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益于2018年底布局的医药、券商、计算机,以及2019年二季度布局的电子,袁曦管理的银河蓝筹混合2019年屡创新高,业绩排名近1年、近3年都在前1/20(数据来源wind)

袁曦是金融和汽车研究员出身,这几年不断拓展自己的能力边界,尤其对券商、电子、新能源板块有较深的了解。她对于2020年的市场怎么看?电子、食品饮料和医药行情是否还能延续?什么板块将在2020年有较大的机会?不妨花3分钟了解下吧。



袁曦 银河基金 基金经理

英国约克大学硕士,14年证券从业经历。

曾就职于交通银行,2007年12月加入银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主要研究金融、汽车和休闲服装行业,历任研究员、资深研究员,现担任基金经理。

目前担任银河蓝筹混合银河智慧主题混合、银河和美生活混合的基金经理。

投资风格:

投资风格偏向于价值成长,以长期投资为主,不盲目追逐市场热点。

投资心得:

在投资中,始终坚持六字原则:相对安全、价值、集中。

在追求投资标的安全边际较高的前提下,实现收益的持续性。

投资上,崇尚基本面分析,价值投资;持股上,集中持股。



问:复盘2019年,您觉得市场经历了怎样的波动和演变?

袁曦:去年的市场可以说是变化不断。从年初的北上资金入市、白马股点燃反弹行情,发展到4月份以养殖股为代表的主题热点集体调整、白酒医药启动,再到六七月份电子产业链业绩超预期、从而带动科技股的集体上涨。相对来看,电子、食品饮料跟医药呈现三足鼎立态势,涨幅相差不多。总得来说,板块轮动中机会不断,也为公募基金创造收益提供了丰厚的土壤。

问:新的一年,您的投资策略有什么变化?市场主要的机会在哪里?

袁曦:对于市场长期向上的预期不变。但2019年海外资金大量流入,成为增量的主要来源,今年在这方面可能要降低预期。另外从观察海外资金上半年和下半年的流向可以发现,对蓝筹白马股的偏好正逐渐转向科技成长股,这种趋势大概率会延续到今年。拉长视野来看,2019年可能是科技大周期启动的元年,接下来只要基本面能跟上,科技将成为未来三五年最具确定性的投资主线。

具体而言,去年电子股中涨幅最好的两条细分主线,一是半导体中偏设计的公司,二是基本面相对强劲的比如无线耳机类公司。去年和今年主要的区别在于,今年可能是半导体行业周期向上的拐点,个股表现可能不限于一两条主线,而是全面开花,这一领域值得重点关注。

从现在看2020年,5G产业链、计算机、电子以及传媒,都是我今年比较看好的方向。并购可能也会成为一条投资主线,再融资新规放开之后,鼓励优质企业通过融资来做大做强,特别对科技股来说是显著的利好。还有就是金融领域,特别是券商股有望出现龙头聚集的效应,从而带动估值的提升,而目前券商板块的整体估值基本上处于历史底部附近

问:您的投资风格是怎样的?如何保持业绩的持续性?

袁曦:我的风格比较均衡,会从全局思考,选择三四个不同的方向进行配置。即使非常看好也不会押注于单一行业,防范单一行业配置过重带来的回撤和波动,尽量给持有人提供可持续性的投资体验。

投资没有捷径可走,只能依靠自己的勤奋。因为机会是随处可见的,需要更主动、更深入地去挖掘,如果发现了并且重仓就能够获得更好的收益,反之就会掉队。所以做基金经理需要时时自省,因为身负投资者的信任,自己也想要通过业绩来回馈这种信任,就得更加严格地要求自己

问:对于去年您所管理的产品业绩表现,能否请您从个人角度给我们一些解读,以及您的选股逻辑和在调研时更侧重哪些因素呢?

袁曦:从我去年业绩贡献的来源来看,主要得益于两点:(1)前年年底布局的个股,年去贡献较大,比如医药、券商和计算机;(2)2季度开始布局的电子,受益于行业复苏,去年表现不俗。

在投资标的的选择上,我始终坚持自上而下选行业,自下而上选个股相结合的方式。通过自上而下的研究,刷选出一些景气度向上的行业作为重点配置的方向,然后再通过自下而上的方式挑选个股重仓持有。

在标的的选择上,我比较看重的是以下四个方面:好的行业,好的生意,优秀的管理层和稳健的财务数据。

问:做好基金经理最重要的是什么?做基金经理的最大乐趣和最大挑战是什么?

袁曦:做好基金经理,我认为最重要的是尊重市场,不要有执念。

做基金经理最大的乐趣是每天都在学习新知识,学无止境。而最大的挑战是市场变幻莫测,未知信息是常态。

问:您最想对持有人说些什么?

袁曦:感谢大家的信任与支持,我也会更加努力,为投资人创造更大的价值。



风险提示:

基金投资需谨慎。

本公司投资观点的内容是公司对当时的证券市场情况进行研究的结果,并不构成对任何机构和个人投资的建议。银河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不对任何人因使用此类报告的全部或部分内容而引致的任何损失承担任何责任。投资人应当认真阅读《基金合同》、《招募说明书》等基金法律文件,了解基金的风险收益特征,并根据自身的投资目的、投资期限、投资经验、资产状况等判断基金是否和投资人的风险承受能力相适应。

我国基金运作时间较短,不能反映股市发展的所有阶段,基金的过往业绩及其净值高低并不预示其未来业绩表现。