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末,在舆论火山口“炙烤”了一年的京东传来一则好消息——京东物流可能最快将在2020年第三季度上市。其目标上市地是香港或纽约,计划筹集资金80亿至100亿美元,估值预期至少为300亿美元。

京东对此给出的回应是不予评价。

京东物流是刘强东十年前孤注一掷的核心板块,撑起了京东服务的半边天。2017年,京东物流独立运营,成为京东集团旗下三驾马车之一。2018年,京东物流融资25亿美元。截至今年第三季度,京东物流运营仓库超650个,仓储总面积约1600万平方米。

然而,按照刘强东今年年初的说法,京东物流到2018年已经连续亏损12年。若靠融资,只能撑到2020年。此后,刘强东对京东物流进行了一系列猛操作,包括降低社保、取消底薪等措施。

在竞争加剧、经济环境欠佳的背景下,京东物流加速开启上市计划,更像是融资续命之举。

远水与近渴

电商物流是一个烧钱货。刘强东在最初押注物流建设时就意识到了这一点。

2007年,刘强东开始考虑自建物流,以实现仓储配送一体化。在当时看来,这是一个非常反常的举动。一是京东资金不允许,当时京东连2000万美元的资金都没融到;二是模式太重,业界普遍不看好。刘强东给投资人算了一笔账,要自建物流京东得花10亿美元。投资人都想不通,但刘强东一意孤行。

十年过去,中国老百姓消费水平大幅提升,电商蓬勃发展。京东自建物流成功迎合了消费者对于服务品质的要求,支撑京东成为颇具影响力的自营B2C平台。

但是,它的代价十分昂贵。

2019年4月15日,刘强东在员工信中给大家交了一个底:京东物流2018年亏损超过23个亿,如果扣除内部订单结算,亏损28亿元。

就在同一封信中,刘强东宣布京东物流开源节流措施:取消底薪+调低公积金比例,推动配送员增加揽收单量、增加外部收入。

短期措施让京东物流业绩有所好转。2019年第二季度,京东物流宣称已达盈亏平衡。第三季度,京东物流及其他收入达60.0亿元。其中,来自外单的收入贡献已经达到40%。

这意味着,京东物流的境况正在改善。但是,还远没有到盈利支撑高速发展的水平。如果把持续稳健盈利当成是京东物流的“远水”,当下为了谋求持续高速发展所需要的投入则是“近渴”。

京东物流“渴”在什么地方?

证券公司估算,京东物流2019年全年收入有望突破230亿元。按照目前40%为外部订单收入的水平,即便第四季度及2020年外部收入占比进一步提升,内部收入占比依然会占半壁江山左右。京东物流依然是一家断不了奶的公司,来自京东零售的内部关联交易使其很难在短时间内真正实现独立。

其次,京东物流当下的盈亏平衡并不足以支撑其扩张的需要。目前,京东仓储物流员工达十多万之多,物流科技投入不断加大,加之京东物流需要不断扩大外部订单,扩张的资金需求自然越来越大。京东物流明年IPO的资金用途正是仓储扩张和并购。

同时,随着竞争的加剧、行业增速的趋缓以及线上电商增速趋缓,物流的钱同样也越来越难挣。据《邮政业发展“十三五”规划》预计,2020年快递行业市场规模增速将下降至13.5%。

因此,京东物流赶在盈利并未根本改善、扩张需要巨额资金投入而行业不确定性增加之际,通过IPO融资便成为其续命的迫切需要。当然,这在机构资金紧缺、全球经济形势复杂的局势下,得看投资者会不会买账。

竞争与未来

假如2020年京东物流成功上市融资100亿美元,它的好日子就彻底到来了吗?答案是未必!

摆在京东物流面前的首先是几座大山,顺丰、苏宁、三通一达及菜鸟网络。

现在,这些巨头已经开启了一轮前所未有的物流军备竞赛。

2019年1月,顺丰通过两家全资子公司发债160亿元;此前,顺丰上市后就定增融资78亿元,两次发债分别融资20亿元及58亿元。这些资金都被用于运营及扩张需要。12月25日,顺丰曝出消息称,将计划投资38.9亿元在鄂州建设10平方公里航空物流产业园。

目前,顺丰与京东在个人快递领域正开展全面竞争。京东作为个人快件的后来者,试图通过动摇顺丰的价格体系来打破后者的强势地位。作为高端品质快递的领先者,顺丰的还击、反扑力度自然不会小。

阿里巴巴旗下的菜鸟网络也是京东物流难以逾越的障碍。2017年,菜鸟网络在已投入数百亿元的基础上,阿里巴巴集团承诺未来五年投入1000亿元。今年11月,阿里巴巴增持菜鸟网络233亿元。

而在菜鸟“同盟”的重要成员中,阿里系公司持有圆通16.33%股权,近100亿锁定了申通的控股权,持有中通7.3%股份和百世26.8%的股权。某种程度上,阿里巴巴已经掌控了中国快递行业的半壁江山。

(2019年第三季度主要快递市场占有率)

而阿里巴巴和京东的竞争,本质是对后者全方位的碾压。如果阿里巴巴真正展开对京东的物流的打击,京东将毫无还手之力。

此外,京东还有一个老对手苏宁。后者和京东的业务模式几乎一样,竞争也是全方位的。截至2019年9月,苏宁物流拥有仓储及相关配套面积1105万平方米,快递网点26091个。近日,张近东在苏宁部署会上表示,2020年在新技术和物流领域至少投资400亿元。

可见,京东与顺丰、苏宁、阿里巴巴等巨头的物流竞争,才刚刚开始。更为惨烈的厮杀,还在后头。这无疑给京东物流提出一个巨大拷问:京东物流即便依靠IPO实现二次重生,也将无法再次拥有当年刘强东押注物流建设时的市场红利。

因此,京东物流依靠IPO描绘的图景,更像是一个给潜在投资者画的一个大饼。

未来,还有一个更为不确定性的因素,那就是技术主导的智慧物流的PK。眼下,各大电商巨头都在推进无人仓、无人车、无人机的建设,京东甚至还抛出了胶囊隧道的噱头。

这是一场事关效率革命的肉搏。巨头们正投入重金前赴后继涌入其中。但是,没有谁真正看得透物流科技的未来会变成什么样,却又不得不全力以赴,就像它们曾经害怕错过的每一个风口一样。

京东和它的对手们,谁会是最后的胜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