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成长股 VS 价值股

2019年初,橡树资本霍华德﹒马克斯有一本书《周期》在投资圈很火,讲的是对投资中遇到的基本面周期、心理周期、市场周期的理解。


周期是投资中面临的一个基础性的问题,与之对应的,因为宏观经济、政策环境的周期性变化导致市场趋势、市场风格乃至市场的流行的投资理念投资方法也呈现周期性的变化。市场对于成长股投资的追捧也呈现周期性的特征。



2012-2015年,成长股投资一度在A股市场大行其道,专注成长股的基金经理创造了令人瞠目结舌的投资回报。时过境迁,2016年到2018年,不同的经济、政策和资金背景下,市场风格逐渐切换到价值,价值投资理念开始占据主导地位,价值型基金经理大放异彩,而成长股投资曾经一度走到市场的边缘。



纵观A股历史,在五到十年的时间跨度,虽然经历了多轮周期,还是有不少优质的成长股跑出来。即使与价值标杆企业贵州茅台等相比,也并不逊色,诸如立讯精密隆基股份科大讯飞等等(举栗子不代表推荐股票啊!)


展望未来,在中国经济增速换挡结构转型时期,成长股投资就是寻找经济增长中最受益的细分领域和公司,获取经济增长中最丰厚的一部分回报。


(数据来源于Wind)


02如何选择成长股?


成长股的潜在高收益固然令人心动,但是成长股投资之所以一度陷入低迷,主要还是由于其面临的极高不确定性和风险。这些不确定性和风险可能来自于行业和公司基本面的不确定性、估值的高波动、市场的风格切换等等。投资稍有不慎,巨大的波动可能将前期辛苦积累的收益迅速缩水,甚至可能会导致本金的亏损,乃至巨额亏损,这些都是投资者带来不能承受之重。


因此,追求成长的确定性,降低基本面和估值的不确定性,有效控制风险,是成长股投资能够穿越周期,获取长期丰厚回报的关键。


长期来看,真正的成长来自于公司业绩的持续增长。从成长的确定性和持续性角度,我们的投资原则是选择产业趋势明确、景气向上的行业中,业绩快速增长的优质龙头公司。


首先,选择好的赛道。从3年以上的长期视角来看,选择产业趋势明确,处于成长期的行业,行业需求复合增速在20%以上。这一类行业主要集中在科技、新兴产业和新兴消费等等领域。


其次,选择好的景气。从1-2年的中期视角来看,在众多的处于成长期的行业中,我们关注行业景气的变化。绝大部分行业,即使是需求快速增长的新兴行业,也会因为宏观经济波动、政策变化、供应需求关系等等的原因存在阶段性景气周期变化。我们在投资中,需要去把握行业的景气拐点,对出现景气下行拐点的行业保持谨慎,对出现景气上行拐点的行业积极参与,重点投资景气向上阶段的成长性行业。


最后,选择好的龙头。在确认产业成长趋势和行业景气上行的前提下,通过自下而上的研究,选择业绩快速增长的优质龙头公司。所谓优质龙头,一方面,必定具有更高的成长性,显著超越行业平均水平。比如行业需求复合增速20%以上,优质龙头公司可能达到复合增速30%以上。另一方面,由于龙头公司在行业内的强势地位,也能够增强业绩增长的确定性


03成长股的三类投资模式


在上述产业长期趋势、行业中期景气以及行业龙头三个维度的筛选基础上,我们总结了三类具有确定性的成长股投资模式:


1、成长行业的“戴维斯双升”:当一个具有长期成长趋势的行业确认了景气上行拐点之后,板块可能会面临业绩预期的上调和估值中枢的上移,高增长确定性极高,而由于“戴维斯双升”带来的投资回报也会相当丰厚。


啥叫戴维斯双升?首先,我们简单科普一下戴维斯效应,就是有关市场预期与上市公司价格波动之间的双倍数效应。

公式:股价P=每股收益EPS*市盈率PE


假设A公司2019年股价20元,每股收益2元,市盈率10倍PE,由于该公司获得某种宇宙神力,三年后高速增长到每股盈利4元,同时由于高速增长使人们对公司的未来产生更乐观的预期,于是给它更高的估值比如20倍PE,这时候用公式算一下3年之后的股价应该是P=4*20=80元。这个每股收益从2到4元,人们预期10倍到20倍PE的过程,就形成戴维斯双升,股价火箭起飞。


反之则是戴维斯双杀。

这两种情况往往出现在行业或者上市公司的业绩拐点上。


2、寻找长期(3年以上)业绩持续30%以上高增长的行业和公司。一些弱周期的成长行业或者少量卓越的成长龙头,其业绩高增长的可预见性强,估值能在较长时间维持稳定。对于这一类行业和公司,通过中长期持有,可以获得业绩持续高增长的可观收益。


3、积极参与中期(1-2年)行业和公司业绩爆发式增长(50%甚至100%)的投资机会。这种情况类似2013-2014年的手游、影视行业,2019年的ETC行业等等。很多行业的成长具有阶段性,持续时间相对较短,所以估值水平难以持续提升,但是一到两年极具爆发力的业绩增长仍然会带来巨大的投资回报。这一类投资机会需要对行业的边际变化比较敏感,及时跟踪和研究。


从金融危机伊始的2008年初到如今2019年末,经过十二年数轮周期的轮回,市场偏好的投资风格在轮换,但是我们坚持追求成长的确定性,努力寻找中国经济增长中最具有成长性的领域和公司,努力为投资者获取回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