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爱的投资者朋友们,

你们好!

转眼之间已是新年。刚刚过去的2019年,也是21世纪一零年代的最后一年,站在这个初来乍到的2020年,写下这封信,对我而言也有别样的仪式感。

去年的春节刚过,正值我的第一只三年期产品——泓德丰泽混合型基金在招商银行公开发售,那是市场情绪比较高涨的一个时刻。产品在三月下旬成立,之后便迎来了长达9个月的3000点拉锯战。截至年末,产品成立以来收益率25.97%,期间最大回撤7.71%,相对好的收益,相对小的回撤,泓德丰泽算是我所管理的权益类产品中波动收益比最好的一只。而这,也给我们即将在招行发行的第二只三年期产品——泓德丰润三年持有期混合型基金,带来更多的期待。在这里,我也非常感谢招商银行所做出的安排,我想,这不仅是对我的认可,也令我深感责任重大。

从事投资行业这么多年,有一些感受是过去从未有过的:一方面,我们看到经济正在告别那些意气风发的快年份,开始走入速度平稳放缓、质量不断提升的新增长周期;另一方面,一些企业正迎来创新爆炸的前夜,它们经受住了国内外环境的压力测试,表现出了强劲的韧性和增长潜力,并开始占领市场的先机,它们率先成为这一轮技术爆炸的成果和证据。

我们的投资迎来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好时代,在这个时代里,优秀的公司彰显出不可估量的价值和潜力,这种价值和潜力难以再用传统的市盈率和市净率去评估;我们的投资也迎来了一个非常严峻的时代,在这个时代里,普涨或将成为历史,少数股票长期上涨的结构性牛市或将成为常态。

面对这样的市场,我们的投资思维也需要被重新定义:基金经理或许要成为一名管理领域的专家,并需要熟悉诸多业务和技术,读懂一家公司的管理体制、企业文化和业务空间;同样,我们也要从发现风险的角度着手开始我们的投资,远离投资中的风险,从那些能够持续上涨且十年具有数倍成长空间的企业中获得长期价值。

“发现投资风险”,是我在最近和客户沟通的过程中,提及频率最高的一个短句。当我们开始理财的时候,往往需要考虑两件事情:一是收益,二是风险。但在传统的思维模式里,我们总是对收益想得过多,而对风险关注较少。

但事实上,对风险的忽视往往成为阻碍我们获得长期收益的根源。在我所管理的权益类产品中,泓德远见回报是时间最长的一只,这只产品成立于2015年8月24日,期间市场起起伏伏,这只产品一直在一个比较高的仓位下运作,截至目前,产品成立以来收益率78.93%,在各个时间段均大幅跑赢大盘指数,走出了一条回撤较小且不断创下新高的净值曲线。而这样一条曲线正是来自于对风险的高度认知和事前防范。

所以,借此机会,我想重点谈一谈风险,主要分三个方面:一是资产质量的风险,俗称爆雷的风险;二是长期增长空间严重不达预期的风险;三是操作策略的风险。

第一种是最好理解的,就是买到了质量不好的股票。这些年A股爆雷的股票不少,一旦遭遇,将给投资造成重大损失。事实上,这些年的监管提升非常显著,上市公司的信息日益公开透明,不论是财务造假、经营持续恶化、或是无法兑付债务,都可以从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中找到蛛丝马迹。所以,在投资前,我们坚持认真地研究:分析公司的战略是否清晰、规划的方向是否合理、每年的执行能否落地……我们不断学习和丰富自己对产业、公司、业务、管理文化的认知,像投一级市场一样做尽职调查,剔除那些质量不好、增长空间不大的股票,最大可能地规避风险,让我们的投资尽可能地不出错。

其次是长期增长空间严重不达预期的风险。不论是A股和美股,都曾涌现过一些企业,它们在当下看起来很好,但做着做着就不行了。顶级公司的股价上涨和其它公司的股价衰落成为鲜明的对照,这背后反映的正是企业的长期增长空间。事实上,能够保持持续上涨的企业不多,增长空间严重不达预期也是我们需要规避的风险。

如何做到这一点?我们首先要把眼光放得足够长远。我们不应拘泥于企业短期的盈利状况,而要真正了解企业未来将因何而获利?谁能走得更加长远?这些年考察各行各业,我也逐渐梳理出一些评价的方法:三年看赛道、五年看管理、十年看企业文化。我们发现,同样身处一个景气的行业,一些企业做大做强,另一些企业逐渐没落,而决定这两种走向的根源还是企业的管理和文化。做得好的企业都具备优秀的管理文化基因:他们格外重视人才,懂得长板互补,做到人尽其用;他们不断探索提高效率的方法,打破传统的管理模式,让团队变小,下放决策权;他们理想远大,具有利他思维,不以金钱为目标,而以有利社会为己任,不调节报表;它们学习氛围浓厚,创新能力强,愿意将更多的利润投入到研发当中,不以实现当期利润为目标,而以占领未来市场为动机;他们永远站在客户的一边,潜心研究客户需求,因客户而变……这样的企业是非常宝贵的投资标的,它们将最终在长期竞争中胜出,实现爆发式增长,并迎来属于它们的时代。而我们的投资需要的正是这样的标的,找到它们,买入、陪伴并且分享它们的成长。

最后要说的是操作策略的风险。在以上三类风险中,这是最容易被忽视的,因为它正是由投资者自身频繁操作所造成的。过去三十年A股的投资机会是巨大的,公募基金诞生至今,偏股型基金平均年化收益率也达到了16%左右;另一方面,多数股票或基金投资者却长期处于亏损状态,持有期过短、仓位频繁变动,成为损失长期收益的根源。

人们迷恋波段操作,是因为某一次的成功带给我们一种错觉,认为我们是可以预测市场的。然而事实证明,波段操作频率越高,犯错的机率就越大,且需要由更多的正确来弥补,付出了很多的机会成本,到头来却与大的行情失之交臂,这非常可惜。

投资大师霍华德马克斯在《投资最重要的事》一书中提到:在漫长的人生中,一次正确并不重要,重要的是长期保持正确。精确预测也不可能做到,能做的只是坚守原则,低位布局。与其追求如接飞刀一般的波段操作,不如做好低位布局。选定了好股票,就要接受波动是市场的常态;也要相信好股票会跟随自身价值长期向上。当我们做好了低位布局,就需要彻底放弃短期频繁择时的心态,才能在经历无数次的涨多跌少之后,享受到最为满意的长期回报。

最后,我想说,投基金和投股票一样,都需要面对这个市场的不确定性,期间的起伏涨跌都是市场难以避免的情况,我们不能寄希望于我们的投资一马平川。好的投资注定要与时间为友,那就请多付出一些耐心,也希望我们能够远离焦虑,一起等待长期价值的开花结果。我很珍惜这样的时刻,对股市而言,这个时点看起来或许并不那么激动人心;但对我们的投资而言,估值低点却是不可多得的买入良机。感谢一直以来的信赖和支持,我们珍视这份托付,也将敬畏这份责任。祝新年快乐!

邬传雁

202001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