15.1元至17元/股的股价区间买入3059.25万股,截至4月23日,前海人寿持有中炬高新股份的比例达到5.02%。2015年,前海人寿不断增持中炬高新股份,年末持股比例增持至18.50%,前海人寿也跻身中炬高新的大股东,此后前海人寿持股比例更提升至24.92%。

同年9月份,中炬高新推出定增方案,前海人寿及其一致行动人认购3.01亿股股票,注资中炬高新45亿元,投入到美味鲜食品产能、渠道建设及品牌推广,以及园区创业孵化器等项目。

根据中炬高新公告,前海人寿和中山润田于9月7日签署《股份转让协议》,前海人寿将1.99亿股中炬高新股份转让给中山润田。本次股份转让前,前海人寿持有中炬高新24.92%的股份,而转让后,前海人寿清空了所持股份,中山润田因持有24.92%股权,成为中炬高新第一大股东,

二者交易对价为中炬高新9月7日收盘价28.76元/股,总转让价为57亿元。中山润田将分三期付款,第一笔将在10个工作日内支付10%,第二笔将在上交所确认股份转让的30日内支付10%,剩下的80%将在中登公司办理股份过户完成后支付。

资料显示,中山润田成立于2015年,主营业务包括投资兴办实业、受托管理非公开募集基金、股权投资、企业资产管理、企业投资咨询等,注册资本为20亿元。中山润田的唯一股东是深圳华利通投资有限公司,而深圳华利通则由“宝能系”旗下的钜盛华100%控股,而前海人寿由深圳钜盛华持股51.00%。这也就意味着,前海人寿将中炬高新的股份“清仓”转让给中山润田,其实就是宝能系旗下的公司“左手倒右手”中炬高新股份的资本交易。

从地产到金融,宝能系资本不断扩张

如果说黄光裕、马化腾最早让人们看到了潮汕商人的企业家格局与商战精神的话,作为宝能系掌门人的姚振华则是让人们看到了潮汕商人在运用资本上的闪转腾挪和纵横捭阖。

公开信息显示,姚振华在深圳最早的商业痕迹,是于1995年创办的新保康蔬菜实业,之后3年里,不仅在深圳连开十余家蔬菜商超。也正是由于蔬菜商超在产业链前端(种植端)与土地的紧密关系,姚振华在1996~1998年连续三年都有在深圳多处获取土地的记录,这也由此开启了他在地产界的最早记录。

2000年,姚振华在开盘的中港城首战告捷,随之开始了他的第一次产业转型,由果蔬生意转型房地产,并逐渐与其弟弟姚建辉一起搭建起了宝能系。地产与资本的紧密关系在此时变得日益明显,地产开发需要的巨额资金,让宝能意识到了金融的重要性,并由此开启了宝能系在金融领域的布局。

2000年3月23日,宝能系的核心平台——深圳市宝能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成立,由姚振华100%持有。2012年2月8日,作为宝能系试水金融领域关键一步的前海人寿也宣告成立,当时注册资本金为10亿元,两年后资本增到25亿元。

最早的工商资料显示,前海人寿共有七大股东,其中包括持股20%的钜盛华实业、持股20%的深粤控股、持股19.8%的粤商物流、持股19.65%的凯诚恒信、持股5.52%的健马科技、持股4%的广州立白企业集团等。但根据媒体报道,由于股东中深粤控股、粤商物流、凯诚恒信三家公司很可能是宝能集团的裙带公司,宝能系实际已控制了前海人寿最少79.45%的股权。

宝能“狩猎”资本局,资金从何而来?

宝能通过资本的实力,屡屡在各个领域“横冲直撞”,在A股上“疯狂”寻找目标进行资本“狩猎”。

根据公开信息显示,宝能成功举牌或者参与定增入股的方式已经“围猎”了包括万科A、华侨城A(000069.SZ)、中炬高新(600872.SH)、韶能股份(000601.SZ)、明星电力(600101.SH)、南宁百货(600712.SH)、合肥百货(000417.SZ)、南玻A(000012.SZ)、中国金洋(01282.HK)。其中宝能系持股比例超过30%的有中炬高新、韶能股份。

与宝能系四处围猎相呼应的是宝能系的规模扩张,在一系列的资本操作中,钜盛华、前海人寿发挥了重要作用。钜盛华的债券募集说明书显示,截至2015年6月底,钜盛华长期借款余额58.9亿元,共计在各类金融机构获得总授信85亿元,其中已提用67.76亿元,未提用金额17.23亿元。发放贷款最多的,包括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交通银行四家国有大行和渤海信托,总规模达到58亿元以上。

除了冲在前面的钜盛华,前海人寿也在宝能系的举牌中发挥着重要作用。工商资料显示,前海人寿2012年2月成立时,注册资本为10亿元人民币,2013年9月26日,保监会批复了其增资事向,注册资本变为20亿元,2013年12月26日,其注册资本变更为25亿元。

据悉,前海人寿的许可项目包括人寿保险、健康保险、意外伤害险等各类人身保险业务,以及经保监会批准的其他业务。除了钜盛华的资管计划,前海人寿的资本也在其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2017年2月,原保监会下发行政处罚决定书,涉及当事人包括前海人寿、姚振华等主体。前海人寿在资本运作中存在多项违法行为,比如,前海人寿在就2015年11月增资活动提交的相关报告中,作出股东增资资金性质为自有资金等陈述。经查,相关增资资金情况与报告陈述不符,时任董事长姚振华对上述违法行为负有直接责任。

该处罚决定书显示,前海人寿编制提供虚假资料的行为,违反了《保险法》第八十六条。根据该法第第一百七十条,对前海人寿罚款50万元,根据该法第一百七十一条、第一百七十七条,给予姚振华撤销任职资格并禁止进入保险业10年的处罚。

中国政法大学民商经济法学院的王军教授曾表示,“我们的常识告诉我们杠杆高了会有风险,但是风险往哪儿转移,这个就需要资本市场上的规则要求他进行更多的、更细致、更深入的信息披露,不能掩盖起来,让它增强透明度。”

宝能通过钜盛华、前海人寿等一系列资本操作进行巨额融资,来为宝能系的现金流造血。这种高杠杆投资虽然能够带来高收益,但是也带来巨大风险。资本的力量不是万能的,宝能在未来资本市场中面临的挑战还有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