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宏观面】

未来经济总体偏弱但不失速。外部全球经济共振下行,内部地产调控下投资趋于放缓,基建投资的逆周期力量偏于克制,因此经济总体趋于偏弱放缓;补库存和在建支撑地产投资,汽车销售逐渐同比转好,地方专项债短期扩容下基建投资增速温和回暖趋势不变,经济出现失速的风险是比较小的。展望2020年,经济仍将偏弱但不失速。

外部方面,中美达成第一阶段贸易协议,虽然取消关税等核心条款未明,但贸易关系总体趋于改善,这有利于全球制造业景气的短期继续回升;国内方面,11月经济数据表现尚可,工业生产较前期有所回升,投资需求短期偏好。物价因猪价上升至4.5%的高点,短期偏高,与低位PPI继续共存。


【政策方面】

12月初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定调了2020年政策总体是稳增长的宽松方向,但不会过度宽松。财政政策更加注重“提质增效”;货币政策主要任务仍是降低社会融资成本,疏通传导机制,第一,银行间流动性将保持充裕状态,短期利率保持低位;第二,推进银行现金管理类理财的转型,逐渐降低社会无风险利率;第三,继续推动贷款定价机制深入,降低MLF利率。考虑到防范房地产市场风险,预计房贷利率的下行将有限。


【市场面】

经济偏弱不失速、政策延续偏宽松、市场利率偏低,债市整体震荡下行趋势不变;债市缺乏趋势机会和风险。年底资金面维稳意图明显,不管是交易所/银行间,还是银行/非银机构,短期利率品种受益显著下行。当前债市低风险资产利率的绝对水平和信用利差水平处于历史偏低位置;长期限中低评级公募城投债和优质民企债,利差水平显著,投资价值凸显;但同时需要注意防范信用踩雷。

未来银行现金管理类理财向货币基金规则靠拢,将显著削弱过往银行现金管理类产品相对货币基金的优势,投资资产的久期将明显缩短、信用水平将明显提升。宏观来看,未来现金管理类银行理财收益率的下降难以避免,社会无风险利率将下降;对债市而言,短久期、高评级品种将更加受益;微观来看,资管格局加速变革,银行亟待适应新的现金管理产品模式,而借助于在货币基金、短债基金等流动性管理产品的丰富经验,公募基金将大有作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