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卓行18个月定期开放债券基金在封闭期杠杆上限可达200%,远超普通债券型基金140%的杠杆率上限要求。这意味着,该基金可通过质押以融得更多资金,从而增加组合收益的弹性


临近年底,各家基金公司新基发行也进入竞争白热化阶段。从今年情况看,定期开放的摊余成本法债基无疑是固收市场的焦点。


12月2日,东方基金旗下摊余成本法债基——东方卓行18个月定期开放债券基金开始发行。《投资时报》记者注意到,该基金在封闭期杠杆上限可达200%,远超普通债券型基金140%的杠杆率上限要求。这意味着,该基金可通过质押以融得更多资金,从而增加组合收益的弹性。


此外,东方卓行18个月定开债基的拟任基金经理为该公司明星基金经理吴萍萍。其目前管理着东方稳健回报、东方添益、东方永兴18个月定开债A/C等6只债券型基金(各份额合并计算),过往业绩表现较为出色。


据了解,东方基金成立近15年来,高度重视风险控制体系的建设,公司建立了完善的内部控制和风险管理架构,保证公司和基金的有效运行。对于核心业务固定收益投资领域,东方基金更是建立了专门的信用债研究体系,还通过数量化风控措施CPPI、TIPP等技术,设置投资安全垫,精选行业个券,以最大化控制信用风险,力求实现基金净值的稳定增长。


摊余成本法债基受热捧


今年以来,虽然公募基金行业中权益类基金赚钱效应显著,不过固收类基金的吸金能亦不容小觑。


Wind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市场已成立918只新基金,合计募集资金超过1.2万亿元。其中,债券型基金累计发行规模达7436亿元,占新发基金总体规模的61%左右。


更为重要的是,定期开放的摊余成本法债基凭借出色的首募份额,推动11月份新发行基金规模突破2100亿元。


事实上,摊余成本法债基是今年出炉的创新型基金产品。所谓摊余成本法是指估值对象以买入成本列示,按票面利率或协议利率并考虑其买入时的溢价与折价,在其剩余存续期内按实际利率法进行摊销,每日计提损益。简单来说就是看手里的债券持有到期能赚多少钱,然后将收益平摊到每一天。


《投资时报》记者发现,不少基金公司对定期开放的摊余成本法债基寄予厚望,将其作为今年上报的主力品种。东方基金亦是参与者之一,且目前正在发行一只定期开放式的摊余成本法债基——东方卓行18个月定期开放债。


据了解,该基金除了采用摊余成本法来降低净值波动外,同时采用定期开放的运作模式,在封闭期内,基金经理可以更专注于深入研究市场走势和精选个券,同时可以通过买入久期和运作期剩余期限相匹配的债券,进一步提升基金预期收益。


值得一提的是,东方卓行18个月定期开放债拟任基金经理吴萍萍,目前为东方基金固定收益投资部副总经理,投资决策委员会委员,中国人民大学应用经济学硕士,拥有8年证券从业经历,2015年11月加盟东方基金。


据悉,吴萍萍在债市研究方面具有深厚的功底,对利率债、信用债、企业债等品种的运行机理有较为深入的把握,并通过多年的案头研究和实地调研积累了丰富的数据资料。


作为一位研究经验丰富的基金经理,吴萍萍的投资成绩也表现不俗。其目前管理着6只债券型基金(各份额合并计算),包括东方添益、东方稳健回报、东方永兴18个月定开债A/C等。以东方永兴18个月定开债A为例,Wind数据显示,截至12月6日,该基金成立以来收益率为19.61%,年化回报率为5.98%,同类排名为5/529。


吴萍萍认为优秀的业绩主要源自两方面:一是公司和团队的绝对业绩导向,使得基金经理更加注重中长期的稳健回报;二是固收团队经过多年磨合,配合较为顺畅,且研究工作也为投资提供很好的支持。


短期龙头地产债有票息价值


Wind数据显示,今年发生违约的债券有190只,涉及69家公司,违约时合计债券余额达1480.21亿元,规模再次刷新历史最高。违约的债券发行人主要集中在资本货物行业、材料、能源和零售业三大行业。


面对时有发生的债券违约,未来一两年债券投资有哪些机会和风险?债券市场又将出现何种趋势性变化?投资者如何挑选合适的债券型基金?


吴萍萍向《投资时报》记者表示,从债券投资来讲,在目前经济政策环境以及估值水平下,市场预期分化加大,交易性资金增加,也就存在着预期差带来的交易性机会。在信用债方面,在绝对收益和信用利差偏低的情况下,捕捉交易性机会的同时,更多是挖掘结构性机会,主要集中在过剩产能、中等资质城投、龙头地产等领域。因前期去产能、限产政策等,过剩产能行业整体经营情况尚可,且龙头企业地位稳固,近两年资本开支也较低,再加上债转股等,信用风险大幅缓和,短期也存在一定精挑细选的机会。


她还提及,伴随着低利率环境、融资政策放松以及隐形债务化解的逐步落地,部分高债务地区的融资平台偿债压力有所缓和,存在一定投资价值。房地产行业因调控政策收紧,区域走势存在分化,不同公司自身偿债能力也存在较大差异,信用利差分化较大,不过地产行业整体投资回报率高,且未来地产行业强者恒强,集中度将持续提升,地产政策可能也不会更紧,龙头地产债有短期投资、分散投资的票息价值。


此外,相较于权益类基金收益,债券投资的收益相对固定,债券投资的重中之重在于风险防范。对此,她表示:“风险方面,我觉得要当心信用风险、政策风险和基本面超预期的风险。近年在经济持续下滑和宏观杠杆率高企的情况下,信用风险持续爆发,近两年债券违约都处于高位,民企的信用收缩尚未得到有效缓解,部分地区融资平台非标出现违约,一些中小地产也被淘汰出局。


2020年是资管新规过渡期最后一年,银行理财老产品尚未进行大规模压缩,新产品供应不足,若过渡期不延长,银行理财规模存在大幅萎缩、以及银行表内资本金不足和业绩下滑等风险。此外,银行的类货币也面临监管趋严的风险。经济若继续下滑,可能触及政府的底线,未来也存在重启大规模经济刺激和地产政策放松等可能性。”


对于如何预防信用债投资风险,吴萍萍分析称,目前信用违约时有发生,信用债投资需要分散投资、精挑细选。公司已经建立多人的信用研究小组,目前已经实现全市场覆盖,投资经理本身也具备丰富的投资研究经验。信用债在信用研究团队严格把关的基础上才能入库,且持仓的债券要进行持续跟踪,不同内评等级的投资标的也会相应进行比例控制。


投资者如何从众多债券型基金中选择适合的产品?吴萍萍在接受《投资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债券市场跟宏观经济相关度高度相关,一般来说在经济下滑、央行放松货币的阶段,债券市场收益表现相对较好。债券基金也有几种细分方式,比如可以分为纯开放式债基和定期开放等,定期开放基金负债端相对稳定,杠杆率可以更高,有利于基金经理投资,整体上收益也更高。债券基金还分为纯债、二级债基、偏债混合型等,风险水平递增,投资人应根据自身的风险偏好进行选择。投资人也应重视管理人、基金经理及其历史业绩,不同的基金经理具备不同的投资风格和不同的擅长领域。(来源:投资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